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云海世子妃 第三回

第三回:见家公逍遥戏默云,劝表弟世子护新人

王府园林景色优美,奇花异石,使人流连。玉逍遥初来乍到,什么都好奇,步态雀跃,走着走着东张西望的,好似一只探头探脑的小鸟,在一众姿态优雅有序的王府人面前扎眼得紧。麟凤跟在他们后面,看不下去,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道:“请世子妃稳重,不要在王爷面前失了仪态。”

“哦。”玉逍遥乖乖地应了,可那双紫玉般的眼眸却仍不安分,左转右转的。憋了一会儿忍不住凑近君奉天耳边:“你悄悄跟我讲,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的气息轻拍在君奉天的耳边,是君奉天从来没遇到过的近距离,不过却没有令人不快。“我父王很有威严,不过为人还是好说话的,你表现得乖一点,保准没事。”

“那就没问题了。”玉逍遥比了个手势,笑嘻嘻的,但很快又夸张地哭丧着脸地捂住了肚子,“要是我在他面前肚打鼓了会怎样?”

君奉天眨了眨眼:“那你就小心被家法侍候了。”

说话期间他们已经看到了前厅,玉逍遥连忙挺脊收腹,两手并拢,端是一副端庄自持的模样。众人进了厅堂,一眼就看见高坐在主位上的君玄尊,旁边站着个默云徽。

大家见到君奉天都很是惊奇,默云徽更是迎了上去,长松了口气:“堂哥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很担心啊!”

“嗯。”君奉天点点头,神色很是内敛,倒是有了几分传闻中的高冷,“有劳你们挂心了。”

“没有的事,只要表哥你回来就好了。”默云徽马上回答,似乎生怕君奉天为难。玉逍遥站在旁边,看得有滋有味的,觉得这人对君奉天浓浓的崇敬堪比为老大鞍前马后的小弟,着实有趣。却又听得他对君奉天说,“我知道此次确实是辛苦了表哥你……”

玉逍遥听着就不乐意了,怎么看辛苦的都是他好吗?他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咧!于是便插话问:“奉天的表弟?你叫什么名字?”

默云徽满心眼里都是他英俊潇洒的表哥,压根没在乎旁人。此时玉逍遥出声才转过脸,神色疏离地回答:“在下默云徽。”

玉逍遥何其聪明,怎么不知道他貌似有礼的表现下隐藏地不屑呢?他眼一转,神色里满是狡黠:“那我以后就叫你小默云吧~”

“啊?……”默云徽一愣,他正想说话,却听得一声中气十足的咳嗽。原来是老王爷不满他们说话太久了,打断来了。

云海王爷板起脸盯着君奉天:“总是知道回来了?”

君奉天微微低头,看似很惭愧的样子,语句却硬邦邦的:“为君子,纵非所愿,不愿违约,辜负他人。”

君玄尊脸色有些难看,淡淡的哼了声,不与他纠缠,抬手招呼道:“逍遥是吧,过来。”

“哦!”见人喊自己,玉逍遥颠颠的小跑了过去,在前面的蒲团跪下。默云徽心里惦记着方才那句小默云,见状便忍不住斥道“这么短的路跑什么?”

玉逍遥就扭头去盯他,眨了眨眼:“表示我对王爷的敬意,不好吗?”

君玄尊听了就摸着胡子笑了:“当然好。不过有一点你要改了,你唤我什么?”

“王……父王。”

“这就对了。”君玄尊笑道。这时君奉天也已经走到玉逍遥身边跪下,身边的人赶紧递茶过来。云海王爷先喝过玉逍遥递的茶,再喝君奉天的茶,将红包递给两人,然后摸了摸玉逍遥的头。

玉逍遥决定喜欢这个老王爷了。

“逍遥,虽然你和奉天成婚事出有因,但既已婚娶,你便该是我云海王府的世子妃,今后你要和奉天好生相处,知道吗?”

“遵命。”玉逍遥回答,复又笑嘻嘻道,“父王不必担心,我和奉天相处的得很好啊。”

“哦?这就真是令我惊奇了。”君玄尊微露讶色,扫过两人一眼,目光停留在君奉天身上。君奉天低下头,只道:“儿臣喜剑,玉逍遥也是一名剑中高手,因此多了话题。”

“真的?这倒是缘分了。”君玄尊摸了摸胡子,若有所思,“嗯……今日就到此为止。应龙,叫人起早膳吧。”

众人便齐齐移步到偏厅。偌大一张八仙桌,有资格坐下的不过四人,却是摆满了一桌糕饼粥粉,色相俱全,望之令人食指大动。玉逍遥一看,顿时感到人生都值了。

“起筷吧。”

长辈发话,众人便少了拘束。默云徽瞅见一块排骨,正要伸筷子去夹,却感觉眼前一花,再回神,那排骨已经稳当当落在了玉逍遥的嘴里。默云徽筷子一顿,手一转,还没物色,又是眼前一花,玉逍遥的筷子又伸过来了。

默云徽忍不住抬起头瞪了过去。

玉逍遥全无所觉,他饿了这么久,这会儿抓到机会自然是敞开肚皮,大块朵颐。默云徽心里有气,看在眼里却是怎么看都是狼吞虎噎,毫无食相,便忍不住讥讽道:“如狼似虎,成何体统?”

此话一出,场面霎时有些难看了。君玄尊依旧眼里盯着碗,慢理斯条地喝粥。君奉天眉头轻皱,放下碗,在桌底下悄悄踢了玉逍遥一下。

玉逍遥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慢悠悠道:“子曰,食不言,寝不语。小默云啊,干嘛打破规矩呢?”

默云徽轻哼一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

君玄尊放下碗:“都是家人,倒不必要过于拘谨于礼数。逍遥,你觉得这些早点如何?要是有不合你胃口的,尽管指出来。”

玉逍遥竖起大拇指:“没有没有,王府的厨子真是一流,这顿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早饭了!不过可惜的是没有叉烧包,有点美中不足。”

默云徽逮着机会就说话:“不过是寻常百姓的粗物,怎么上得了台面……”

这会儿轮到玉逍遥瞪他了。君奉天轻咳一声,淡淡道:“表弟。”

默云徽那个委屈啊——



TBC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