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天迹中心】他人眼中

*旧文存档


1,

老头子我已经老啦,但还记得一些事。

年轻的时候(大约也就三十年前左右吧),在一个山脚下摆摊卖烤肠,人来人往,生意还不错。有一对师兄弟经常跑来光顾我,是常客了。之所以对他们印象特别深刻,是因为这对师兄弟都长得俊俏,而且穿得富贵,一看就是有了不得背景的人。听说他们还是修仙人来着,你说是不是很奇怪,修仙的也跑来我这儿吃东西?

事实证明一开始我因为他们身份特殊而小心翼翼招待他们完全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无论多牛逼,这俩就是年轻人而已。小的那个一开始来的时候,还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后来被证实完全就是少年人在装矜持。至于大的那个——大的那个我要说的可就太多了,我就从来没见过像他那样的完全不像名门子弟出来的名门子弟:胡闹的时候特别多,特别爱吃,特别爱找我唠嗑,还爱叫我阿叔(不是说我不受用),更重要的是, 居然还会赊!账!你能想象一个穿金戴银的人身上愣是摸不出一个铜板么?拖他的福,修仙人在我心里只可远观的高大形象已经完全崩塌了。

我和大的最常干的一件事就是猜拳赌香肠。赢了,他们师兄弟就能从我这儿拿香肠;输了,就得继续掏钱。偶尔这小子输了却没钱付账、小的又偷偷溜之大吉的时候,我就会抓紧机会,特意祭出我的大扫把,对准他一通乱打。

臭小子,躲什么躲,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根本就打不到你!

后来,武林又开始不太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对师兄弟就不再出现在我的摊子里。我也把家业传给了我的儿子。有一次听儿子说,有一个穿着蓝衣服很贵气的年轻人在摊子前站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有买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他。

臭小子,你还欠我俩铜板呢!

还别说,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怀念他的。



2,

我退隐后就选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盖了一间茅房,每天到林子里砍柴当起了樵夫。那地儿南边有一个小渡口,但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到那儿走水路的。有一天我砍柴归来,无意中看到那渡口站了一个人,衣袂飘飘,看着很年轻,神情却是恹恹的,眺望着远方的天空出神。第二天。第三天……我都能在那见到他。

我已经是个不理俗事的人了,但一个人住,难免有些寂寞,便冒昧向他攀谈。他并没有因我的冒昧而生气,言谈中我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热衷交流的人。他告诉我,他之前生了一场大病,病了足足大半年,醒来才得知平日要好的师弟走了。从前他师弟要出远门的时候,他就是在这里与对方送别的,现在无非是缅怀一下过往,想想这次他师弟离开,是不是还是在这里走。

我听了,不免有些唏嘘。你是不可能在这等着就会等到离开的人回来的。他听了就笑,说现在他在休养,才会闲来没事跑过来看过几天他就不会再来的了。话虽如此,等我们说完话的时候,他还是转过头,静静地望着天际的流云披霞。

唉,痴人啊。



3,

我叫平安,今年六岁了。我出世的时候,苦境已经不大太平,阿娘就帮我取了这个名字,希望我能过得平平安安的。不过这没什么用,因为这几年我们还是过得很苦。为了逃离灾祸,我们搬了家,和一些我不认识的人一起生活了,大家都非常热心帮助大家。阿娘说这叫守望相助。

时不时的,武林上会有一些热心的好人捐钱和粮食给我们。有一个人的名字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他的名字出现得很频繁,捐赠的钱有时候多一点,有时候少一点,但总很有规律。领钱的阿公告诉我们,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因为他总是不露面,但那个人托人捎的口信,都是很“风趣”的(风趣是什么?阿娘说,就是一个人说话很会令人很开心的意思)。

阿公说,那个人的名字,叫天迹神毓逍遥。

我想,如果日后我能遇到这个人,我一定要亲口告诉他: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大好人。



4,

我叫阿丙,是霹雳武林里的妖道角扛把子,以出尘冷绝的眼神著称。作为一个金牌妖道角,我在武林中也可以说得上见多识广。因此我可以肯定地说,天迹神毓逍遥,绝对是各种高冷各种装逼各种高大上的大先天中的一股清流,or泥石流,anyway。

不要着急否认(会有人否认吗?),作为一个全程围观玉逍遥是如何被烤肠老板用扫把追着打的在场人士,没有人比我说这话更具有权威性了。想当初我遇到年轻版奉天逍遥的时候,我就能断定这俩师兄弟日后一定大有作为。凭这俩偶的质量,不混成顶级大先天都对不起他们这身衣服。

果不其然,N年之后,武林上果然出现了一对斩杀大BOSS鬼麒主的奉天逍遥组合。NNNN年之后,天迹神毓逍遥重新入世,成为苦境武林又一个扛把子。

身为一个妖道角,这段时间我过十分忙碌,忙着在灾难横生的地方里各种串场各种搬家。一开始听到天迹这个名字的时候,还知道他是个很牛逼的,比如说他是什么玄黄三乘之一啊,是什么有一座山当房产的大先天啊,底下有好几个手下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和他的同事BOSS君地冥整天怼来怼去啊。后来画风就有点不同了,比如说被他师弟众目睽睽地丢了下去,比如说神经致郁加无聊,比如说他遭到了鬼麒主的突袭,还遭受了身边人的背叛,手下死绝还差点把命都搭上。

我会惊讶吗?不会,我遇到过许多大先天了,这世界上的爱恨情仇那么复杂,谁人会没有伤痛永远逍遥快活下去呢?

神毓逍遥也同样。他虽然和许多大先天都不同,但也和许多大先天都一样:永远心怀正气,可撑乾坤,以身戮恶,万死不辞。他们名扬天下,心里的愿望却很简单;受过的打击再怎么大,却绝不会在邪恶面前却步——他们都是傻子,不求回报,只求天下靖平、世人安居的傻子。

但是,又有谁能不喜欢这样的傻子呢?



END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