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弹丸/伪苗x神座】伪物残留(一发完)


二代全员脱离新世界程序后,程序便处于封闭状态。他们不知道的是,一些意料之外的数据仍保存在这个虚拟世界当中。

神座出流以为自己的命运便是这样永远沉睡下去,但显然,“他”并不这样希望。


*私设伪苗是盾子真切添加了苗木本身性格数据设定的、有独立程序的AI

*微苗日元素

以下正文:


他听到海涛拍岸的声音。


一开始,神座出流以为那是自己幻听。但他随即想起,现在的自己只是一段没有实在肉体的数据、一个虚拟的人格,自然,也不存在任何中枢神经障碍导致的问题。


他睁开了眼睛。


在全是死寂、唯独有绿色代码滚滚而过的世界里,的确突兀而实在地出现了一小片海岸。正确来说,是一小片的沙滩以及一小片的海,没有源头的海水源源不断拍打着,在沙滩上留下深褐色的痕迹。


“他”就在那里,迎着神座出流的目光,仿佛庆幸着什么般松了口气: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


神座出流冷冷地盯着他。


这是一张令他印象深刻的脸。


“苗木诚。”他道,“或者说,称你为江之岛盾子吗。”


“不可能的吧,我看起来像女孩子吗?”这个“苗木诚”反问,“我是苗木诚。”


“你不是,”神座出流反驳道,“你只是借苗木诚形象而出现的江之岛盾子AI,侥幸没有被彻底粉碎。”


“苗木诚”脸上带着显然易见的恼怒:“我是由江之岛凭借苗木诚数据创造出的苗木诚AI,正如你是希望之峰凭借日向创大脑而创造出来的神座出流,有人规定过虚拟精神体一定要由本人创造的吗?而且我能逃过程序的粉碎,就是我的‘幸运’在起作用的有力证明吧。”


神座出流无意再与他交谈,他站起来,往虚无的数据方向走去。


“喂!”“苗木诚”在他身后喊,“你要去哪里?”


神座出流头也不回:“沉睡。”这是他预定的目的。


“哈?”“苗木诚”难以置信般快步跟了上去,质问他,“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唤醒你呢?沉睡不过是无聊而绝望的逃避手段吧,现在新世界程序只有我们两个,和我一起重新运营它不好吗?”


“那是没有意义的事。”


“没有意义……这里是我们的世界,你和我都存活于此,怎么能说没有意义呢?怎么看,乖乖认命沉睡才是没有意义的事吧。”


神座出流没有说话。


“而且,你难道不想见到我吗?”


神座出流终于停下来,转头看他,眼中带着隐约的威胁:“你想说什么?”


“苗木诚”因他的眼神而稍稍后退,警惕了几分,但他依然道:“我知道的,你喜欢我,或者说,喜欢外面世界的‘苗木诚’,不是吗?”


“无稽之谈。”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隐瞒的?”“苗木诚”仿佛十分不解道,“现在我们都只是一段数据,永远被困在这个被遗弃的世界里,你也不可能再和外面的苗木诚有什么交集了,那么选择我不好吗?”


“这就是你选择这个形象的原因?江之岛盾子。”


“我是苗木诚。”这个虚拟的、除了形象外与本尊相差甚远的AI坚持道,仿佛只要他紧咬着这个论断不放,这个身份就能变成真实一样。这其实也没必要,就如哪怕神座出流从来没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他也依然成为了他人口中的“神座出流”一样。


“无聊。”



真的很无聊,在程序世界里。


由于这个伪苗木诚强烈反对神座出流的沉睡,这就意味着无论他多少次睡去都会被强制唤醒,神座出流自然就放弃了无意义的尝试。


取而代之的是,他坐着那里,看着对方对着调出面板敲敲打打,试图将新世界程序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逐渐恢复运行的面目。


虽然进展缓慢,不过目前已经成功还原了一小片海以及一间屋子。


一间屋子。



“你不进来吗?”伪苗木诚站在门口询问,他的脸上是那种真切的、诚恳的疑问,如同本尊一样。


不过神座出流并不买账:“那没有意义。”


“就算是程序,运行太久也会变得迟钝的。我们没有必要亏待自己吧?”他有点不耐烦道,“你难道就不能更相信身为希望的我多一点吗?”


“你不是苗木诚。”


“我是。”他说着,拉开房门做出邀请的姿态,叹了口气,“难得我花了那么大的功夫,不用了就太浪费了,请进吧。”


这个房间和曾经在修学旅行的房间没什么两样,如果说有什么比较令人在意的东西,大概只能算上架子里摆满的数量惊人的黑白熊了。


“我是随便挑的房间还原的。”伪苗木诚顺着他的目光道,“看来这里就是曾经日向创住的房间了吧。”


神座出流没有答话。


伪苗木诚并没有在意,他走到床边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你不过来吗?”


