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日)】菜鸟阴阳师与神座狐 其三


*神座=日向前提

前文:【弹丸/苗神(日)】菜鸟阴阳师与神座狐 其一

           【弹丸/苗神(日)】菜鸟阴阳师与神座狐 其二



其三,如何钓到一只强大的式神

*当然是靠玄学(不




  对于苗木诚而言,成为一名阴阳师是十分十分十分意料之外的事情。


  虽然说在他身上也有阴阳师的血统,不过本来苗木家族的阴阳师血统就不是十分出色,到他这一代,能看到妖魔鬼怪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了。


  在苗木诚的印象中,阴阳师不过是一个概念性的职业而已。



   能遇到神座出流也是纯粹的意外。                                                                                                                                


  那一天他提着贡品去伏见稻荷大社参拜,在穿过长长的千本鸟居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奇怪的人坐在了狐狸石像上。


  之所以说是奇怪的人,是因为苗木诚可以很确定现代社会里已经没有人会长发飘飘、穿着古时候的狩衣了,更何况在眼睛上还遮了一张写着目字的封条。


  那个时候,作为一个阴阳师后代,苗木诚的第一个想法是——


  cosplay?


  这个不专业的想法很快被打消。因为下一刻,这个奇怪的人就因为苗木诚的视线“看”了过来,苗木诚顿时感到汗毛倒竖。


  “你看得见我。”

 

  奇怪的人开口道。他好像很久没和人说话了,声音意外的——青涩。


  苗木诚觉得此刻的状况逃跑似乎是个下下策,于是他十分忐忑地点点头。


  “呃,我不应该看得见你吗?”


  “很久没有人能看到我了,”奇怪的人回答,与他浑然天成的高压气场相比,他的脾气似乎意外的友善,“你是阴阳师。”

  

  “不是的不是的!”苗木诚慌忙挥手否认。他觉得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好像有点不信,又解释道,“我只是有一点阴阳师的血统,有阴阳眼而已!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学来着。”


  奇怪的人不置可否,他似乎又被新的东西吸引住了:“你带着什么?”


  “这些吗?”苗木诚举起袋子,“这些是我准备参拜稻荷神的祭品。”


  但奇怪的人道:“另一个袋子。”


  另一个?“这只是我买来给自己吃的点心而已。”


  “我想看看。”


  苗木诚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在一个自觉比较安全的范围外递上袋子。


  奇怪的人接过袋子,拿出里面的点心看了看,然后毫不客气地撕开了包装。


  “啊……”苗木诚忍不住叫出声。不过碍于敌强我弱,这声吃惊很自觉地消失了。


  奇怪的人先是尝试般咬了一口,咀嚼了两下,然后很快地就把整个点心都吃掉了。吃完后,他问道:“这是什么?”


  “……草饼。”苗木诚回答,“你喜欢吃?”


  对方不答反问:“你叫什么名字?”


  苗木诚一下子紧张起来了。泄露名字对于普通人而言并没有什么,但出生于阴阳师家族的他却很清楚,名字也是咒的一种,被有心人利用会有不得了的事发生。也正因为这个理由,所以妖怪们也会很小心不让自己名字轻易外泄。


  大概是他面上的犹豫太明显了,奇怪的人说:“你不想我知道?”


  “呃……毕竟名字……你看,妖怪也会很小心保管自己的名字吧?”


  “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奇怪的人语气淡然道。


  “……不知道?”


  “我忘了。”他很耐心地回答。


  苗木诚一时语塞。


  奇怪的人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而后道:


  “你要成为阴阳师。”


  “诶……?”


  “这样我才能成为你的式神。”


  “诶诶诶——?!”


  奇怪的人轻飘飘地起身离开石像,手一伸,就将来不及逃跑的苗木诚按在了原地。


  苗木诚汗毛倒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脸越来越近,近到苗木诚的视线里只容得下对方遮了半张的容貌。


  话说……这个人可能在妖怪里也是很好看的啊……


  苗木诚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只看见一阵风吹过,对方眼睛上薄薄地遮挡着的符纸就被掀开了一角。


  竟然是红色……


  “名字是?”


  “……苗木诚。”苗木诚有些晕乎乎地回答。


  “苗木诚……苗木……”奇怪的人咀嚼着这个名字,然后宣布:


  “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的阴阳师主人。与我契约的条件为:帮我恢复过往的记忆。”


  “我虽然忘记本名,但曾经有一个人希望我能接受他的名字,所以你也可称我为——”


  “神座出流。”



  就这样,苗木诚靠着一枚草饼,捡到了一名强大的狐仙式神,开始了他的阴阳师生涯。



TBC

这坑,有一年了呢……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