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攻略超高校级的二三事⑨

*私设如山

*可能OOC



  现在,情况有些微妙。


  “神、神座君,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苗木诚干笑着问。他表面犹自镇定,内心则抓狂扭曲如爱德华·蒙克*。


  神座出流回答:“等人。”


  “是、是吗……”苗木诚断断续续接话,内心泪流满面:


  等的是谁,简直不言而喻。


  神座出流又道:“苗木,不坐吗?”


  按道理,苗木诚应该是坐在相亲对象的对面的。然而现在那里坐着神座出流,他坐过去,似乎代表了某种不可明说的态度。


  “修罗场”的字样隐去了,“站边”的字样又浮现了。


  正在苗木诚左右为难的时候,前来相亲的女性终于有了插话的余地:


  “请问,你就是苗木诚君吗?”


  “啊,啊,是的。我是苗木诚,初次见面,你好。”苗木诚忙不迭地伸出手。老实说他现在什么旖旎的期待都烟消云散了,对这位相亲对象也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愧疚感。


  女性礼貌地握住他的手,眼睛瞄向了神座出流:“请问这位是……”


  “我的朋友。”苗木诚马上说道。


  “同居人。”神座出流慢理斯条地回答。


  “……”气氛再次诡异起来。


  女性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徘徊。


  “朋友”并不奇怪,“同居人”也是时有的情况。然而当同居人这个词在如此条件下仿若补充般从第二个的人口中说出来,第一个人口中的“朋友”就显得十分耐人寻味了。


  虽然神座出流是早一点先于苗木诚出现在她的面前,不过两个人并没有交流过什么。因为当女性提出她在等人的时候,神座出流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我们在等的是同一个人。”就不再说话。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苗木诚就来了。


  结合这个莫名出现的漂亮少年的言行,再结合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女性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今天她提出的信物上。


  《源氏物语》。


  光源氏计划。


  女性在心里把介绍她进行这次相亲的人骂得狗血淋头,面上依然是一派从容的云淡风轻:“苗木君,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不过我看,我们就到这里好了吧?”她决定,一旦她离开了这家西餐厅,她就要立刻把这段相亲黑历史从脑海里打包尘封丢走。


  “对不起……”苗木诚羞愧得都要把头埋在胸口上。 


  神座出流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一切,从怀里掏出了张五千円大钞放在桌子上,淡然道:“我请。”


  女性施施然接受了。



  送走了相亲女性,在场又只剩下了苗木诚和神座出流两个人。


  “为什么神座君会知道我在这里?”苗木诚道,他其实对于神座出流搅合他的约会也不是很生气,更多应该是无奈的感觉,但对于对方如何找过来仍感到很在意。


  “苗木最近在避开我,我想知道你在做什么。”神座出流微微抿紧了唇,显露出一丝委屈的意味。就是这个小动作, 苗木诚心里原本那一点儿兴师问罪的架势也瞬间被击败得溃不成军。


  “对不起,神座君,是我不好。”他叹息。  


  神座出流没有说话,他静静注视苗木诚的眼神仿佛在探究着对方道歉背后的深意。


  但是他应该永远都猜不到吧。苗木诚想。



  相亲事件告一段落。有鉴于自从上次之后自己再也没对神座出流产生过别的感想,苗木诚自然而然把之前的顾虑抛诸脑后。


  现在他麻烦的,是一年一度文化祭的事。


  虽然他所教的班几乎都是才能者,随便一个都能挑起大梁。但是正因为他们都是各自领域中佼佼者,都想出谋划策,反而难以有统一的定论。


  本来这群小年轻就已经性格各有古怪,现在还给了他们机会放纵自我,教室瞬间就热闹得堪比菜市场。


  “喂,苗木!有你电话。”


  同事喊道,苗木诚收起自己纷乱心思一边道谢一边接过电话。他有点好奇是谁不打他的手机却要打他办公室的电话。


  “喂,我是苗木,请问你是……”


  “苗~木~亲~还记得我吗?”


  苗木诚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是你!”


  由于他这声惊呼实在太大声,令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纷纷转过头看他。但苗木诚却无知无觉,依然死死抓住话筒:


  “你怎么会有这个号码?!”


  “唔噗噗噗……你确定你只想问这个问题吗,苗木诚?”


  电话的另一边,江之岛盾子的声音显得轻挑而漫不经心。


  “……”苗木诚强自冷静下来,深深吸了口气,“你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啊,我想想……”江之岛盾子装模作样地托住下腮,假装思考,“作为多年的老同学,不如我们出去聚聚?……什么的,噗哈哈哈!骗你的啦,我怎么会和你们这些人聚会!”


  “……”苗木诚一言不发地听着她的自导自演。


  江之岛盾子摸出了一副眼镜戴上,声音也陡然转为低沉与严谨:“喂,苗木诚,我说真的,我们谈谈吧。”


  “……恕我拒绝。”苗木诚道。


  “真的?决定了?不反悔?”江之岛盾子连珠炮弹地反问,“事关神座出流也不想知道?”


  “神……”猛然听到这个名字,苗木诚不由得一震,不过他深知自己不应该跟着对方的步伐走,于是渐渐平复了自己冲动的心情,“神座君的事我会从他本人那里知道,不需要别人告诉我。”


  “啊,什么嘛,无聊……”江之岛盾子无趣般喃喃自语,干脆挂掉了电话。而后,一个得逞的笑容慢慢浮现在她脸上。


  “你既然不愿意谈……那我就搞个大新闻啦!”



  苗木诚脸色凝重地将话筒挂回去,他心里有着相当不好的预感。


  在他放在衣袋的手机上,指示灯一闪一闪,提示着一封新信息的查收:


  苗木,你今晚有空吗?来XXXX,我和十神希望能和你谈一谈。——雾切响子。



*爱德华·蒙克:名画《呐喊》的画家

*糖暂告一段落啦,开始磨刀嘿嘿嘿(喂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