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攻略超高校级的二三事⑦

*私设如山

*可能OOC

*写得不咋的,我已经尽力了/(ㄒoㄒ)/~~



  苗木诚看了看左边双眼冒火、气鼓鼓的西园寺日寄子,又看了看右边看舞蹈视频的神座出流,忍了忍,没忍住,悄悄往右边靠拢:“神座君。”


  神座出流转头望他。


  “你,呃,没问题吗?”他看了看对方手中的视频,很难想象有人仅仅会因为看过别人的表演就学会了个中的技巧,“不用勉强也可以的。”


  “舞蹈是一种以肢体语言表达情感的手法,”神座出流解释道,“根据我的分析力与运动神经,即时重现并不困难。”


  “可是,你也说是情感表达……”


  神座出流神色很平静,眼底却有暗波流转:“我并非随意挑选。”


  “?”


  苗木诚脑袋里冒出问号,然而神座出流却起身到后台准备去了。



  西园寺日寄子很不爽,相当不爽。


  她是凭着自己被肯定的舞蹈才能进入这所贵族学院的,她的骄傲就源于自己的称号,“超高校级舞蹈家”本来应该是她毋庸置疑的身份。


  但是,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长发混蛋开口就说自己拥有相同的才华——笑话?她就算有才能,也是经过无数次表演取得称号的,是获得公认的;这个名不经传的家伙竟然也有可能凭此进入这所学院?这算什么?!


  想到这里,她扭头盯着了苗木诚:“苗木老师!”


  “呃……怎么了?”苗木诚弱弱地问,他现在最不想惹的就是这名学生。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他……嗯……”苗木诚觉得讲神座出流的背景就有点复杂了,“……他是我的同居人?”


  “……哈?”没想到得到这样的说法,西园寺日寄子有点愣住了,“这算什么回答……等等。”


  她想起之前苗木诚恶心巴拉的表现以及自己和众人的猜想,大惊失色:


  “他就是你的女朋友?!”


  “……哈?!”


  苗木诚的惊呼绝对比她喊得还有大声,然而下一刻他的目光却不由得追逐在了舞台上。



  空を埋める花のいろ

  葬花天,花似霰花,色染天幕



  “神座……君?”


  苗木诚怔怔道,就连西园寺日寄子都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やがてすべてが過ぎ去るあとも

  纵让春华逝无主,纷纷转瞬都成故

  あなただけを想う

  但为君,长痴慕,相思笃



  神座出流手执扇子,仿佛是不经意般,瞥了苗木诚一眼。



  求め合った哀しさよ

  求再会,合欢足,无奈生哀苦

  降りしきり包んでよ

  似降落,无边丝雨绵绵覆



  他穿着女子华丽的大振袖和服,长长的黑发被挽起来,鬓上的流苏随着他的动作摇摇晃晃。




  舞い踊る花の宴 

  飞舞,还相逐,花开宴,竞相赴

  月は止まったまま

  月凝步,似凝眸,多静穆


  神座出流的动作优雅而娴熟,作为行家,西园寺日寄子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神情复杂地瞥了一眼旁边完全目不转睛的苗木诚。



  あなたの胸に

  唯有君怀是归宿

  この身を任せ

  此身寄望相依附



  神座出流将扇子收拢。他微微侧过脸,抬眸,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一种与平日截然不同的惊心动魄。分明是极致的艳丽,他却神色平淡,似乎无知无觉。



  前も見えず

  前不见,茫茫路

  息も出来ず

  呼吸间,气息阻



  然而他望向苗木诚的眼里,仍传达出了万千的思绪——



  あなただけを想う

  但为君,长痴慕,相思笃



  苗木诚几乎要觉得,歌词所唱的,就是神座出流的心声。



  ああこの声が聴こえますか

  此声发肺腑,不知君可闻歌赋

  あなたを想う声が

  独为君,诉思慕,声楚楚



  ……


  一曲终了。


  神座出流维持着最后的姿势,他的动作定格在低头的那一刻,一缕头发从他的颈后滑落至胸前。


  那一瞬间,苗木诚无可避免地脸红了。



*歌词截取自元千岁的《春のかたみ》译名《春之遗物》,我截的都是有深意的

*让神座聚聚简单粗暴撩了一把汉,不然我都不知怎么让苗木开窍了(望天ing)至于为啥是古风舞呢,一来西园寺也是穿和服的,二来主要是因为我的灵感来源是高远太太以下这张图.....当时我的脑子就热了,文笔劣拙,很难写出心中那种感觉,大家可以看着图随意感受下


P站ID=43423129

评论(1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