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云海世子妃 第十二回

*完全感受到各位的热情了,作为咸鱼的我羞愧地低下了头_(:зゝ∠)_既然如此,让我拉一下剧情的进度条吧……


第十二回:神谕正法共诛恶邪,奉天逍遥意切情真

“住手!”

意料之外的一剑,鬼麒主措不及防,狼狈回应,却是被震得虎口发麻,倒退数步,战局再生变数!玉逍遥护在君奉天面前,神谕湛如秋水,寒芒自生,“有我在此,你休想伤害奉天!”

“玉!逍!遥!”功败垂成,鬼麒主愤怒可想而知,“你居然也没事?!”

“我当然没有事!区区一个刺客还不至于让你逍遥哥我吃亏!”玉逍遥一边狠狠呛回去,一边焦急地去扶君奉天,“奉天!你还好吗?你流了好多血啊!”他撑着君奉天,手都有些抖了。

“我没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君奉天借着他的力量站起来。看到这个人,那些压在他心头生死输赢的阴霾好像都瞬间变得云淡风轻起来了,“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这得多亏了今天下雪,我是跟着你在沿路留下的足迹追过来的。”玉逍遥回答。他后退一步,与君奉天并肩,“奉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共同面对。”

君奉天沉默了片刻。他心中并不愿看到玉逍遥牵扯其中,为此流血,但当他看到玉逍遥坚决的神情,那坚决底下隐含的不安,他还是选择握紧了对方的手:“好,我答应你。”

玉逍遥欣然一笑,眼中灿若星辰。他回首剑指鬼麒主,浩气顿生:“合神谕正法之力,鬼麒主,现在我看你要怎么应对!”


二对一,即使君奉天重伤在身,鬼麒主也徒然进入了不利的局面。心知再战于己不利,鬼麒主内心已策逃走之法,但表面上他却仍是镇定,甚至将自己暗中的手段道来:“玉逍遥,你能前来,是我失算。但你不用高兴得太早,我早已暗中在酒中下毒,你们两人想对付我,毒发之时,鹿死谁手,还没可知!”

“什么?居然还在酒中下毒?你真是有够阴险的。”玉逍遥鄙夷道,随后神色一正,“但是,你以为我们会毫无准备吗?”

“嗯?”

面具下,鬼麒主眼神一凛。

“既知你可能会在今日现身,我早已与奉天推敲你的举动,”玉逍遥娓娓道来,“第一,要入王府,普通的陌生人根本不得法门,你最大的可能,便是伪装他人潜入;第二,鬼麒主多年未曾显于人前,虽从前是独来独往之辈,但如有帮手,亦在情理之中;第三,你潜入王府之后,哪怕找到奉天与他对决,无论胜败,你又如何能逃过王府守卫重重包围?反正你有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必然会用见不得人的招数——下毒,就是我们能预见的招数之一。”

“哦?所以?”

“所以,你的声东击西之计,在我们意料之中;为了预防你躲过搜查,暗中下毒,我也请了我的好友非常君,依他对食物的了解,你暗中的作手,根本无所遁形。所以,你大可不必等待我们毒发,你的这张牌,已经是废牌了!”

听闻那个熟悉的名字,鬼麒主在内心咬牙切齿起来,但他依然张狂地笑了,说出了玉逍遥避而不谈的失算:“但是,你们却怎么也没有料想到,我能操纵玉箫,乱你们计划,是吗?”

两人神色皆是一僵,玉逍遥道:“是……所以,我绝不会让你逃走!”说罢,奉天逍遥两人双双出手!与此同时,鬼麒主蓄力在手,一掌轰向对方,转身就逃!

这一场对话,是对方都需要余地喘息的情况下,心知肚明的拖延。鬼麒主想借机而逃,但两个人又岂会让他如愿?玉逍遥身法轻盈,以绸扰敌,率先拦在鬼麒主面前,君奉天紧随其后,沉神纳势,剑劲倏然而至!

鬼麒主别无他法,只能以刀剑对敌。几个回合下来,他便感受到一股与之前单独面对君奉天不同的压力:君奉天与玉逍遥,一者剑走轻灵,隐威而发;一者剑势沉重,以力服人,行招虽殊,配合却是无间。鬼麒主顿时左右支拙,负伤在身。

眼看情势危急,鬼麒主心思回转,决意针对君奉天,欲破两人配合。殊不料,看穿他意图的君奉天狠狠用剑压制住他的力度,重伤之躯,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我,绝对不会如你所愿!”君奉天沉声道,既是宣告,也是决心!他与玉逍遥相看一眼,两人从未共同对敌,此刻却如福至心灵,招式往来,织成绵绵剑网。是剑随意发,是心比剑先,更是无懈可击的默契!双方交战十数回合,鬼麒主奸计失败,独木难支,君奉天觑算破绽,掌袭而至,瞬间将人重重击飞数尺之远!鬼麒主踉跄而立,捂住胸口,鲜血自嘴角汩汩而下。他不甘地支撑了片刻,终不敌重伤之躯,无力倒地,含恨而——败!

“成功了!”两人还没松一口气,却见一道蒙面的身影忽然闯入,气劲直扫周围,瞬间草木摧折,尘土弥漫。两人下意识以袖掩面,再抬头,地上哪还有鬼麒主的身影?

