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云海世子妃 第十一回

*双更来啦~惊喜吗,意外吗:-D


第十一回:血色落殿前再生变,君子怒提剑斩恶人

对方招式凌厉,步步逼近,玉逍遥却是手中无剑,又顾忌在场仓皇而走的众人,反一时落了下乘。但他瞬间想通此节,手中招式变化,卸力打力,正是以柔克刚之道。眼看对方节节败退,玉逍遥胜利在望,却忽闻一声惊惶的呼喊:“住手!”

玉逍遥霎时一惊,寻声望去,却赫然见到倒下的玉箫与神色悲痛地接住她的君奉天,从玉箫身上流落的血色瞬间弥漫在他的视线:“小妹!”

正与玉逍遥缠斗的人又岂可放过这大好机会?只是瞬间,玉逍遥身上便多了一道血痕,但此刻的身痛又怎么比得上心痛?玉逍遥方寸大乱,只想赶到玉箫身边。与应龙赶回的默云徽见此顿时大惊:“玉逍遥,小心!”

被这一吼吼得回过神来,玉逍遥连忙躲过自下刺来一剑,腾挪之间,默云徽抛剑而至,玉逍遥随即以白绸相接,握剑在手。他毕竟是武林罕见的剑客高手,心虽乱,剑法仍是高超,得剑在手,再加上众人已做疏散,他再无顾忌,剑招尽出,很快就将对方手中的武器打落。在这时,那些一直不敢轻易加入战局的侍卫的便一拥而上,将此刻牢牢制服在原地。

玉逍遥打败了对手,却是下一刻就就丢了剑,跌跌撞撞跑到君奉天与玉箫身边:“小妹,小妹!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受鬼麒主所操控。”君奉天紧紧咬紧了牙关,一手紧紧捂住玉箫左肩处深可见骨的伤口。若非刚才他及时伸手打偏了玉箫的动作,只怕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她……难道是刚才吗?!”玉逍遥瞬间联系到之前玉箫的来迟,却更是感到不可思议,“鬼麒主是怎样做到的?!”

“是我连累了玉小妹,”君奉天握紧了拳头,那张写下了鬼麒主挑衅语句的纸张,此刻已被玉箫的鲜血所浸染,“鬼麒主,我决不轻饶你!”

“奉天?!”察觉对方异常的冲动,玉逍遥惶然抬头,却是只见君奉天坚决地抽身离开,将玉逍遥与默云徽的呼唤都抛在耳后。玉逍遥抱着玉箫,无法追之,内心又急又乱。恰好此时被默云徽叫人去请来的几位大夫匆匆赶到了,有人相助,玉逍遥才松了口气。

默云徽拦不住他的表哥,只好去叫玉逍遥,将他从玉箫身上拉开:“你也流血了,让大夫帮你包扎。”默云徽说,此时玉逍遥掌中皆是玉箫鲜血,听他这样一说才惊觉自己手臂上的疼痛,但他却是摇摇头:“我不要紧。大夫,我小妹她怎样了。”

“回世子妃,”有大夫拱手行礼,恭敬回答,“玉姑娘身上之伤不轻,恐怕一时三刻难以恢复,但万幸并无伤及五脏六腑,并无难解的后遗症。只是失血过多,恐怕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了。”

“那就好。”玉逍遥点头,彻底松了口气,这才同意让人包扎自己伤口。默云徽道:“你就先和玉小妹休息,让事情交我处理吧。”

“不,奉天情绪有异,我担心他会出差错。”玉逍遥摇摇头,“你怎么回来了?”

