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藏史】没有什么别扭是一辆车不能解决的


*哨向,设定可戳:【金光】一个哨向脑洞的一些设定

*这车拖了两个月才出……其实原本不打算出的,但看到有人想看,自己也想写刺青梗了,觉得还是有必要写一下的,可是成果不咋的,我愧对这个梗啊……_(:зゝ∠)_

*结尾微千竞注意


以下正文:


罗碧一回到家,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

史艳文那只北极狐在他一开门的时候就窜到他的脚边,焦躁地围着他打转,还用爪子挠他的小腿,看起来急不可耐。罗碧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自己那只云豹也自动从精神图景里跑出来,一把扑到了北极狐的身上。两只毛茸茸的精神体就这么滚做一团,滚着到沙发的角落去了。

罗碧:“……啧。”

尽管罗碧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找到与史艳文结合的相关记忆,但不妨碍云豹熟练地接受了一只北极狐当伴侣。倒不如说,旁人对于他居然在自己精神体都“投敌”的情况下还是不肯接受自己有个向导的事实觉得简直匪夷所思。罗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就是觉得自己心中有一口气,对着史艳文总是有种“低头就是认输”的心理感。

这种毛病般的心态我们一般称之为傲娇,绝症,据说比较好使的治疗办法就是打直球。

可惜史艳文不但不是一个擅长打直球的人,他还特别喜欢自己一个人憋着。罗碧愣是不认得他这件事其实挺伤他的,但他既不愿表现得像个“怨妇”,又做不到如竞日孤鸣对付千雪孤鸣那副样子,只好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操着“来日方长”的论调,然后有什么事也不说。

好比现在,当罗碧撞开卧室门的时候,他已经蜷曲在床上衣衫凌乱了,却依旧紧咬着唇不发一声,勉力睁大着蓝色的眼睛望向来人。


WB走你┏ (゜ω゜)=☞: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8017351159537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