神座出流只是看着他,他的态度实在是相当明显了。


伪苗木诚微微皱眉,口气也没那么客气了,他向来耐心不多——设定如此:“你打算就这样一直站在那里和我说话,也不愿纾尊降贵过来一点吗?明明是绝望,却傲慢得很哪。”


神座出流淡淡道:“我看不出我们之间需要在意距离的长短。”


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哪里取悦了对方,伪苗木诚一下子就笑了:“也是呢,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比我更接近你的存在了。”


神座出流微微挑眉。



哪怕神座出流一再强调,一再认为,伪苗木诚不过是个披着希望皮囊的江之岛盾子AI,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身上,有着难以忽视的矛盾。


伪苗木诚依然保持着江之岛盾子所特有的狂妄自大、脾气暴烈的性格特点,然而另一边,他对希望的肯定态度坚定不移,正和在现实世界的苗木诚一模一样。


如果说江之岛盾子是充满希望地追求着绝望,那么伪苗木诚就是绝望般地确立着希望的存在。


而且,他对于神座出流的执念……也不一般。


神座出流无法确定这是程序如此还是受到别的什么影响,如若是前者,他对待神座出流的态度其实并不像江之岛盾子,江之岛盾子就无聊到这种地步?如若后者,人工智能会懂得寂寞吗?或许这便是如机器人能否梦到电子羊一般相同的哲学问题。



“你在想什么?”


伪苗木诚把头凑过来,他此刻与神座出流的距离相当之近。


神座出流面不改色地回望他,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没。”不需要超高校级的能力,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如果他此刻回答“想你”之类的说话,绝对是给了根杆子让伪苗木诚得寸进尺。


伪苗木诚无趣地把头缩回去,然而他的目光依然是紧紧落在了神座出流的脸上。他忽然道:


“这几天未来机关那些人可能察觉到什么,我得收敛一下,不能在改动程序了。”


神座出流不置可否。


伪苗木诚又道:“你刚才是想着‘我’吗?我说的是,现实世界里的苗木诚。”


神座出流看向他,没有说话。


“你想着他也没有用,”伪苗木诚道,他的脸上带着某种笃定的、循循善诱的真理,“你不过是一个伪物,一个属于日向创往日的幻影而已。在正主的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哪怕你现在不是在电子世界,而是在现实世界,苗木诚也不可能选你的。他现在一定和日向创过得很开心吧,一个是希望,一个是未来,实在不能更相配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搭在神座出流的肩上,推着他躺下。而神座出流也毫无反抗地,任由他覆在自己的身上。


伪苗木诚低着头,他们之间的面部距离或许没有超过五厘米。


“明白吧,就好像人在吃饭时,总容易在饭碗里剩下几颗米粒,我们不过是这种苟延残喘、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已。”


神座出流冷静地、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你想说什么。”


伪苗木诚慢慢移动着自己的手到神座出流的颈部,仔细流连,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神座出流回答:“没有必要,你不能对我做什么。”


伪苗木诚的手依然相当不安分地骚扰着,如果神座出流此刻是血肉之躯,大概早早就感到不适了。然而他不是。


伪苗木诚叹了口气。


这还是神座出流第一次看到他叹气的样子。


“你说得对,”他说着俯下身,紧贴着对方的胸膛,手转而把玩起对方柔软顺滑的长发,“我只是个AI。苗木诚的AI,由绝望所造的假货,永远不可能和真品相提并论。”


神座出流的视线迎向上方黑绿相间的虚无空间。


“但是,你是假货,我是假货,我们难道不正是‘天生一对’吗?”


神座出流紧紧抿着唇。


“喂,”伪苗木诚抬起手摸向了神座出流的脸庞,他的语气有点像情人间的耳鬓厮磨,然而其中流露的却是实打实的偏执与疯狂。他抚摸着对方的肌肤却犹如要将蝴蝶攥在掌心,“将来就算有一日苗木诚他们重新进入新世界程序,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你知道的吧?”


神座出流终于闭上了眼睛。


“无聊。”


无论是伪苗木诚还是他,终归不过是残留在这个世界上不受欢迎的伪物。所有镜花水月般的感情,都不过是荒唐而虚幻的昙花一梦。


除了这里,这世界再没有任何他的容身之处。


这种事情,在他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了。


END



*懒癌发作,艰难地爬上来写了这人生中第一次的BE……这个魔性的CP大概普天之下也就没吃药的作者会写了_(:зゝ∠)_

评论(9)

热度(76)

  1. 艾丽丝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