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16

*搬运




  亚瑟并没有注意到阿尔弗雷德闹的那些小别扭,他快步走到阿尔弗雷德的身边,道:“王耀刚刚联系了我。”

  阿尔弗雷德呆了半响,哦了声。

  亚瑟续道:“他说伊万·布拉金斯基打算三天后就转守为攻,出击路德维希。”

 “哦……咦?”阿尔弗雷德也不由得惊讶了,“三天后?新年还没有过完呢,他是不是积极了些?”

 亚瑟赞同地点点头:“所以王耀的意思是,他希望我们这边也能加入。”

  阿尔弗雷德思索了一会儿,很快就答应了:“本HERO是没所谓的,反正早点结束也好。”

  但亚瑟想到的是另一件事:“听王耀的口吻,似乎布拉金斯基本身并没有什么求助我们的想法。”

 这回阿尔弗雷德已经不单单是惊讶了:“他那么自信?”而后他又想到之前的事,“好像他确实是有那种资本啊……”他不甘不愿地低下声说。

  亚瑟紧紧抿唇不语,于是阿尔弗雷德想起对于对方的任务而言,伊万的强大不正是加大了棘手的难度?伊万·布拉金斯基会乖乖地把秘宝交出来,简直是想想都不可能的事。于是阿尔弗雷德顿时豪气直生,拍了拍亚瑟的肩膀道:“安心啦,有本HERO在,伊万什么的绝对不是问题!”

  亚瑟为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话垂下了黑线,他欲言又止地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最终叹了口气。


  三天的时间说短不短,毕竟等待是煎熬的,说长,更是绝对不可能。虽然说伊万似乎没有要和别人联手的本意,但对于王耀找来了盟友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异议,明显的放纵态度(阿尔弗雷德有时候怀疑伊万是不是吃定王耀会找来自己这边帮忙才干脆不理)。所以这三天的时间没有白过,两方人马在共同商量着对策,最后决定,兵分三路。

  阿尔弗雷德惊讶地发现,恐怕这次是要打算一鼓作气消灭敌人了。路德维希这边因为少了费里西安诺,又遭到前一段时间伊万的重创,已经隐隐约约露出了颓败的势头。除了日渐让人难以忽略的本田菊,这时确实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而本田菊,他再能耐,毕竟还是一小拨人而已,与路德维希的危胁性不能相比。

  三路的兵力中,伊万作为迎面袭击的主要力量,浩浩荡荡就带着人直冲向对方大本营。而阿尔弗雷德就分到了和王耀一起联手对付本田菊,老实讲阿尔弗雷德对这个划分满意极了,要知道王耀未出现之前阿尔弗雷德一直是本田菊的重点“关注”对象(虽然说对方得到的便宜不多),而王耀出现后,本田菊尽管把大部分精力放到对付老对手的身上,却依然没有忘记定期去骚扰阿尔弗雷德,时不时派几个人搞袭击,弄得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脾气也暴躁了不少,频频检讨自己的能力不足。可以说,他和王耀绝对是有着共同的敌人。

  而最让阿尔弗雷德惊讶的,是和亚瑟一起去后方袭击的人,竟然是弗朗西斯!他知道弗朗西斯曾经也拥有过秘宝,那是九年前结束的上一次秘宝争夺战的事情了,而那秘宝正是勒克。但秘宝在易主之后,不会再承认原持有者,也就是说,他现在没有被勒克承认,强行使用秘宝是要遭到反噬的。甚至连亚瑟也惊讶地看向他。

  但弗朗西斯表现得相当淡定,他说:“你们以为哥哥我吃饱了没事撑着吗?你们倒是说说,还有谁比我更适合?阿尔弗雷德你要和王耀一起牵制本田菊,而这个中看不中用的天使……”弗朗西斯那眼撇了一下亚瑟,得到对方粗粗的眉毛狠狠地抽了一下,面色瞬间就黑了,“离开天堂那么久,秘宝又没有收集多少,能力都被锁得七七八八,我看凭你如今的能力,他连你都不一定胜的了。”

  “嘿!不要说得我那么糟糕的样子!”阿尔弗雷德马上抗议,他扭过头,眼里亮晶晶地对上了亚瑟的视线,“亚瑟,弗朗西斯他说的是真的?我们什么时候来一场吧。”

  “你们两个少给我在那里得意了!”亚瑟的额角爆出一个十字路口。而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却因为能抓住机会把亚瑟损了,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笑够了,弗朗西斯停下补充了自己的原因,他的神色也变得气愤起来:“而且,他路德维希伤我之仇,哥哥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的,眼下正是最好不过的时机,我又怎能放过他?”说罢还露出了罕见的凶光。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齐齐被他这头一回流露出来的霸气一震,然后沉默,黑线。

  阿尔弗雷德很是惊讶:“原来你一直有这样的心思的啊?!”

