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养育天才儿童的二三事④

*私设如山

*可能OOC




  进入游乐园只是达成了第一关。而如何让神座出流在游乐园里玩得尽兴,才是这次出行的重头戏。


  苗木诚带着神座出流在人群中左右穿梭,试图找出他感兴趣的地方。


  “神座君,我们去玩那个吗?”指着碰碰车。


  “无聊。”


  “那、那个呢?”指着旋转木马。


  “……”


  完全不行啊。


  既然神座君的才能厉害的话,不如找个与才能相关的游戏?


  苗木诚左右张望,牵着他来到了射击游戏的摊子前。


  “神座君你看,这个摊子里有等身的黑白熊和莫诺美玩偶耶,我们不如试试吧。”


  射击什么的,苗木诚其实是完——全不行。不过为了能稍微调动起神座出流的兴趣,不行也要上了。


  砰,砰,砰,砰,砰。


  一发都没打中。


  “果然,靠运气不行吗。”苗木诚讪笑了一下,“神座君,要不要试一下?”


  神座出流接过枪,掂量掂量。


  砰砰两下。


  全中。


  “哇~~”围观群众发出波浪般赞叹声。


  “无聊。”


 神座随手就把枪丢了。


  根本就没有成功嘛。苗木诚无奈地把送货地址写给店家,拉着神座出流离开。


  目前为止唯一比较庆幸的是,神座出流没有再抗拒拉手的行为,也没有吵着要走。


  既然温和的不行,那么就要下猛药了!


  捂着一颗扑通扑通的小心脏,苗木诚带着神座出流进入了鬼屋。


  十五分钟后。


  苗木诚脸色发青站在出口,身边是神色淡漠波澜不惊的神座出流。


  “游乐园鬼屋的是通过阴暗不明的灯光、压抑的色彩、伪造的尸块和血液刺激游人的视觉神经,暗示其所在场景为真实情况。而伪装的工作人员,以及隐藏的机关,则采用最低级的‘突然出现’模式作为恐吓他人的手段。人类表现出恐惧源于未知,而我是不会有‘害怕’这类情绪的。”


  “是吗?”苗木诚擦了一把汗,依然对神座出流露出微笑,“那么接下来的这个呢?”



  “云霄飞车。”


  神座出流仰起头。苗木诚信心满满道:“云霄飞车的话,就算是神座君也不会觉得无聊了吧?这可是游乐园里最刺激的项目了啊!”


  “利用高速和重力原理进行的一项娱乐活动。这的确会刺激到我的生理。”神座出流回答,“不过就算不去玩,我也能预料到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而且,我也同时预料到,你是无法承受那样的刺激的。”


  苗木诚内伤。“这样说可不对哦。”他反驳,“想象与亲身经历有本质区别,无论怎样在脑子里模拟,还是给不了你实质上的感觉的!神座君认为既然‘知道’就没必要去‘实践’,这种想法是不可取的。就像我一样,虽然玩这个可能受不住,不过,没试过就会有遗憾的!”


  神座出流不置可否。


  他看出苗木诚之所以如此坚持带自己四处游玩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处事态度。不过,神座出流向来不会是个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的人,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需要改变。


  这个世上的人和事都很无聊。


  他已经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艳羡的东西了。



  五分钟过去。


  神座出流的心境变得有些微妙。



  苗木诚一下地,就艰难地挪到了一边吐起来。等到他稍稍平复想找神座出流谈话的时候,才赫然注意到身边的孩子俨然是“厉鬼”状态。


  “哎呀!”他忍不住噗嗤一笑,乱蓬蓬的长发下面,神座出流的红色眼睛好似迸发出了吓人的光芒。


  “对不起!我没有注意!”苗木诚双手合十,一边忍住笑意,一边替神座出流整理铺到了脸上的长发。“怎样?神座君,实际体验还是有些和想象不同的吧。”


  “……”神座出流把头扭到一边,没有搭理他。


  只是因为他还没长大,才有会些许偏差而已,一定是这样。


  “呐,神座君,真的不需要剪头发吗?”


  神座出流马上离苗木诚一米远。



  两个人在长椅上休息了一会儿。苗木诚又提出了一个建议:“神座君,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他带着神座出流来到五颜六色、贩卖各种食物的摊点面前。


  “神座君,你喜欢吃什么?”


  “没有。”


  “没有?”


  “进食只是为了维持人体代谢的日常必需摄入,没必要对此有特殊偏好。”


  呃……真是一如既往的说明书说法啊。苗木诚汗颜:“是这样说没错……不过特别喜欢某件东西是人之常情哦?大家都是有各自偏好的。如果神座君觉得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话,不如我们就每样都尝试一下吧!”


  “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为什么?”


  神座出流抬头注视他:“你之所以成为我的看管人完全是出于神座家对你的压迫。我能理解你对我拥有一定的责任感以及同情心,但像今日这样,在勉强自己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要为我找到兴趣与偏好,为什么?这是没有必要的事。”

  

  “神座君……”


  苗木诚半跪下来,正视着神座出流,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很高兴哦。”


  “……?”


  “神座君虽然是个天才,也总是觉得什么都知道的自己很无聊,但是,神座君还会很直白向我提问,是个很坦率的孩子呢。”


  神座出流的眉毛抖动了一下。


  苗木诚伸出手,搂着他的双肩:“而且,神座君有句话说得不对哦。”


  “不对?”


  苗木诚闭上眼,将额头贴到了神座出流的额头上。神座出流瑟缩了一下,但没能躲开。


  “我呢,之所以希望神座君能够觉得有趣并且有自己喜爱的东西,虽然与责任感和同情心有一定关系,但更多的,是因为‘喜欢’哦。”


  “我是喜欢神座君,所以才希望神座君能够过得开心。”


  

  稍晚的时候,神座出流在尝试了游乐园各色各样近十种小吃过后,终于指向了架子上一盒绿色的草饼。


  “喜欢,这个。”






*说了些了不得的话的苗木就这样踏出了攻略神座的一大步


评论(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