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云海世子妃 第十回

*咳,卡文那么久,就非常惭愧了_(:зゝ∠)_趁着有灵感,我看我今天能不能双更补偿……

*可能有ooc


第十回:雪落琼楼宴会初起,婉转红袖暗藏杀机



云海世子的生辰宴会,流水筵席足足从门口排开到一条街之外,不可谓不盛大。玉逍遥曾经也带着玉箫蹭过一顿饭,却没想到几年过去,自己竟然成为了主人家。

“世子妃请过来。”一大清早的,府内就声色好动,人马翻腾,玉逍遥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人拉去换了新衣裳。这套冬衣也是新制的,月白的浮光锦,点缀了珍珠白玉,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身上。玉逍遥不适地动了动:“呃……你们不觉得有点闷吗?”

一个侍女便去推开了窗子,朝外看了一眼:“大人,下雪了。”

“那就再替世子妃加一件。”女官一口敲定,便有侍女捧了一件白狐领子的同色斗篷过来,彻底把玉逍遥裹成了一个包子。“……”如果说有什么是玉逍遥在王府内学会的事,头一件就是不和这些女官和侍女争辩衣着的问题。一群人簇拥着他出了门,女官在他身边打伞,替他掩去了毛茸茸的新雪。玉逍遥拢了拢袖子,压低声音问:“神谕呢?”

“禀世子妃,喜宴不宜见兵戈,你与世子殿下的剑皆被藏于席位旁了。”女官回道。自默云徽将事情禀告给君玄尊后,老王爷对于此事高度重视,若有机敏之人细心观察,便可注意到府内气氛远不及表面般喜气洋洋。

玉逍遥点点头,穿过回廊,便见君奉天与一个陌生的红衣女子说话。“奉天。”

两个人停下话头齐齐转过去看他。“玉逍遥。”君奉天应道,玉逍遥走到他的身边,“这位是我在草堂的同学,映霜清。”

“参见世子妃。”映霜清向他行礼。玉逍遥便也回礼,略带好奇地问:“姑娘与映鸿雪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君映两家人都不愿把事情声张,但映鸿雪的事在上层贵族中又怎么会不知道。映霜清一愣,却也是及时反应过来,轻轻笑了:“世子妃误会了,虽然同为映姓,但我与鸿雪姑娘并非同族之人。”

“哈,那么看来是我与映姓的人有缘了。”玉逍遥亦笑道。映霜清点点头,又转而对君奉天说:“想来那贼人也不得猖狂,但无论如何,请你珍重。”

“承你关心。”君奉天点头,映霜清便告辞了,离去的背影好似寒冬里的一株红梅。玉逍遥挽住君奉天的手臂,羡慕地哀叹:“奉天啊,你就好了,穿得比我少。”

君奉天任由他搂着胳膊,看了一眼跟着后面的女官们:“待会儿入席的时候你脱下便是。”

“这是当然。”玉逍遥点点头,左右张望,“话说回来,小默云呢?”

“你找他做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昨天就拜托他帮我接一下小妹。”玉逍遥回答,“不知道这个小默云有没有完成我给他的交代。”

“你说呢。”人未见,声先至。默云徽带着一身粉衣的玉箫过来了。“求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当然是知道小默云可靠才拜托的人啊。”玉逍遥蹦过去,卖乖似的用身体轻轻撞了一下对方。默云徽最受不了他这一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只好认了。玉逍遥便又亲亲热热地拉起玉箫的手,嘘寒问暖:“小妹怎么你的手好像有些冷啊?是不是穿不够衣服,不行,我把我的给你穿吧。”说着就要解开斗篷上的系带。

“不用啦。”玉箫轻轻制止住他的举动,“我现在入席就是了。”

玉逍遥眨眨眼:“好吧。”他往身后吩咐了一句,便有侍女带着玉箫离开。然后又转而对君奉天道:“等我一下。”

君奉天点点头,便见他扯着默云徽走到一边耳语起来,忽然罕见地生出了一丝古怪的感觉。


玉逍遥把默云徽拉倒一边,开口道:“好你个小默云,老实说,你是不是欺负小妹了?”

默云徽简直冤死了,他想挣脱开玉逍遥的束缚却不得其法:“说话要讲证据,你哪里看出来我欺负她了?”

玉逍遥:“我作为兄长还不知道吗?小妹她那样子分明就是不开心了。她明明就对这场宴会很是期待,为什么会不高兴?你是接她的人,你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默云徽一愣,不自觉偏头觑了自家表哥,压低了声音:“其实刚才玉小妹撞见了一个人。”

“谁?”

