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养育天才儿童的二三事③

*私设如山

*可能OOC





  “神座君,你想吃布丁吗?”


  “不需要。”


  “神座君,要看动画片吗?”


  “无聊。”


  “神座君,据说这套《XX》正在热播哦?”


  连眼神都懒得给了。


  苗木诚,男,二十岁,新任神座出流看管人,现正心力交瘁之中。



  “雾切,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苗木诚哀声道。为了缓解家里诡异的氛围,他已经不得不求助自己的旧同学——超高校级的侦探家雾切响子。


  雾切响子面对这样的“家庭心理咨询”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十分良心的她,还是尽责地为苗木诚分析起来。


  “其实根据你所说的话,我对那个孩子的心理也有些在意。”


  “就你所言,那个孩子天赋异禀,是将来要成为超高校级希望的全知全能人才。不过现在的他表现出来的,却是偏好孤独、人际交往以及语言交流困难、兴趣缺乏、行为刻板……苗木,神座的运动细胞如何?”


  “运动方面的话,到没有什么大问题。倒不如说,实在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他每天都要练习好几项运动课程呢!”


  “是吗?毕竟是厉害得异常的天才,在这方面倒是不符合……不过,也八九不离十了。”


  “怎么了,雾切?”


  “苗木,接下来我说的你要记住了。”雾切认真地说,“我怀疑,神座君患上了阿斯伯格综合征。”


  “阿斯……阿斯伯……”


  “也就是所谓的天才病。”雾切解释道,“许多我们熟知的名人都或多或少患有这样的病,在某方面有着超人的表现,但对于社交却出现抗拒心理,内心情感封闭,如果不能及时改变的话他就会变得孤独自闭的。”


  苗木大吃一惊:“那我该怎么办呢?”


  “阿斯伯格综合征是有药物治疗,不过我不推荐。苗木,现在最能帮助到神座君的还是你。你要长期与他保持交流,并且尽量让他与人群接触,培养他的社交兴趣。否则长此以往,他会除了才能以外一无所有的。”雾切向他微笑,“不用担心,你一向是我们之中最坚定、最能带给人希望的那一个,不是吗?”



  以上,就是为什么现在苗木诚和神座出流出现在游乐园的门前的原因。

  

  “游乐园什么的,我也是小孩子的时候和困才来过呢,真是壮观又热闹啊。”苗木诚说,“神座君,你说是吧?”


  他转过头。神座出流紧紧抿着唇站在他的身边,脸色阴沉,目露凶光,一头长发隐隐无风自动,在周围形成了一个直径接近十米的生人勿近低气压场。


  呜哇,这不是完全生气了嘛。苗木诚额角滑下了一滴冷汗。



  镜头回放。


  “神座君,你的头发稍微有点长了啊,”苗木诚小心翼翼地笑着,“要不我带你去剪了吧。”


  “拒绝。”神座出流警觉般站起来,蹭蹭蹭地后退着远离他,“请不要打无谓的主意。”


  再回放。


  “神座君,明天是我休假的日子,不如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吧。”


  “我拒绝。”


  “为什么?神座君的话,整天待在家里学习应该没有机会去游乐园的吧。”


  “游乐园只是人们为了追求与日常相背的幻想以及刺激并且借此促进亲子感情或者男女感情的场所。我能大约预计到自己去玩所受到的生理刺激,而且苗木与我既非亲子关系又非男女关系,不需要去那种地方。”


  “哇……真、真是伤人啊……而且男女感情什么的……神座君你是不是知道得有点多……”


  “我只是实事求是。”神座出流面无表情回应道。


  苗木诚继续循循善诱:“就算神座君与我不是亲子关系,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去的啊!游乐园可是小孩子的梦想哦,神座君也是小孩子吧。”


  神座出流眉毛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我和他们不一样。”


  真是难搞啊。苗木诚苦恼地想。难道真的要我提出那个?


  “神座君,我想和你一起去游乐园。”


  “……”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我说不定就要把你头发剪掉了哦。”


  神座出流猛然一动,他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明显的、吃惊般的表情:“这是威胁?”


  “诶诶诶!也不是啦!总、总之明天我和神座君去游乐园,可以的吧?”


  回放完毕。


  

  昨天也许不应该这么说的吧,毕竟神座君只是个小孩子啊。苗木诚自责地想。“对不起,神座君,昨天是我不好。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我们就进去吧。”


  神座出流犹在生气,没有搭理。


  苗木诚暗自叹息一声,伸手就要去牵他,神座出流却闪身躲过了他的手。


  第一次看到神座出流有这种类似小孩子闹脾气的小动作的苗木诚一怔:“对不起,果然神座君还是在生气吧。不过不牵手进去的可不行的哦,这一点可不能闹别扭。”  


  “无聊。我并没有闹别扭,只是拒绝牵手这种行为而已。”


  “诶?为什么啊?”


  “并没有为什么。”神座出流道。


  “这可不行啊,那样会很危险的!”苗木诚难得带了点强硬的口吻,“万一神座君走失了怎么办?”


  “并不会有那种情况发生的。”


  神座出流反驳。苗木诚看到他浑身散发出抗拒的气息,一个猜想忽然跳进了脑海里:“神座君……莫非是在害羞?”


  “并没有!” 


  神座出流否定。需要指出,虽然他提高了音量,但脸上还那副一面冷漠的表情。


  然而这丝毫没有阻碍到苗木诚一发不可收拾的父爱之心。


  “神座君……!”他情难自禁般俯身一把抱住了神座出流,丁点儿都没有被他周围的黑压所影响到。


  “……!”从来没有有人对他做过这样的事,神座出流一时不慎,竟然没有及时躲开,“请放开!”


  这是他身上的幸运在发挥作用了吗?不对,莫非他身上还有别的才能?


  神座出流陷入了难得的惊讶之中(再一次),而苗木诚则心满意足地放开他并转而牵到了他的手。


  “出发吧!”

TBC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