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攻略超高校级的二三事②



  神座出流从一片黑暗中醒来。


  他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才找回一丝清醒的理智,默默检查起自身的情况:头脑发沉,身体依然保持着酸软无力的状态,但比起之前来说有着明显的改善,至少,至少他能判断出现在正置身于一个简单而舒适的环境之中。


  ——他现在在谁的身边?


  ——苗木诚。


  这个突然跳入脑海的名字令神座出流浑身一僵,几乎是下意识就要翻身离开。然而当他想要动作的时候,守在床边的苗木诚却瞬间惊醒,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灯。


  “——你醒了啊。”他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又伸手拨开因为对方醒来的动静而滑下的冰袋,探了探他额间的温度,“太好了,已经没有发烧了。”


  床上的少年一言不发,微微侧过脸,没有正面面对苗木诚。他长长的头发铺洒在床上,尾梢在苗木诚的指边轻轻扫动。


  苗木诚有点语无伦次地说:


  “那个……因为你半夜突然间在我家门口高烧昏迷,真的有点吓人……”他顿了顿,“你……你就是神座君吧?”


  在对方醒来之前,苗木诚已经在心中做过千百次这样的模拟发问,然而等问题真正被提出的时候,他却依然忐忑难耐。


  床上的人久久没有动静。


  “是。”


  “……太好了,”苗木诚情不自禁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真的,太好了。”他一边笑着,鼻子却不争气地开始泛酸。为了不要在神座出流面前丢脸,他只好连忙转移了话题,“神座君,这些年你都怎么了?我一直在担心你,突然不见了也一直不露面,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我在江之岛盾子身边。”


  神座出流用一句强硬、冷淡并且令人吃惊的话打断了苗木诚。


  “江、江之岛?!”


  苗木诚一下子愣住了。


  “是,超高校级分析家,超高校级绝望,江之岛盾子。”神座出流一边说着,一边试图翻身下床。


  “等等你在干什么啊?!”苗木诚马上制止他,“身体不好就不要胡来啦!”


  “离开,”神座出流看着他,“这对于苗木来说是最好的。”


  “不要说胡话,你留下来对于我来说才是最好的。”苗木诚有点生气了,“我一直在找你啊。”


  “即使我曾经在江之岛盾子的身边?”神座出流问,“我已经知道她对你们做过的事了。”


  苗木诚一怔,往昔浮现心头使他捏紧了自己的手,然而,他仍是坚定地说:“江之岛做过的事,是她一个人的罪孽,与任何人都无关。我不知道神座君为什么要和她一起,但是,但是那一定有原因的,不是吗?”


  神座出流垂下眼眸。


  苗木诚会给出这种说法,是他意料之中的一种结果。


  但是。

 

  “七年。”


  “是?”


  “我与苗木已经分别了七年,而且我们过往相处的时间只有三个月零二天。”神座出流说,“为什么苗木要坚持相信我?”


  这明明是,所有的别人都做不到的事。


  这世界有太多绝望与黑暗,这是神座出流一直知道的事,也是这几年来江之岛盾子孜孜不倦要告诉他的事。因此如果苗木诚最终选择了怀疑他,神座出流也并不是说会感到意外,那不过是人性而已。


  但是。



  一只手温柔地伸进了他的发间。


  神座出流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苗木诚微笑着的脸庞。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神座出流已经长大了,他的容貌已经与幼年时不大相同, 然而对于苗木诚来说,他还是轻易能够认出对方。


  “因为在我心里,神座君始终是神座君啊。”


  与拥有什么才能无关,与跟谁生活在一起无关。对于苗木诚而言,神座出流只是那个多年前与他一同生活的孩子,会生气、会快乐、会别扭,会在不得不分别的时候,对他露出全然柔软的表情。


  苗木诚所认识的神座出流,就只是这么单纯的一个人而已。


  ……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呢。


  神座出流想。他忽然一下子又倒回了床榻上。


  “呜哇哇哇——!”苗木诚立刻大叫,“神座君——?!”


  “……请不用过于慌张,”神座出流说,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睁不开眼睛,“我只是……过于疲倦……睡……就好了……”


  他睡着了。


  “呼,什么嘛……”


  压在心头的石块落下,苗木诚忽然也觉得自己变得极其困倦起来了,他摸了摸神座出流的头顶,对着他轻声说:“晚安,神座君。”


  苗木诚卷着被子趴在床边,也睡着了。



*神座纠结的心情真难写,开篇的刀基本上就到这里为止了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