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17

*搬运



  弗朗西斯戳了戳亚瑟的手臂:“怎么了,一幅心神不宁的样子?”

  亚瑟沉吟片刻:“我有点不放心阿尔,你有没有觉得他最近有点不对劲?”

 弗朗西斯闻言作了个夸张的表情:“不会吧,他才走了多久你就想念他了?你这表现比之前的九年都夸张啊。”

  亚瑟忍住要爆他一顿的冲动:“我说的是认真的。我观察他好阵子了。”

 弗朗西斯听见,他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了,直截了当地问:“亚瑟,你是不是担心他终会记得所有事,得知真相?”

  亚瑟没有说话,但弗朗西斯已经从他的表情中得知道了答案:“亚瑟,”他说,“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避免到的。”

  话一出口,弗朗西斯就见到亚瑟的表情霎时间僵硬起来。

  弗朗西斯突然有一种冲动,一种想在此时把话挑出来的冲动。从一开始,他就有着这些想说的话。

  “你不想让他记得,是因为你曾经想让他远离关于秘宝的一切,所以你九年以来没有去看过他,不是吗?但现在,事实告诉我们,你曾经的想法已经破灭了,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我知道!”亚瑟低吼道,他狠狠地一拳砸到旁边的一棵小树上,把那棵树硬生生地折断。弗朗西斯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发泄,眼中流露出了几许哀悯。

 但他仍是说:“亚瑟,说真的,你必需要早好心理准备了。”

  亚瑟的眉毛狠狠挑了起来。他看起来就像是欲要发作但不得不因残存的理智而忍下来。弗朗西斯知道,每当提到那些不愿意被触及的事情时,亚瑟暴躁的脾性就无可避免地出现,是一丝的耐烦也不愿意给予他要说的那些话。

  “好了,弗朗西斯,”过了一会儿,亚瑟才开口,他的表情依然残存着不理智的神色,声音有些粗,“你知道我听不得一句那些话的,不要说下去。”

  “我没有打算说,”弗朗西斯道,“你知道的。”

  亚瑟点点头。两人继续前进。

  一种沉默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弗朗西斯暗叹自己似乎还是过急了,他重新挑起两者之间的谈话:“还有,如果你觉得阿尔有什么不对劲的,就直接了当去问他吧。你现在的作风一点都不像你本来的样子。”

  亚瑟似乎苦笑了一下:“我们现在只是合作者而已。”他把“合作”两字咬得很重。

  弗朗西斯却笑了:“你以为依你的表现,阿尔会感觉不到?”

  亚瑟撇了撇嘴:“他一向是个马马虎虎的粗神经。”

  “不会比你的眉毛更粗了。”弗朗西斯说,“而且,我敢保证,阿尔被你想象中的要更依靠和信任你。”

  亚瑟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气氛又融洽起来了,因而,弗朗西斯最想说的问题,也就没有说出来。

  他最想说的是:亚瑟,等到最后,你必须要取回所以秘宝重回天堂的时候,你就无法逃避与阿尔弗雷德之间的问题了。

  弗朗西斯抬起头,天空中是一片苍白,隐隐约约捕捉到一点的蓝色,然而,没有太阳。

  真是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新春啊。他心中暗叹。


  真是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新春啊。王耀远眺着河的对面,忍不住在心底里再一次埋怨起伊万的决定。竟然在这种本该是快乐平和的日子里大动干戈,要不是现在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上,王耀真不介意把那个头脑发热得跟路德维希有得一比的战争狂打得满头包,好让对方清醒清醒。

  不过等他清醒的时候的话,自己就得和他告别了吧。

  这样想着王耀却顿了顿,然后微微笑起来了,因为这从脑海中一闪而逝的想法,他后知后觉地想起原来自己现在生出的竟然是名为“可惜”、“遗憾”的情绪。老实说,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心中除了复仇和秘宝的事情外,不会在对其他任何事情产生一丝的想法,他有点难说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些事上有过多的时间去纠结,因为阿尔弗雷德醒了。

  一个金色的脑袋探了出来,阿尔弗雷德头发还有些凌乱,眼镜倒是有戴上了,他长长地打了个睡意未消的呵欠,对着王耀口齿不清地打着招呼:“早啦,你这么早就醒了啊。”

  “不早了。”他看见阿尔弗雷德眼睛下面挂着淡青的印子,“你看起来精神似乎不好。”

