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5

*搬运,几年前发在晋江的旧文

*世界观与任务主线上线了





  “亚瑟·柯克兰。”某个有着粗眉毛的英俊先生说,他的背上没有如魔似幻的巨大双翼,一身黑色的长摆西装和那根被他握在手里的手杖都使他看起来像一个教养良好出身高贵的绅士,“这是我的名字,记住它。”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撇了撇嘴。而一旁的教授适时地递上了一杯红酒:“好啦好啦,摆出这样一张脸给谁看?哥哥我牺牲自己午睡时间可不是看你带了人来装模作样的。”他的话当然意有所指,不过可惜阿尔弗雷德不知道。

  亚瑟微微皱眉,手指不轻不重地在桌上敲了敲:“我要红茶,”然而朝阿尔弗雷德颌首,“也不要给他喝,给他来一杯甜苏打好了。”

  阿尔弗雷德实在不知是该惊讶亚瑟与弗朗西斯教授的熟悉程度呢?还是惊讶对方竟然知道他的饮食爱好?这一边弗朗西斯已经嘟囔着依言换了饮料。让阿尔弗雷德比较讶异的是在这个装修摆设处处充满精致和贵气的房间里的壁橱中竟然真的有甜苏打这类“平民式”的饮料。

  像是察觉出阿尔弗雷德的疑惑,弗朗西斯转过头对他充满狡黠意味地笑了笑:“你可别被这家伙现在的模样欺骗了,其实他早就嘱咐我准备好甜苏打了呢。”

  “弗朗西斯。”亚瑟充满警告性地喊了一声。阿尔弗雷德注意到对方皱眉皱得更深了,而且还瞪了弗朗西斯一眼。等与阿尔弗雷德视线接触时,又握着拳头低下视线轻咳了一声:“我们开始谈正事吧。”

  他……是不是被人说穿了所以不好意思?被自己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阿尔弗雷德在亚瑟的下一句话出现后立马正襟危坐,将发散在外的思维统统回收。


  “首先,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出现在哪里吧。”亚瑟说,对阿尔弗雷德伸出了手,“介意吧你脖子上的十字架拿给我吗?”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下,解下了银链将十字架放到了亚瑟的掌心上。亚瑟轻轻抛了几下,然后问:“这个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阿尔弗雷德怔了一下,仍是回答:“托尼,我的一个朋友。”

  “原来……”后面的音节因为太模糊,阿尔弗雷德并不能听清。不过亚瑟面上流露出一种意料之中的恍然,他把十字架递回给阿尔弗雷德,然后说:“这个十字架,是秘宝之一。它代表的意义,是‘___ ___’,信仰。因为有它感知到拥有者的危险,所以我被它直接召唤过去了。”

  阿尔弗雷德敏锐地注意到亚瑟的话里有瞬间模糊的空白,他心里将那个听得有些勉强的词语咀嚼了几遍,然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秘宝?那是什么?”他想了想,觉得这个词似乎又勾起半个月前的那些丢失的记忆,“和袭击我的那些人有关?”

  亚瑟点点头,盯着阿尔弗雷德的神情有些严肃,又有些难以寻味的古怪和无奈:“我接下来的话,不管你信不信,都要记住,没有第二个人会给你科普这些常识,你要是弄不清楚怎么死也不知。”

  这威胁可真是毫无震慑力。阿尔弗雷德想,相反,他心里面潜伏着的好奇心和挑战心被充分激发起来,显得整个人神采飞扬。亚瑟看了他一眼,眼底里有着浅浅的无奈与宠溺,而后开始缓缓叙述:

  “神是存在的。当然,不是你们所想的任何一个神坻。事实上,真正的、被我们所有人以及这个世界神只有一个,其他的,不过是他的使者而已。”亚瑟道,“然而,在这些使者中,却有一个特殊的存在。”

  亚瑟说到这里停顿下来,阿尔弗雷德注视着他,结合自己一闪而过的灵感,试探地问:“人?”

