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三佐】他想泡我!

*本文背景为官方广播剧中的警察PARO


*可能有OOC,可能有点烂尾


*冷CP自产自足


*这是一个被对方泡到手后才发现自己被泡的故事





  大家好,我叫佐久间,是一名警察。曾于警视厅搜查一课就职,最近因人事调动空降到传说中的公安界黑手党——特别案件搜查组D课,成为D课的组长。座右铭是质朴刚健。


  我与新同事相处友好。新同事有八位,虽然他们在传说中抱有决定性的、绝望性的人格问题,并且在实质见面以后也表现出性格各异、不务正业的特征。但是,是的,在我为自己准备到足够多的胃药后,我仍能够毫不违心地说,在新岗位上的我,受到了十分热情的欢迎,能够毫无违和地融入新集体当中。


  唯一比较遗憾的是,我试图向结城课长提出报销购买胃药的费用,无果。



  然而,哪怕我在新工作中如鱼得水,我却面临着人生当中最大的贞操危机。


  这个危机的名字,叫做三好。


  三好,是我于D课中的新同事,也是与我关系最好的同事。他谈吐得体,举止优雅,自恋无比,是让我能够自然融入到D课中的关键人物。得力于他机敏的头脑以及熟练的布局,我才能在新上任的第一天也成功将案件告破。他还是一个会开着警车在公路上高速漂移的老司机。


  所以,尽管他的存在偶尔让我感受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写作组长读作吉祥物的存在,我依然深刻地认为,三好是我的好同事、好助手、好基……阿不,是好朋友。



  我和三好的见面,尽管我本人并不如此认为,但多多少少存在一些教科书般的“浪漫初遇”既视感。据传某个不完全统计中,我们在每个平行世界的初遇都是他撞到我、我撞到他、他向我搭话这种“少女情节”,听起来十分罗曼蒂克。


  不,我不同意。


  开端不等于走向。


  三好是一个看似对人和善但又绝不和善的一个人,在D课的私底下他是和结城课长并称大小魔王的绝对存在。虽然在这个世界里的三好隔着门板撞倒了我,吐槽了我,欢迎了我,温柔地对待了我,甚至上升到对我的贞操有着不纯洁的想法,但我并没有小觑他人称小魔王的一面。


  我深信,在某个非和平的平行世界里,三好对我的和颜悦色只是一种保护色,他优雅的言行下隐藏着深坑,是那种会把我坑到要切腹的深坑。


  而等到我能够跨越这个深坑的时候,才是我真正走入他心底的时候。


  咳,扯远了。



  我怀疑三好对我的贞操有着觊觎之心,是经过一连串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一开始只是同僚在工作时间时无意中讨论:


  三好是不是和佐久间组长走得太近了?


  他们好像经常在一起耶。


  这就是暧昧吗?


  暧昧吗?我独自一人仔细的反省:分组工作的时候,我总是和三好分在一起。一开始的话,原因有二,一是出于三好是个好助手的公事考量,二是由于三好是第一个和我搭话,我对他比较有亲切感的正直想法;至于之后的行动中,则是出于“干得不错一直这样吧”的惯性思维。


  而私底下,我和他的熟络都是有迹可循、有因可究的。由上得知,三好是一名谈吐得体,举止优雅,自恋无比的人物,对衣食住行的要求度甚高。而我,说来惭愧,在这些方面实在是远远比不上他。所以,三好认为,出于同事爱以及不让他辣眼睛的考虑,我应该多跟他出外转转,听从他在时尚与美食等各方面的意见。有来有往,我出于回谢,也会邀请他到家聚餐或者外出。我们的感情就是在这样的往来中加深的。


  回到问题,这是暧昧吗?


  我抚心自问,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我很纯洁。



  话虽如此,旁人的话还是多多少少对我有些影响。在不经意之间,我也开始在意起与三好相处时的点点滴滴了。然后,一些细节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三好对我说话蛮温柔的(虽然一开始是绵里藏针)。


  三好好像不介意与我有身体接触(虽然日常的小触碰应该好像也没啥介意的)。


  三好好像挺维护我的(虽然有时捉弄我的也有他一份)。


  三好总是主动拉我加入聚会之中(虽然其中有五成几率变成我掏腰包)。


  虽然这样看起来只不过是三好对我比较亲切,不过,将比较的范围扩大——


  三好从来不主动邀请他人(就我所知)。


  三好也从来不维护他人(不如说其他人都没什么好维护的)。

 

  三好从不和别人对上目光而且微笑(除了我)。


  三好更从不因为审美问题陪别人逛街买东西(只会报之以最崇高的鄙视)。



  综上所说,我,佐久间,一个直了二十多年的直男,不得不作出一个猜想:


  我的同事,兼友人,兼时尚顾问,兼美食评审员——三好,性别男,他,想泡我。



  我方了。


  平心而论,我并没有歧视同性恋的意思,这种事在我国历史由来已久,而且新时代思想解放,要求爱情平等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但是我从来没想过会选择一名男子作为自己的人生伴侣,更不用说自己被三好这样的男人看上。


  这并不是说我妄自菲薄还是什么,这是有根据的。


  毫无疑问,三好是一名十分优秀的男性,无论是外貌还是头脑都很是出色,虽然说是小魔王,不过,年轻女性很多也偏好这一口。所以说,三好在女性市场中应该是有着极高呼声的那一类。


  退一步,以男方市场来说,波多野或者实井这一类的应该也是十分般配的男生类别。


  至于我自己的话,虽然相貌和身材在成年男人中也算是达到了可以自豪的程度(不是我自恋,是三好下的评价,我并没有因为和三好一起而近墨者黑),但怎么看也远不同于女性柔软的肌肤或者男生清秀的脸庞。


  就这样,我想着想着,开始犹豫了。


  会不会是我自己搞错了呢?



