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苗神】攻略超高校级的二三事⑯【END】

*完!结!啦!快来夸夸勤劳的作者吧(滚




  “你们还想趴在地上多久!喂!我还活着啊!”


  江之岛盾子不满地喊道。


  苗木诚拉着神座出流从地上起来,严词义正道:


  “你的诡计已经失败了,认输吧!”


  “输了?我?”江之岛盾子很不解般指了指自己,随后大笑,脸上腾盛起极其愉悦的红晕,“啊,是啊,我输了,兢兢业业策划了那么多事情的我竟然功亏一篑,这可真是——美妙的绝望啊~”


  苗木诚脸色有些发黑,江之岛盾子因为绝望而展现的痴态是他永远都不能理解的。


  远处传来了一些吵闹声,是校园的安保队在雾切响子的带领下向这里靠近。


  “江之岛盾子,不要抵抗吧,你很快就要被抓住了!”苗木诚道,“还有,你把刚才那些人带到哪里去了?”


  “不是吧,这种时候你还要担心那些杂鱼们?”江之岛盾子颇为鄙视地冲他挑眉,“你还是关心一下你新晋的小恋人吧,毕竟他可才是打伤了他们的凶手啊。”


  “江之岛盾子!”


  赶来的人中传来了喊声。


  “至于我,谁会被一群杂鱼抓到啊,虽然那也是不错的绝望啦。”江之岛盾子轻快地向他们挥手,利索又迅速地跑开了,“但我还有去寻找更多、更棒的绝望啊~~~哎呦!”


  苗木诚看看被石头砸到在地的江之岛盾子,又看看刚才抬脚的神座出流。“……”


  “她会对这种不幸感到高兴的。”神座出流一本正经对苗木诚眨了眨眼。


  苗木诚觉得……这挺可爱的。



  “所以说,此次事件完全是江之岛盾子在暗中怂恿?”十神白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苗木诚点点头。


  “但是,那些伤者身上的伤完全是神座出流动的手吧,他不可能撇清关系。”


  雾切响子道:“但现在,既然已经抓到江之岛盾子,再寻找一下他们往来的证据,神座本身的责任就会降低。更何况,不是还有我们吗?”


  十神白夜轻轻哼了一声,抱起双臂:“我为什么要帮一个净惹麻烦的小鬼?”


  雾切响子淡淡道:“帮自己多年老友的小男友一忙不算过分吧?”


  “小男……你说什么?!”十神白夜骤然提高音调,震惊得眼镜都要碎了,“苗木?!”


  “额呵呵……”苗木诚干笑了两声,用手挠了挠脸颊。


  十神白夜额角暴起青筋:“你们给我——出去!”



  被十神白夜赶出来之后,苗木诚向神座出流解释道:“其实十神君只是一时很吃惊而已,别看他这样,其实他会帮我们的。”


  “我不担心。”神座出流看着他,神情柔软而乖巧。这种表情苗木诚已经很久没有在他脸上见过了。


  他忽然感到脸上热了起来:


  “呃,关于刚才那个话题。就是,就是我们当恋人那件事。”他有点结巴道,“你太小了……呃……我是说,至少到18岁吧……”


  神座出流眨了眨眼,提醒道:“18岁是合乎结婚资格的年龄。”


  “呃……呃……也是呢。”苗木诚的脸更红了,“你愿不愿意,等等?”


  神座出流看着他,慢慢地露出了笑容。那是一个干净,美好,令人心醉的微笑。


  “我愿意。”


  苗木诚也跟着他笑了,笑容温暖而纯粹。他向对方伸出了一只手,轻声道:“回家吧。”


  神座出流伸出手,握住了他。

 

  “嗯。”


END




*于是《二三事》到此结束,前篇和续篇加起来也有将近4w字了,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同好们(∩_∩),补充几点遗憾没有写进去的设定:

1,神座小时候之所以不愿意剪头发是因为他对靠近自己的人怀有戒心,不愿意让人拿着利器(剪刀)靠近自己的弱点(头部),不过后来长发已经成为本体般的存在,习惯了也就没想过要剪短了。

2,当年那场快闪表演中的诱拐和打劫事件是盾子的锅。是的,她的锅,是她某天见到快闪表演突发奇想想到的,怂恿犯罪分子借助表演混淆视线实施犯罪。这样不但能散播罪恶增加社会绝望度,还能让警方不得不重视起快闪表演与犯罪之间的联系,从而给快闪表演找麻烦(无辜的快闪),一石二鸟。【为什么设定得这么详细纯粹是作者的设定癖发作了(o´・ェ・`o)】

3,苗木之所以转职干起老师,是因为想见到神座。毕竟即使是神座家也是要把人送到社会上建立人际关系的,十神家的这所学院就是绝佳的选择。

4,为什么神座会生重病出现在苗木门前,是因为之前他为了离开盾子和盾子进行了一场互坑大赛……因为姜还是老的辣,所以资源短缺的神座处境更加糟糕一些。本来想看看苗木就走的,结果因为误判了自己的病情就倒下了。

以上,新坑再见。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