  “人。”亚瑟点点头,弗朗西斯在一旁向阿尔弗雷德投下了一丝意义不明的目光。亚瑟接着说:“人是所有神使中特殊的一个,因为他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力量。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创造力。在这方面,所有神使之中只有人是最接近神。”

  亚瑟抿了一口红茶,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他的思绪中似乎带上了一丝极淡的怀念。“但后来也许发生了什么我们错过的事,过程我并不清楚,总之最后的结果是,人提出了离开,而神也同意了。”

  “人一直是所有神使中具有最大胆和不可思议的想法的存在。他离开并决定在新地方创造一些没有能力但与他一样具有创造了存在,于是与神作了对话,神为他划分出空间,而代价,则是人本身的创造之力被大量封印。并一直延续至人类本身。”

  阿尔弗雷德一向是不信这些神神道道的事情,但或许是亚瑟的出场太过震撼,亲身的经历使得他没法像以前那样信誓旦旦否决;又或是现在的亚瑟表情认真而肃穆。“ 然后呢?”阿尔弗雷德忍不住问道,同时又觉得这内容似乎有点儿熟悉。

  “神除了划分空间之外,还为人所创造的存在赋予了珍贵的存在,那就是——秘宝。这些都是每个人类所拥有的,被植入灵魂的宝物。其中,神亲自创造的秘宝有五样,而后来其余的神使也馈赠了一些给人类,因为神使的秘宝能力不及神所赋予的,而且也没有神的认可,因而我们都称呼为伪·秘宝。你的十字架,正是伪·秘宝之一。”

  阿尔弗雷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嘿……那个,就算我那么巧合有了这玩意,为什么那群人要杀了我?”

  “还有什么?自然是利益啦。”这次出声的弗朗西斯,他晃了晃酒杯,神情带着不屑,似乎还包含着不满,“秘宝本来是不会出现这里的,但因为事故才散落到了大陆四周,那些被秘宝承认的家伙面对这些巨大力量的诱惑怎会还有自制力?自然是要想方设法获得更多。”

  亚瑟好不留情地打击他:“我记得那些家伙之中还有你本身?”

  “嘿!那是往事!往事!”弗朗西斯气呼呼地抗议,“神啊,我一定是傻了,竟然会帮你这样可恶的家伙!”

  亚瑟居然也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我也这样觉得。”

  “……”


  阿尔弗雷德对于自己好像瞬间被排斥在外的感觉非常不舒服,但他也觉得自己这种情绪来得有点无理,于是收敛心神把话插入:“所以他们要除去其他敌人?这怎么跟战争差不多?”就像争地盘一样……

  他又前后仔细想了亚瑟和弗朗西斯的话:“而且能拥有秘宝发挥力量的人不是要被秘宝承认的吗?我虽然是拿了十字架,但我连它是秘宝都不知道,不,应该说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成为他们的敌人啊?”老实讲他真是觉得冤枉极了。

  “每一个与秘宝有接触的人,都不可能抽身在外。”说话的依然是弗朗西斯,不过他这句话里却包含着了不难察觉无奈和苦涩,阿尔弗雷德为此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___ ___”

  “什么?”阿尔弗雷德回过头,疑惑地望向亚瑟。

  “你能听到我说了什么吗?重复一遍。”

  阿尔弗雷德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但亚瑟的神色却很坚定,不知道原因何在的阿尔弗雷德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听得到啊。虽然有点模糊,不就是‘贝利伏’嘛,我这个十字架象征的含义。”

  亚瑟点点头:“这就足以证明你被秘宝承认了。事实上,如果是被秘宝排除在外的人 ,根本不可能听到我所说的这些话,这是资格。天堂的事情是不会轻易外泄出来的。”

  弗朗西斯补充道:“所以这也是这群人争夺秘宝的一个制约,他们是不敢大肆宣扬的。这也是你为什么忘了半个月那时候的事情的原因,因为我当时也不确定你,所以把你这一部分的记忆暂时封印了,如今你应该开始恢复了吧。”

  阿尔弗雷德疑惑地盯着他看。片刻后猛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手指指着弗朗西斯不停颤抖:“你你你你就是那个戴面具的女人!”

  “咳!咳咳咳咳!”弗朗西斯的脸霎时爆红。亚瑟也恍然大悟,毫不留脸地笑了起来。

  “……哥哥我那是任务,是任务!”


