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养育天才儿童的二三事⑦

*下章发糖




1,

  在拥抱一事上,神座出流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


  其实不但是拥抱,在其他亲密的接触的动作上,他都处于被动的状态上。


  毕竟,他从不主动。


  他总是好似一个旁观者,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善良的,邪恶的,理智的,疯狂的,希望的,绝望的。


  每一个靠近他的人,他总能第一时间从他们的表情、眼神、言行举止中窥探出他们接近自己的意图。


  那很……无趣。


2, 

  苗木诚也是个容易被一眼看清的人。


  但他有点……特别。


  他身上拥有着一种东西,令到在一群因各种原因而想接近神座出流的人中,他显得如此令人瞩目。


  那是一种神座出流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感受过的感情。


  他为此而手足无措。





  苗木诚感觉怀里的孩子安安静静的。他第一次从神座出流这里得到了一个完全没有挣扎的拥抱,安静得让他怀疑神座出流是不是已经睡过去了。


  正当他准备松手的时候,神座出流却忽然开口,说出了一句略显得闷闷的话:


  “草饼。”


  “……啊?哦,哦!”


  苗木诚慌忙回应,他松开怀抱,伸手把桌子草饼拿过来,递给神座出流,而神座出流则接过它,撕开包装,安静地小口小口咬着。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流露出一点符合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式的可爱。


  苗木诚尽量用诚恳又轻快的语调表达出自己的担心:


  “神座君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不过,下次的话还是没必要在玄关处等我哦!那样对神座君来说太辛苦了。”


  虽然对于神座出流的举动感到十分的感动,但是,对于他的身体状况也十分的在意,再厉害的孩子也是孩子啊。


  神座出流咀嚼着咽下草饼,回应他:


  “我不想到玄关处等你。”


  还不能苗木诚说什么,他又道:


  “我想去找你。”


  “但是我做不到。”


  “……为什么?”


  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答案,苗木诚不安地问。


  “我被要求除了必要的课程所需以及与你外出的这两种情况外,其余时间必须留着这里,没有允许不得私自离开,否者我的‘保安’就有权干预我的行动。”  


  苗木诚张口结舌,激动地站起来:“怎、怎么能这样!那毫无疑问的错的!”


  虽然在一开始就隐隐有这么一种“被监视”感觉,但那也只是直觉而已,而神座出流的亲自承认,则无可比拟地给了他更直觉的震撼。


  神座出流这个当事人却显得很淡定:


  “我的才能与日俱增,监视我的举动这也是合乎情理的事。”


  “怎么这样……”


  苗木诚感觉到浓浓的不可思议。怎么可以有人对自己的孩子做那样的事呢?


  神座出流没有吭声。


  他没有说的是,早在两年前,神座家为了避免他成长到无法控制的程度,便开始限制他发展战斗方面的才能了,他们忌惮他,他对此心知肚明,并不在乎。事实上,哪怕是谁误会了他,他都不屑于解释。


  除了苗木诚。


  苗木诚是第一个全心全意信赖并且爱护神座出流的人,尽管神座出流可能可以否定自己的心情,却不能否定事实:在面对苗木诚的时候,他这份想要坚持“不在乎”总是能轻易被打破。


  他对此既期待又困惑。



  苗木诚不能揣度出神座出流此刻复杂的心情,事实上,他自己此刻的心情也尤为复杂。


  和神座出流相处之后,这个孩子已经彻底融入到他的生活当中,他千方百计想要让他高兴,让他敞开自己的心胸,满以为坚持不懈的自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却没想到,在看似和乐融融的表面下,真正的阴影始终如影随形。


  “对不起……”


  道歉的话语脱口而出,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但是,那份沉重的心情却是确凿无疑的。


  神座出流静静地看着他。  


  “为什么要道歉?这件事并不在你的职责以及能力范围内。没必要对此心怀愧疚,苗木。”

TBC






*一点碎碎念:写这章之前看了绝10,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暴躁,反复修改后艰难地产出了。我不管了,反正以后有什么“神座出流泪流满面”之类的句子都有官方认证了,呵呵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