默云徽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就是表哥的同学,映霜清姑娘。”

玉逍遥不解地问:“小妹见到了映霜清,为什么不高兴?她俩发生了冲突?”

“这倒不是……”默云徽看到玉逍遥懵懵懂懂地模样,重重叹了口气,“反正就是这样,你不懂就算了。”

玉逍遥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好吧。”他放开默云徽,两个人又回到了原地方:“奉天,我们走吧。”

君奉天点点头,手臂往外弯了弯,正好让玉逍遥伸手穿过:“你们谈了什么?”

玉逍遥摇摇头:“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说起来,宴会过后我想找非常君,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按惯例,明月不归沉的人应该会留到宴会之后吧。”

玉逍遥点点头,又概叹:“明月不归沉的菜肴明明一绝,之前居然都没有被请到王府里,真是太可惜了。”

“或许他就是少了点运气吧。”



虽说是大排筵席,但真正能入内同宴的人的却占少数。老王爷坐在最高的主位,左手侧就是君奉天、玉逍遥以及默云徽。玉逍遥摸了摸身边的靠枕,果然摸到了被藏在内里的神谕。他心中安定,与君奉天交换了一个眼神。有客人陆陆续续进来,与王爷和君奉天等人打招呼,几人便回礼,请座。玉逍遥毫无疑问,又成了他人禁不住偷偷好奇的对象,不过与先前不同的是,自从几番与君奉天到外面玩闹之后,民间就不再是世子妃不得恩宠的谣传,反倒衍生出什么古怪的迷惑人心的故事,倒是显得玉逍遥这个人深不可测起来。当然,这些事情,还没传入到奉天逍遥两个人的耳中。

很快,客人便来齐了。倒是本先应该比他们更早进来的玉箫却来迟了,玉逍遥看她神色如常,猜她也许只是中途去了一转茅房,便也不在意。客满,上菜,按例先由君玄尊、君奉天说几句谢辞,然后是起筷开宴。

侍从鱼贯而入。精致的食物,轮番上演的歌舞,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是自己多心了吗?明白内情的人,都禁不住心生了这样一丝疑虑。君奉天呷了一口酒,正要同玉逍遥说话,却见一个仆人神色匆匆赶到应龙身边说了什么,应龙的脸色便变了,他先到王爷耳边说了什么,点头交接之后,又赶来到了几人身边。

君奉天低声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殿下,据人通报,我们的侍卫在厨房附近抓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

厨房?君奉天有些疑惑,也有些坐不住:“我去看看。”

“奉天,等等。”玉逍遥伸出一只手制止他。应龙也道:“殿下,你是这场宴会的主角,贸然退场恐怕惹人测度。”

当时是,歌舞正盛,有人专注于舞台上,但也已经有人忍不住偷偷注意这边的动静了。君奉天刹那犹豫,便听默云徽说:“还是我去看看吧,舅舅也是这样想的吧。”

“有劳默少爷了。”应龙回应,两人便寻了个借口离开。虽如此,既然如此巧合地有了动静,那也就很难不让人提起警惕。君奉天有些坐立难捱,无心吃菜,玉逍遥察觉出他的分心,给他夹了一块糕点。

忽然有人笑道:“这可是外地有名的戏班子,想不到刚到云海,就有幸被世子殿下请来了。”原来是君奉天点的那个戏班上台了,他闻言稍稍振作起精神来看戏。旁边玉逍遥却是忽然皱眉:“嗯……他们……是不是有些奇怪?”

还没等君奉天回应,外面忽然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有刺客!”这绝非王府内的人能做出来的糊涂事,却是如同一枚信号,但见戏台上一人瞬间暴起,手中短剑直指宾客,场面顿时大乱。

玉逍遥首先察觉不对,藏在衣内的白绸霎时飞出,卷住偷袭者手腕往回扯,一掌拍向对方。那人也不是个容易的角色,竟生接玉逍遥一掌,却是趁机割断白绸的缠绕,短剑直奔玉逍遥面门而来,赫然是狠厉而拼命地打法。君奉天见状亦想加入了战局,却忽然被玉箫挡在了前面。她脸上神色平静,在人人心焦的如此局面下反显诡异,君奉天一时愕然:“玉小妹,你怎么了?”

玉箫不言,却自袖中取出了一张纸。君奉天虽焦急疑惑,却也是接过纸浏览。这一看,他大惊失色,再看玉箫时,她手中已多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


TBC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