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日)】菜鸟阴阳师与神座狐 其五

*神座=日向前提


其五,热闹的画


  “虽然是我这种微末之人提出来的建议,不过苗木君,你还是参加一次聚会毕竟好哦。”


  在一次见面时,狛枝凪斗提出了这样出人意料的建议。


  “诶,我?”苗木诚有点手足无措,“但是现在我还不能算得上是正式的阴阳师吧。”他现在单背咒语就有点力不从心,更不用说其他诸如占卜、天文等的东西了;而且根据神座出流以正统阴阳师为模板提出的教学要求,和歌、汉诗、茶道等还在后面蓄势待发,饶是他忍不住仰天长叹。


  “这点请不用担心,”狛枝凪斗微笑道,“苗木君是希望的存在,在这场充满希望的聚会里肯定会能和大家相处愉快的。”他诚恳地抓住对方的手,“请务必前往!”


  神座出流面目表情地将狛枝凪斗的手从苗木诚的手上掰开。不过这并没有冒犯到对方,因为狛枝凪斗开始对两人有身体接触发表blabla的感想了。


  神座出流淡定的无视了他:“苗木,你应该去一趟。”


  “连神座君都这么说啊……”苗木诚开始动摇了。


  “见过他们,你才会见识更多。”


  苗木诚想了想,点头:“好吧。”


  “那真是太好不过了,”狛枝凪斗兴高采烈的,“啊,不过有一件事:苗木君可不能带神座君去哦。”


  “咦,为什么?”苗木诚吃惊地眨眨眼。


  “虽然苗木君和神座君感情深厚,不过实质上你们的契约并不完整,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会很危险的哦。”狛枝凪斗笑眯眯地分析道,“虽然大家都是希望,但是啊,有些特别的事情也是很难说的。”


  苗木诚转头望向神座出流,对方一言不发,显然也是同意了这个说法。


  “……好吧。”苗木诚有点垂头丧气。


  啊啊,呆毛萎掉了。


  

  为了保障自己在聚会上不会太丢人,苗木诚甚至这几天主动提出“恶补”一番。不过等到他亲临现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因为这场所谓的阴阳师聚会,根本就不·只·是·阴·阳·师·参·加!


  “啊,最近都有这种情况呢。”狛枝凪斗显得见怪不怪,“毕竟大家总是单独工作总会有疏漏,所以寻找财团的支持以及相互交流销售也是很正确的想法呢。”


  苗木诚脑补着的学术交流会,与眼前觥筹交错的小型Party相对比,令人深深感受到现实的不按常理出牌的抽风程度。


  视线所及之处,到处是西装革履的老爷公子以及珠光宝气的夫人小姐,而阴阳师界这边的人以示身份特殊,则都穿上了古典的和服。是很典型的“大人的世界。”


  “咦,今日凉子巫女没有来吗?”


  “是的,听说她最近忙于到他处修炼,不过她托我带来了一幅画。”


  “啊啊,真是可惜啊……”



  正如狛枝凪斗所言,阴阳师这行再也不比曾经入朝为官的辉煌时代,百鬼式微的同时自己本身也人才凋零,甚至成为了暗地里的都市传说,若不往外寻找经济支持实在难以为继。


  而像苗木诚这种,虽然是由狛枝凪斗带过来的,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他只是只菜鸟,目前为止不能说排的上什么用场,而且又不是大家族出生,无论是本钱还是资源一分都没有。所以,双方也就在打招呼的时候客套了一下,就没有任何下文了。


  苗木诚的存在感就像小石子丢进大海里,转瞬消失不见。


  狛枝凪斗虽然有心带他见识,不过他人气比较高,很快就被别人拉走了。无所事事的苗木诚在这会场里转了转,最后选择了会场角落桌子的草莓蛋糕。


  “嗯……感觉没有神座君做的好吃啊。”


  一边品尝着,一边尝试地给出了评价。


  虽然曾经的苗木诚对食物的味道不怎么会分辨,在他眼里不是太难吃的都不错,味道更好一点的都是清一色“好吃”。不过自从神座出流掌管家里厨房以后,这个评价就直接分了两层。分别是“没有神座君做的好吃”以及“和神座君做的差不多啊”。


  苗木诚,已经被神座出流养刁了胃口。



  在苗木诚消灭了五片橘子、四件水果挞、两块小蛋糕以及一杯果汁的时候,狛枝凪斗终于脱离人群出现在他的面前。


  “对不起,”他脸上的愧疚都快要把苗木诚淹没了,“居然把苗木君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这种人真是太失礼了明明向神座君保证过会照顾周全的但我竟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啊啊没办法毕竟是我这样的渣渣呢请不要客气狠狠地责怪我吧!”


  如果刚才围着狛枝凪斗打转的阴阳师知道这位温柔得体的优秀后辈背地里竟然是个如此……一言难尽之人,肯定下巴都要惊掉了吧。


  “狛枝君你不用这样啦,”苗木诚一脸黑线地安慰他,“是我自己融入不到大家的氛围而已,没有人会怪你的啦。”


  “这可不一定哦,”狛枝凪斗道,“就在刚才我的后背还一阵阵发寒呢,说不定是神座君在警告着我。”


  呃,神座君应该不会……那么夸张吧?


  远处在家里的神座出流似有所感,无意义地瞥了一眼大门:“无聊。”


  

  “啊,说起来,苗木君,我这里有一样东西给看你哦?”狛枝凪斗说着,拿出了一个锦盒装着的画轴,“这是我刚刚从一个物品中介手中买回来的。”


  苗木诚接过展开,发现这是一张泛黄的古画,上面画了好些带着黑色帽子的人形,“这副画怎么了?”


  “请再细看。”狛枝凪斗用手指点了点。苗木诚屏气凝神,努力盯着画上的人,直到它们渐渐在视野中模糊、虚化,而后动起来——


  “这……”


  苗木诚吃惊地看着画上的所有人影都“活”了过来,它们在画里四处走动,三三两两,推杯换盏,热闹无比,很显然是在举行一场聚会。


  “这也是‘咒’的一种哦,”狛枝凪斗笑眯眯地解释道,“画上描述的应该是一场阴阳寮的聚会,也许是其中的某位阴阳师记录下来的吧。”


  “阴阳术还能这样用啊……”


  “‘咒’或者‘念’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忽视的力量呢,毕竟是孕育希望的土壤啊,”狛枝凪斗感叹道,“苗木君,这幅画就送给你吧。”


  “咦?但是……”


  “请不要客气,这幅画对我的用处不大,不过对于苗木君来说,这幅画的内容能给予你更多的启发吧。”


  苗木诚这才明白狛枝凪斗是专门为他买这幅画的,他真心实意地感谢道:“多谢你,狛枝君。”


  狛枝凪斗握住他的手:“能为希望做事是我的愿望哦,苗木君实在是不必向我的道谢的。想我这种人能为两位排上用场是多么荣幸的事啊!”


  苗木诚汗颜着想缩手,不过没成功:“既然这样,那我就请狛枝君一次吧。”


  “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啦,啊,说起来我还没吃过神座君亲手做的食物呢!”


  “……”


  他好像……没说是神座君做的饭吧?


  苗木诚发现,他好像给自己弄了个非常艰难的题目。  


TBC


水了一章_(:зゝ∠)_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