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云海世子妃 第九回

*全章铺垫,其实接下来也不是什么酷炫的剧情,就升华感情用的_(:зゝ∠)_


第九回:且道一场江湖旧事,山雨欲来风满高楼

“你真的确定那个人是针对你们吗?”默云徽的神色居然很罕见的凝重起来了。

“如果说有人偷袭我和我跟踪的那个人没有关系,倒是巧合得令人不信了。”玉逍遥道,“怎了,你认识那个人吗?”

“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在我认知中有一个人既符合特征也有理由。”他说着有些紧张地站起来走了走,视线投向了君奉天。

玉逍遥也跟着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对方,君奉天点点头,神色莫测:“确实有可能是他,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也没有必要坚持曾经的装扮吧。”

“表哥,你不了解,有些平民真的就会穿那一种衣服到老的。”默云徽一本正经地反驳。玉逍遥满头问号地看着这两个万恶的特权阶级:“你们俩在说什么?奉天?”

君奉天就解释:“这其实是我十五岁那年的事了。”

“十五岁?”玉逍遥想了想,“就是你刚得正法的时候?”

“是,当时我求得正法的过程并不顺利,我遇到了一个人。”君奉天道,“我不知道这个人的真实姓名,他自称鬼麒主,穿着蓝色的衣服和戴着一张鬼脸面具。是我遇到过最难缠的对手。而且他下手狠厉,不像正派人士,我和他在正法旁边战了一天一夜,差点毙命于他掌下。”

“但你还是胜了。”

“是,这是因为在危急关头,正法选择了我。凭借着正法我成功击败了对方,但他跳入河中借水遁逃了,我也没有追击他的打算。”君奉天抿唇,“依我对此人的认识,他确实是会回来向我报当年的一剑之仇。”

“我看这件事需要禀告舅舅。”默云徽说,“此人若选择忍住仇恨回来报复,心性想必非同小可,说不定卦象所言的命劫也是因此人而来。”

“我能败他一次,就能败他第二次。”君奉天坚定又高傲地说道。玉逍遥轻轻用手肘推了他一下:“就按小默云说的呗。”又道,“不过如果我们不出王府,他也寻不过来吧?”

“若说是近来的话,的确是。不过若是等到表兄生辰宴的时候,要混进来就容易多了。他要报仇,想来不会放过那个机会。”默云徽说,“为今之计,到时候只好加强守备,排查进来的每一个人了。”

玉逍遥点点头:“对了,说起宴会,我听说麟凤已经在开始筹备了,是吧?”

“的确,怎了,你居然有兴趣帮忙准备吗?”默云徽颇为讶异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本来嘛,你这个位置就应该担当起这种责任才是。”

“可是我不懂你们的流程嘛。”玉逍遥理直气壮地挥挥手,“我主要呢就是提议,到时在外面请来帮忙的厨子,一定要是明月不归沉的厨子呀~”

默云徽无语地看着他:“这就是你在外疯得出来的结论?我看你的月钱都是花在吃上面了吧!小心肥死你!”

玉逍遥得意洋洋地哼了声:“可惜我就是怎么吃都不肥啊,小默云你羡慕不来的~说到这个。”他说完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伸出手捧住君奉天的脸,仔细地盯着。两个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到,默云徽“哎呀”了一声,君奉天微微僵硬了身体,视线从玉逍遥的眼睛移到了鼻子,嘴唇……

玉逍遥极为认真地打量了他半刻,忽然问:“奉天,你是不是胖了点?”

君奉天:“……”

“胡说!”默云徽连忙道,“表哥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能算是胖吗?”

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君奉天:“……”

他正要发作。默云徽好像也醒悟自己说得有点不对劲,便重新把枪口对准玉逍遥:“还有,你别太得意了,别忘了你还是要到麟凤那里呢!”

“不听不听,小默云又在念经了。”玉逍遥捂住耳朵,顺便拉起君奉天,“奉天我们走。”

君奉天就这样被他拖走了。


“你是谁?”

“……”

“喂喂,你……你想干什么?”

“……”

“这位大侠,我们无冤无仇啊……你……你别过来!救命啊!救命啊!!!呃噗……”

血,在刀尖滴下,在地上蜿蜒出一道浓烈而腥气的伤疤。

一个人轻摇着扇,走进了倒下的尸体,看不见的唇角处,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既然是王府的要求,明月不归沉自然领命,届时定全力以赴,不负所托。”

“那就有劳了,请。”

“请。”

“习烟儿,你也听到了吧。”

“听到了,王府居然叫我们去宴会做菜耶,真难得的机会。觉君,我想说不定是玉逍遥给我们争取的机会呢。”

“要叫他世子妃,”明月不归沉的主人轻轻地敲了他的小童的脑袋,“既然知道机会来之不易,便吩咐下去,让所有人好生准备。我回来以后要想新的菜式了。”

“觉君,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一个人。”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