“我与应龙去了一趟,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回事。我便猜测是刚才传报的人出了问题,就连忙赶回来了,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刚才也有人在外引起恐慌,我怀疑是同一个人。”玉逍遥说,他收回被包扎的手臂,重新去取神谕剑,“没事的,事情,还未完全失控。”


君奉天正法在手,怒发冲冠,势要诛邪而归。王府上下不敢拦,更拦不住,只好目送世子飞檐而去。君奉天顺着纸条上所说地点,一路往西,果然见到一人,身穿蓝衣,背负刀剑,羽扇轻摇,他察觉到背后动静,施施然转身,手上还拿着一套属于王府仆人的服饰:“哦?你来了。”他说着,任由衣服丢落到地上,像一个挑衅。

君奉天既痛且怒,正法悍然出鞘,直指对面看似悠然的身影:“你!既然是为我而来,为何要伤害其他的人!”

鬼麒主闻言讽刺大笑:“君奉天,你以为我是在寻求一场公平的对决吗?!多年前你我求剑,败我之仇,鬼麒主铭记在心,必要让你体会到百倍的痛苦!”

不料君奉天却反驳他:“鬼麒主虽为人狠辣,却不会此等蛊惑人心的异端邪术,你根本就不是他!我虽不知你为何要假冒他之身份,又为何要寻上我,但你作恶在前,君奉天今日在此,势将你伏法!”

“好一句伏法,”鬼麒主手中羽扇一顿,再开口,声线已是狠绝,“那就——来吧!”

话甫落,鬼麒主背上刀剑齐出,先发制人,直刺君奉天而来。君奉天却是不闪不避,以剑挡剑,同时左手蓄力,一拳直取对方胸前膻中穴。双方招招精绝,互不相让,不过是数息的功夫,竟然来往不下二十余招。

君奉天愤怒在心,郁结于胸,招式往来,务求速将鬼麒主绳之于法,剑术一剑胜过一剑,出招一快胜过一快,重如雷霆,力敌千斤,一时四面飞沙草木,皆受牵连。与他相反,鬼麒主身形鬼魅,步伐巧妙绝伦,刀剑齐出,却不见丝毫阻滞,如行云流水,虽不如正法威盛,但刀剑往来,砰然交接,亦不显下风。

“有趣,”虽然不占优势,心中焦急绝不如表面轻松,但鬼麒主仍是狂妄而游刃有余的样子,“手上都是无辜者的鲜血了,你却还能把剑握得如此之牢,君奉天,合该赞你是正法的主人啊!”

君奉天被他这句话猛然刺痛,“住口!”他喝道,剑势更强。然而鬼麒主却是大笑:有什么比捉住敌人的痛处更令人痛快的呢?

鬼麒主手上招式再换,变化多端、防不胜防更甚之前。君奉天额角流下汗珠。他越是心急动怒,越想速战速决,便越是不得解,越是虚耗体力!

“受死吧!”窥见对方出现一瞬间的细微的差错,鬼麒主一掌凶狠地攒向君奉天。君奉天躲避不及,一抹朱红飞溅!他急急忙回招,却是遭遇鬼麒主绞剑忽至,手腕顿时被伤!

高手过招,不容有失,情况瞬间反转明了。君奉天先机已失,颓势已显。鬼麒主却是势如长虹,直取君奉天命门!

“看来今日,正法剑就要换人了!”鬼麒主得意嘲笑。君奉天咬紧牙关,艰难应对,并不作声。虽然不知眼前此人身份目的为何,但他能力之高,却是在君奉天生平所遇的对手中极为罕见。如今他剑为心乱,正中对方下怀,是从来没有的劣势。而对方步步相逼,正是为了逼他入死地!

身上伤口再添,君奉天气力耗尽,眼前涌现出阵阵的眩晕,不得不以剑为支撑,艰难地喘息着。

难道这真的就是他命中的那道劫?他今日将命丧于此人之手?

眼见对方不支,顿感胜利在望鬼麒主捉紧时机,再提内力,极招相向,一刀欲斩君奉天神庭!君奉天避无可避,唯有硬接!

“死来!”

“住手!”

一道浅蓝的身影,带着清冷的剑光,蓦然划破了君奉天眼前的迷蒙。



TBC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