  如果阿尔弗雷德本身没有成为知情人,他又怎么知道城里逐渐出现的外国人,竟然都是因为秘宝的缘故!亚瑟解释,秘宝拥有者会因为秘宝之间的关系逐渐聚集在一起。这并非故意,而是冥冥中的定数。秘宝本应被神使保管着,却流落在人间,这本是就是不合世界的规则,因而即使天堂不能插手其中,秘宝也终有回归的一日——无论有多少人为了秘宝你死我活地争夺。

  难道其他秘宝拥有者就不知道吗?在秘宝尚未回归前,他们就拥有支配秘宝的资格,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这就足够了。

  阿尔弗雷德想起了伊万,毫无疑问,伊万就是秘宝持有者之一了,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那本书(现在阿尔弗雷德已经记起,书中记载的正是秘宝的故事)给自己,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两人,亚瑟和弗朗西斯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着些许惊讶。

  亚瑟对阿尔弗雷德道:“他应该是看出了你和秘宝有所关联,却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才给你一本书。看来他暂时无意与你为敌。”

  阿尔弗雷德了然地哦了一声,随后又想到:“不对啊,我那时还没有拿到这个十字架呢。”

  亚瑟顿住了,他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弗朗西斯在旁边及时道:“对于秘宝的事情,持有者会有十分敏锐的直觉哦,现在你不是真的有关了吗?”

  ……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无话可说了。阿尔弗雷德为自己能毫无排斥地接受这些事情而感到惊讶。只是短短的那么几天,他却已经从无神论者便成了神话故事中的一员——或许会成为英雄,又或是在这场暗地里的战争中悄声无息地流下鲜血,成为背景中的一幕。

  当然,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由衷的自信(尽管之前被打得很惨),阿尔弗雷德坚信自己会成为前者。

  

  他其实更好奇亚瑟的身份,毕竟那双翅膀怎么看就怎么的魔幻。然而亚瑟知无不言的态度到了这里就作罢了。他只是对阿尔弗雷德说:“你总会知道的。”

  好吧,每个人都有隐私。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他的目光转往他处,所以没有看见亚瑟以难以形容的目光注视他,神色黯然。


  亚瑟带他到的地方,是穿过杂七杂八的横街杂巷,安然坐落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的一间武器店。看到那破破烂烂的招牌和碎了一块玻璃的门口路灯,再联系背景是秋风萧瑟、落叶满地,阿尔弗雷德不由得黑线地想这里晚上会不会有闹鬼之类的事情发生。

  在阿尔弗雷德胡思乱想的时候,亚瑟已经拉起他的手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店铺,与看店的小伙子打了个招呼,然后来到了一个壁柜面前,摸索着在墙壁上,“咚、咚、咚”地敲了三下。

  其实从里面看来也不是很破落吗嘛……阿尔弗雷德被机关突然启动的声音一惊,他迅速回神,瞪大了眼睛,面前已经由一堵红砖墙壁变成了一个通往下方的入口。秘道的两旁装点着青铜烛台,跳动的火苗照亮的平整的墙壁,一些武器被挂在了上面,反射着冷冷的光芒。

  “走吧。”亚瑟说,走在前面领着阿尔弗雷德下去。

  “嘿……这把剑是不是半个世纪前闻名大陆的罗列骑士的佩剑?”阿尔弗雷德指着墙壁上悬挂的一把断剑,嘴角抽搐了一下。

  亚瑟漫不经心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瞟了一眼:“你知道?”

  “我在伯爵家里面见过……完整的,他说他花了很大价钱才把断掉剑刃找回来,然后和剑的上部分重新接在一起。”

  “剑刃我不知道,如果那位伯爵能从古战场那一堆尸骸和断兵器里面精确地找到当年的断刃,我确实就要对他抱以十分的敬佩。”亚瑟道,“另外,关于剑的上半部分,我确定现在在你眼前的是真品。他对于武器的事情从来不会出错。”

  “那……伯爵家的……”

  “相信我,一个金币能为你锻造出任何的名器。”亚瑟说着,伸手打开来挡在面前的木门,“到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