“这是哪个缺德的干的!”玉逍遥气得直跺脚。君奉天也正想说话,却惊觉身体发软,于是扑通地坐到了地上。玉逍遥被他吓了一跳,也慌忙在他身边软下了膝盖:“奉天?”

“我无妨。”君奉天道。这话说得对也说得不对,毕竟他身上是没有严重的创口,但受创的肺腑、伤口流出的鲜血仍然可以致命。玉逍遥才不信他的话,他从口袋里掏出药丹,喂到君奉天嘴边,眼看着人吞下了,才觉得有点放心,“这是止血丹。你别动,我给你上药。”说着又掏出了一瓶子的金创药,扒了君奉天的袖子,把药粉撒上去,因为身边没有老酒,他想了想,就直接用自己的唾沫了。唉,都是紧急时候了,奉天总不会嫌弃他的口水吧?

要啊,怎么不要?如果君奉天能了解到他内心所想,肯定要这样吐槽玉逍遥的。可相反,他看着玉逍遥认真为他上药的模样,只觉得心中被一股热流烘得暖洋洋起来。那股心有灵犀的契合在他的脑海中仍未消失,并且他确定再没有第二个人能给他相同的感受。君奉天忽然想到,默云徽他们常常说他纵容玉逍遥并不是没有道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玉逍遥确确实实占据在他的内心的每一个角落了。

要承认这一点并不困难,君奉天或许是高傲,或许是不善风流,却不是个傻子啊。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盯着玉逍遥低头露出来的发顶,内心徒然产生了一股冲动,指尖也变得发痒,就很想……

玉逍遥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正好对上君奉天伸到一半的手。“怎么了,奉天?”

“……没事。”君奉天声音里带着僵硬,假装自若地收回了手。玉逍遥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看得君奉天心里发虚,他咳了一声,视线往旁边飘着,寻找话题:“多谢你及时赶过来。我刚才……”他顿了顿,“确实情况危急。”

“是啊,幸好我来得及时。”玉逍遥说,倒是没有多少责怪,仅仅是陈诉事实,“奉天,你可不能那么冲动了。”他抬起头,原本是想让君奉天把另一只手递给他,却突然迎面对上一张放大了的俊朗面庞,一个轻如落花的吻在他唇上转眼即逝。

玉逍遥:“……”

玉逍遥完全惊呆了,他木木然着,好像瞬间成了一块石头似的。君奉天看他这样的反应,内心的坚定也动摇起来。正当他撑不住要说话的时候,就只见玉逍遥白皙的脸上飞起了两片红晕,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干嘛不打声招呼啊!”

啊?君奉天没想到这样的回答,不假思索就问:“那打了招呼就可以吗?”

“呃,”玉逍遥一时语塞,觉得这样也太麻烦了,于是回答,“不行。”

“那怎么才行?”

君奉天非常执拗地问道。

玉逍遥被他问住了,他转了转眼珠,忽然就凑过去,在君奉天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这样就行了。”



默云徽从屋子里出来,郁闷地叹了口气。事情终究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宴会无法继续,王府也必须派人将宾客一一安抚送回。而他手中唯一一个线索,那个被制服的刺客却是精神有异,连话都说不清,也是被邪术所控的可怜人,根本问不出什么线索。他想到先后离去的君奉天与玉逍遥,只觉得更是担忧不已。

忽然一个仆人匆匆忙忙地赶来:“默少爷,世子和世子妃回来了!”

“真的?”默云徽闻言一喜,“快!快带我去!”

他便匆匆赶到两个人所在之处。有仆人已经赶到在旁边侍着,玉逍遥正搀扶着君奉天穿过走廊,脸上透露出一股旁人不易察觉的欣然的气息。默云徽被两人身上的尘土与血污吓到,慌忙赶上前。“表哥,玉逍遥,这是怎么了!你们还好吗?”

“我已经暂时处理过伤口 。鬼麒主被我们打败,但是有人中途闯入救走了他,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回来生事。”玉逍遥言简意赅地回答,随后又打趣道,“小默云,你这是在关心我吗?真令我感动。”

“谁说的,我主要是关心表兄。”默云徽嘴硬道,上前帮着扶君奉天。玉逍遥便假哭着对君奉天道:“奉天你看,小默云真是不尊重长辈啊。”

“别闹。”君奉天无奈,很自然地亲了亲他的头发。这两人自从刚才亲起来之后简直有些食髓知味的样子。默云徽愕然地望着他们:“你们……”他有点惊讶有点混乱,最后汇总成一句话,“你们注意点啊!玉逍遥,是不是你带坏表兄的!”

“这就是带坏了吗?小默云,想不想看点更坏的呀~”玉逍遥摆出一副贱兮兮的邪恶表情,扭过头一下就亲到君奉天的唇上。君奉天很是配合的伸出舌头在他的唇上舔了舔。

“够了够了,被你们打败了!”默云徽一副没眼看的样子狠狠地挥手。仆人们都自觉装出一副眼观鼻口观心的样子,任由三个人在哪里说说笑笑胡胡闹闹。在他们都没注意的不远处,君玄尊将方才的那一幕尽收眼底,面沉如水。


TBC


PS:请不要深究文中的逍遥分析的那段话逻辑,都是瞎扯的_(:зゝ∠)_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