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2

*搬运,几年前发在晋江的旧文

*对愿意喜欢这篇老文的各位表达感谢





  其实伊万这么说,阿尔弗雷德是有些疑惑的。而当他亮出一张金色卡片时,阿尔弗雷德才明白他为何如此能笃定能带着自己进入——一个外国之人能弄到代表着高等信誉度的金色通行证,其本领之大可见一斑。阿尔弗雷德有些想咂舌,但一想到这样的家伙是从别国来的,却能在这国家里畅通无阻,他的心里便不由得升起一丝不安。

  仿佛得知阿尔弗雷德在想什么的伊万此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一眼,对着他说:“琼斯先生不用太担心,我这通行证来历可是光明正大。说起来,我以后也会定居于此,这里也能当上我第二个故乡呢。”

  “是吗?”阿尔弗雷德跟着露出笑容,心里却道:要是光明正大的我就更担心了。

  

  因为有意不和伊万接触,一进了图书馆大门,阿尔弗雷德便三步并作两步率先甩了伊万,先把外套给了一个图书馆里的工作人员,又把自己的头发弄干,便去找他所需要的资料。皇家图书馆不仅仅是一个藏书的地方,它还设置了许多小服务以满足要求,这也是阿尔弗雷德觉得这个图书馆所有的唯一一个可爱之处。只是当阿尔弗雷德捧着书寻得一个位子坐下的时候,他的脸就不由得黑了,因为他看见一个围着围巾的熟悉身影。

  “怎么是你?”阿尔弗雷德觉得他此时的脸一定像糊底的面饼一样。

  伊万依旧是标准温和的笑着,仿佛阿尔弗雷德多糟糕的态度也不能改变他的神色。阿尔弗雷德发现这人其实很爱笑,只是这笑容中夹带的是几分善几分恶却是难说:“哎呀,看来打扰了琼斯先生了呢,不过我实在是喜欢这个位子,琼斯先生不会介意吧。”说着就着无奈的表情施施然自阿尔弗雷德的对面坐下,仿佛没有感受到阿尔弗雷德恍若实质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的青根在乱跳、牙龈在发痒:“我很介意。”

  “抱歉。”伊万毫无诚意、爱莫能助般耸了耸肩。他取了一些资料卷和一本书,把书搁在交叉而坐的大腿上。那书已经显得残旧,看来是从古书区拿的。他的目光专注,柔和的暮光自窗口倾泻在他的身上,竟令他周身多出几分温厚的气息,犹如一幅平和的画。

  阿尔弗雷德有些气结,但见对方没有给机会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也只得不情愿地在心里冲对方逼视一番,该干嘛得干嘛去了。

  不过这样的时间不长久,过了一会儿,伊万那压低了的朗诵声响起,带着点蛊惑般的轻柔缓缓道:

  “……‘您愿意成全我一个意愿吗?’人对神说。神道:‘但说无妨。’人于是说:‘我是您最爱的使者,但我在这里却无法施展您赐予我的恩泽,我对此辗转难眠啊。请您让我到能让我实现愿望的地方吧。’

  神道:‘你是我最爱的使者,我愿意实现你的愿望。我将会为你在天堂的彼方创造大地和海洋,供你实现愿望的机会。’人于是低下头,亲吻神的掌心说:‘感谢您的慷慨。’

  神继续说:‘但是,我最爱的使者,你要知道,一旦你踏上那片土地,你将无法重回这里,不能见到我与你的兄弟们;你仍然拥有快乐,但会得到悲伤,你会得到死亡,而失去永恒。即使如此,你也要前往吗?’

  ‘是的,’人说,‘即使悲伤,我仍然拥有快乐;我已经享受过永恒,我对此感到满足,死亡才是我所缺少的;我能站在那里永远思念您们;但,我的父,我敬爱的神,如果我无法得到这样的机会,忧愁将会在我的时光里如影随形。’

  神看见人的态度坚决,于是说:‘既然如此,我将为你的造物赠与作为秘密的宝物……’”


  哦FUCK!阿尔弗雷德几乎要爆粗口了。你丫的在这里念什么劳什子神话传说?!他还要赶论文好不好!阿尔弗雷德怒目而视,几乎要用目光在对方身上烧出个洞。

  可惜他面对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男人可不会被你瞪两眼就退缩,阿尔弗雷德甚至会怀疑他这身厚厚的衣服都比不上他脸皮的厚度。正因为如此,伊万笑眯眯地开口了:“琼斯先生,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吗?”

  “有话快说!”说完快滚!

  伊万合上书,手指在羊皮封面上来回婆娑:“你相信这个故事——这个关于秘宝的故事吗?”

  “……”  伊万阿尔弗雷德确信自己想揍着家伙一拳的念头加深了几分,但他没有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而对面的又是什么人,于是只是恶声恶气地回应道:“不信。”

  “哦?是吗,为什么呢?”伊万竟也问得认真,显得有些好奇的模样,对此阿尔弗雷德不耐烦道:

  “不要说什么秘宝,就算是那些神话和传说我都不会信,不过是以前的人杜撰出来蒙骗后人的鬼话而已,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神啊巨大的力量啊之类的东西?”