  阿尔弗雷德用手胡乱地抓了抓头发,擦了擦眼角的生理眼泪:“最近老是做梦嘛,就是这样的啦。”

 ……做梦?王耀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你状态不好,我想或许不合适迎击我们的敌人。”

 “哈哈,这个你可以放心啦。”阿尔弗雷德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虽然睡得一般,不过我可是感觉一天比一天要厉害哦。”

 “……”对于这般含义莫名的话,王耀本想反对,然而他却忽然联想到了什么,于是只是深深地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叹了口气,“好吧,我明白了。”

 阿尔弗雷德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整理衣裳去了。

 

 毫无疑问,本田菊是最懂得如何隐藏的一个人了——无论是所在地,野心,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如果不是他无法割断秘宝之间的共鸣——即来自王耀的窥探,阿尔弗雷德自认是完全不能找到对方的(当然阿尔弗雷德也认为这里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来到时日尚短还不熟悉而言,坚决不承认自己其实对地域方面的事情一向没辙)。

  不过凡事没有如果,一想到不久的将来能把本田菊打倒,漂亮地和秘宝持有者打一场,阿尔弗雷德就不禁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他瞅了瞅表情很平和的王耀,心里就默默补充了一句:要不,最后那一下留给王耀?阿尔弗雷德并不是没有听闻王耀和本田菊之间的恩怨,他也知道自己是来弥补王耀的战力不足的。阿尔弗雷德曾经很认真在心里设想了一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管他什么事情轻重缓急,如果让他自己遇上这种情况,他实在做不到大仇得报的原因是有人从旁协助。

  阿尔弗雷德把他的想法说给了王耀听,而王耀听到阿尔弗雷德的话后只是很淡漠地笑了一下:“我也是。”他顿了顿,补充道,“但我等不了那么久。”

 阿尔弗雷德一头雾水,追问了好几次,然而见王耀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后,他也只好默默地把疑问埋到了肚子里。


 “他们在前面,”王耀抬手一指,“我感觉到秘宝的共鸣十分清晰。”阿尔弗雷德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里是山脚,上面生长了不少树木,确实是个隐藏的好地方。阿尔弗雷德在心中默默感叹,自己最近真是和树林越来越有缘了。

 王耀继续道:“我感受到共鸣,对方也会有所感觉,但他却没有要离开的迹象,也就是说,他对自己十分有信心。我想他应该能料想到我另有帮手,因此才选择了这个地方。天时地利人和,呵,他学得可真全。”

  最后一句是王耀用自己本国的语言说的,阿尔弗雷德听不懂,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寻根问底。他问:“那我们是要直接进去?”

  “显然别无他法。”王耀说,“弃马吧,对方是请我们进去的。”

  于是阿尔弗雷德依言把白马拴到树干上,把挂在了胸口前的十字架重新绕到手枪上,和王耀一起进入了山林。


  第N次把弄在了头发上的树叶拨下来,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动静,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地想起曾经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马修在山林里迷路的经历,那时候因为马修的存在感太低了,好几次两人都差点走散,于是阿尔弗雷德不得不和马修手拉着手才能避免自己和对方走散——那后果简直是不可想象,最后两人有惊无险地离开,并结识了托尼,阿尔弗雷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为自己在那时发挥出巨大的作用而沾沾自喜。

  一个人在长时间的戒备状态中等待很容易就会放松警惕,自从进了这个山林以后,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彼此都没有交谈,小心翼翼地探察着周围——他们都明白,本田菊在这路上会设置数不清的障碍。然而这样一直下去太过费神,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扭头,正欲向和王耀说些什么,却见对方偏了偏头,嘘了一声。 

  “有人来了。”王耀说。

  阿尔弗雷德一惊,迅速转身,一道寒光擦着他的手臂没入了地上。

  “他们都是喜欢用先用暗器打招呼的吗?”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大声抱怨,王耀此时已经和另一人缠在一起,闻言也大声回答:“也许吧!不过我试过例外的!”

  阿尔弗雷德咬了咬牙,对方先发制人,对于密林的熟悉程度比他又高得多,而且他敢断定即时现在他正和一个人交手,但其实周围还潜伏着两三个其他的人,伺机而动。而秘宝的力量依附在枪上,一时之间并没有空隙的时间。

  “我一定要他以后放弃这个习惯!”阿尔弗雷德大声发誓。王耀附和一笑,将一个人轰飞出去。

  这是他们受到的第一轮攻击,简单而粗暴,说是见面礼也不会过。

  不过这只是开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