  我不敢向三好求证。我潜在的深刻的直觉告诉我,无论答案如何,某某然如此只会让我被三好吃得骨头也不剩。再者,我一再认为自己是不会被三好带偏的,如果事实证明只是我想太多的话,我就立刻被打脸了。到时候,羞耻如我,只怕不得不递辞职信了。


  成为警察不一定要成为D课的一员,但我会很不舍。不舍得这份工作,不舍得这样令人胃痛的同僚,也不舍得已经成为我最好的友人的三好。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并不想改变。


  ……


  …………


  ………………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我应该知道的,比起我来说,三好是一个更善于人心的家伙。



  这件事的起源是某件案子的结束。一如既往的,大家去了饮酒庆贺,但罕见地由三好请客。我喝了多少酒已经忘了,只知道醒来后,我睡在了一个陌生的被窝。转过头,发现了三好的脸。


  三好睡在另一张床上。


  我心中一抖,又颤颤巍巍放松下来,检查起自己的情况。这一检查,我的脸便忍不住烧起来:我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白衬衫。


  只有我和三好在,衣服是谁脱下的简直不言而喻。


  我又忍不住瞧瞧瞥向三好,这一眼正好和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三好目光对上了。


  我:……


  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三好看我的眼神有些戏谑,他和我解释道,昨天晚上因为大家都喝得很醉,所以连同他在内仅仅比较清醒的三个人就干脆全部把人带到酒店住晚了。而我因为吐到了裤子上,只好由他帮我把裤子也脱了。


  哦。


  原来就这样而已。


  我的内心绝对毫无波动。


  并没有失望。


  回归正题。


  

  说实话,我无法想象三好这般侍候人的样子,我有点惭愧,只好抱着最大的诚意向他道谢。


  三好回了我这么一句话:


  对象是佐久间先生的话,我并不介意。


  我:……


  一惊一乍就是形容我现在的状态吧。


  就算是老是被人指出对爱情从不敏感的我这次也听出了三好的言外之意。


  可能是气氛的原因。


  我的脸一定又红了,而且老实说,心也跳得有些快。


  我清了清嗓子,试探性地问:三好,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说曾经有些怀疑,不过现在如果还要说三好不是在泡我的话,那一定是个笨蛋!


  我为get到了真相的自己而沾沾自喜。


  没想到三好却没有如我所想顺势告白,而是忽然叹了一口气:还以为佐久间先生一辈子都不会开窍了呢?


  ……哈?


  暗示也好约会也好,佐久间先生竟然一点也没有往恋爱方面去想,简直是再迟钝不过了。


  暗示?约会??


  嘛,不过经过旁人的提点之后,佐久间先生也终于有了一点恋爱脑,也总是不枉费我请那些家伙帮忙吧。


  咦?


  帮忙?


  情况好像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在我的角度里,我们两个人不是自然而然地到达了今天的程度的吗?


  三好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到底动了多少歪脑筋啊!


  三好,你一直以来是在泡我?我小心翼翼地问。


  佐久间先生说这话太粗俗了。三好严词义正地反驳我,我是在以绅士的风度在追求我的意中人。


  绅士风度……嘛,虽然表面看上去是很绅士。不过怎么看,三好都只属于那种不择手段的人吧。这个小魔王。


  我忍不住问,要是我一直体会不到你的绅士风度要怎么办?


  三好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微微勾起了嘴角。


  佐久间先生认为,为什么我现在要和你说这些话?


  我:……


  三好为什么会向我做出这番坦白?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然是因为他已经肯定我会答应他。


  而他之所以会肯定我会答应,则是因为已经知道了在怎样的情况下我会选择同意的“底牌”。



  你……你就这么自信?


  我有些无奈,又有些不可思议。



  三好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我只是以对待一场博弈一样,认真对待佐久间先生而已。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是一个以质朴刚健为信条的男人,一个无法直视喵喵咖啡厅这种存在的男人,从生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永远都不是三好这类人的对手。



  三好对我伸出手:佐久间先生,今后就请以男朋友的身份和我一起吧。曾经的一切是什么,我对你有怎样的感情,你应该心里明白了吧?


  这句式似曾相识啊。我回想起从前种种,回想起自己刚刚进入D课时的第一件案件。那次结尾,我们俩是怎么说来着?


  这可不好说啊。我故意道。


  三好轻声一笑,说出了和当时一样的回答:


  嘛,今后的日子还长,还请多多指教了。




  大家好,我叫佐久间,是一名警察,职务为公安界黑手党——特别案件搜查组D课的组长。我有一个关于贞操危机的疑惑。


  经过我一系列的调查取证后,我终于在今天完全确定:我的好同事三好,他不但想泡我,而且还把我泡到了手。

END





评论(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