  亚瑟一语道破沉默的真相:“我以为凭你这样的战斗力,你是可以忽略掉的了。”

  “……”

  最终,事情就这样敲定下来了。


  三天后,阿尔弗雷德前往了和王耀约定回合的地点。

  说不兴奋?那是不可能的,但阿尔弗雷德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头多了几分隐隐约约的不确定和紧张。他其实是个非常不懂得什么是团结合作的人,大多数时候出任务的时候都是自己单干,和其他人联手的话要出比他人所需的近一倍的时间去磨合,要知道联手往往意味着要默契,但阿尔弗雷德和别人相处时往往就最缺那玩意儿。目前为止,只有亚瑟算是与他联手得最合适的那个。而王耀的话,老实说他们只是见过那么一两面,话都没有说上两句,彼此也就比陌生人熟悉那么一分半分而已。

  不过阿尔弗雷德嘛,他的性格实在很难让他在这些事情上纠结超过五分钟的时间。于是五分钟后,本着“HERO的话一定能可以的!”这种不知是打哪来的自信心,阿尔弗雷德舒坦了。

  舒坦的结果是,当他感受到一种陌生却熟悉着的悸动凭空拉扯着他的胸腔时,几乎要翻身滚下马背,他揪着马的鞍带,趴在上面喘气,自额角滑下了一滴冷汗。

  刚才的感觉是……

  他犹自惊魂未定,却听一个略显得清朗的男子的问话声响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激动?”一个红衣的东方男子自转角走了过来,正是王耀。他疑惑的目光打量着脸色很差的阿尔弗雷德。这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直起身来了,他翻身下马,目光转向王耀,却有些散乱:“没事……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知吗?我只是用了秘宝的共鸣而已。”王耀的回答很无辜,而他也确实很无辜,因为这其实是平常的方法了,他上下打量着阿尔弗雷德道,“我到了后却不见你,便用了秘宝的共鸣力量指引你我之间的方向。你看起来似乎对于这个很吃惊?”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我只是听亚瑟说过,但没有和他试过。”他脑中闪过很多纷乱的画面,就像突然被锤敲了头一下,头晕目眩,然后想起来,想起那句弗朗西斯说过的话,想起自己当时会被路德维希发现的原因……

 王耀理解地点点头:“确实,你们之间是不需要。不过你与我的话,还是请熟悉那种感觉吧,这样我们才能确保即使分头行动也能确认对方的位置。”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阿尔弗雷德感到口干舌燥,为了自己刚刚响起的记忆和自己脑子里对于秘宝的知识,“秘宝的共鸣……按理说是要根据持有者的主观意识才会发挥,但如果,持有者没有这样的想法,秘宝却出现了共鸣了呢?有没有这样的可能?”


 (黯淡的月夜下,那黑衣人自怀里取出了被月光耀眼不知多少的秘宝,然后是扫射而来的冰冷目光,然后是金发女子惊讶无比的呼声……

 “共鸣?!”


 王耀的双眉皱了起来。此时任何人都能看出阿尔弗雷德的不对劲,他和以往的样子截然不同,眼神里充满了迫切要得知什么的渴求——比喻说是对某些事物的否定,这种态度里甚至隐隐出现了极轻的请求——这放在阿尔弗雷德简直是让人难以想象,可他就是那样了。王耀不知道阿尔弗雷德为什么会这样,但他还是依照自己的认识答道:

 “事实上,秘宝之间本身也存在着微薄的感应,不过我们都很难会注意到。如果说会有那样的可能……说实在,我觉得或许我自己本身的情况比较相近。只有我,才是能一定找到本田菊的所在地——因为他的秘宝本属于我,即使没有使用共鸣能力,只有对方用了秘宝的能力,我们之间就可以感应到,并且我与他越近,共鸣也越强。”

 阿尔弗雷德急急忙忙道:“也就是说,我的那种假设不会成立对吧。”

  然而王耀犹豫了一会儿,却是摇摇头:“虽然理论上是这样不错。但世事无绝对,秘宝的能力是无穷的,所以有人找出了那种方法也不一定。”

  阿尔弗雷德怔怔听着他的话:“是吗?”他低下了头。

 他想起记忆却这样沮丧,是想到了一件事:弗朗西斯既然能封住自己的记忆,虽然他说已经解掉了,但偷偷保留一部分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自己才一直迟迟不能想起。而弗朗西斯这样做,阿尔弗雷德有足够的理由,亚瑟也是知道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隐瞒自己?为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而自己,他一直深信着牵涉入秘宝的事情都起源于一年前,但现在事实告诉他,他极有可能在未遇到这些人的时候,就已经拥有秘宝了。

 但他印象中没有自己并没有符合像是秘宝的东西,更不用说是什么时候得到了。

 阿尔弗雷德忽然觉得有一种可能,并且他越想便越觉得是这样:这一切一切,都与他丢失了记忆的那十年有关。

 ……还有可能与亚瑟有关。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