  “原来琼斯先生是无神论者,”伊万轻笑两声,“但我却听闻,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句古老的谚语,叫‘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有些事,不见得就是虚构的。”

  他站起来,在阿尔弗雷德一脸“你终于肯走了?”的表情中,把书放在了阿尔弗雷德的那堆资料上,按住,故意弯着腰,与抬头看他的阿尔弗雷德对视,紫色的眼眸中深藏着阿尔弗雷德所不了解的信息。他轻声道:“这本书很不错,我想你会需要的。”说完伊万便取回座椅上的外套,转身离开了。

  阿尔弗雷德皱眉注视对方离开发背影,又转而望向那本被留下来的书。图书馆真的会有这样不着调的神话故事书吗?他望了半响,最后吐出了一句话:“莫名其妙!”

  但鬼使神差的,直到阿尔弗雷德泡在图书馆完成论文,赶在管理员关闭大门离开的前夕,他瞅了瞅搁在上面的古书,忽然有一种难言的好奇驱使他真的拿走了这本书。


  阿尔弗雷德这人,其实是相当相当坚持自己主见的那类人,一旦决定了做某些事,那么就会义无反顾的做下去,也不会学“后悔”怎么写,所以对于自己真的就乖乖听了伊万的话这件事,除了一开始的些许别扭后已经坦然。英雄难道会因这小小的问题而为难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所以阿尔弗雷德心安理得了。

  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阿尔弗雷德行色匆匆,闯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他住的地方有些远,而这个时间街上已不再有那些载人的马车——近来这座城市似乎有些不太平静。这就意味着阿尔弗雷德必须徒步回去,而天知道 ,刚才几乎调动他所有脑细胞完成论文发他是多么想即刻回家,舒舒服服泡上一个热水澡。

  但愿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


  我们都知道,命运有时候是一个喜好恶作剧的小恶魔,你不爱提哪样他就偏要提哪样。于是当阿尔弗雷德察觉到不远处弥漫起令人不安的气息时,他当机立断闪身只丛林的阴影深处,屏住了自己的声息,借着略为暗淡的月光眼也不眨地注视空无一人的绿道。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等太久,很快,一道身影闯进了月光之中,继而几个起落纵身离开了他的视线,紧接着又有一个飞快的人顺着对方的路径掠走,也消失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之内。这两个人,一追一逐,速度之快显然非寻常人等。

  不过这两人虽快,但借着月光,视力好得厉害的阿尔弗雷德也大约看到了他们的衣着身形。

  第二个人不太好说,像是想要融入黑暗一般,他穿着一身看不出年龄肥瘦的黑色长袍,连头上也带了顶黑色的形状古怪的大帽子——这使得阿尔弗雷德甚至无从得知他的发色,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那绝非本土的样式。又一个外国的?他不仅撇了撇嘴,因为他想起了那个被他冠以为危险的外国混蛋。

  而第一个人留下的信息相比之下便多出不少了。首先,对方似乎是一名女子——这是他根据对方穿了的黑红双色主调的无袖连衣长裙推断出来的;其次,她有着一头金色偏棕的及背波浪长发,不过最后略带遗憾的时,借着苍白的月光他却没能看见女子的相貌,只能看到她扣在上部分脸庞精致花俏的铜面具——就是那种出现在化妆舞会上的巧妙面具。这是她故意以此来掩藏相貌还是因为在之前参加了舞会的缘故?如果是后者,那既是未能误打误撞出对方的身份,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入手点了。

  阿尔弗雷德想着,远方却在此时传来了刀剑的声音,显然那两个人正在进行一场恶战。

  跟,还是不跟?摸着自己藏在要腰间的薄刃,阿尔弗雷德心中飞快地闪过种种可能性,高度警惕后原有的那点儿睡意都不翼而飞了。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敌不过自己已经隐隐兴奋起的神经。只是跟过去而已。他对自己说。他清楚依照这里的样子是非常适合隐藏一两个人的。

  阿尔弗雷德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地广人稀的林木公园。这个公园所处的地址是城内通往外围小郊区的路径上,是阿尔弗雷德回家的必经之地。天空是那样的深沉,灯光又是那样的稀薄,他平日只觉得这里建成公园浪费了地方,却也幽静适合放松。如今却忽然发现,这里倒是一个杀人抛尸的好去处。

  阿尔弗雷德为这个最新的认知意义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他抓了抓头发,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包卷起手上的书籍,藏在了一旁的草丛里面,然后提着匕首蹑手蹑脚地往声音的源头过去了。


  那两个人一心只把注意力集中到对方身上,不知是自信还是自大,也没有发现周围多出了一个人,不过这倒是给了阿尔弗雷德可趁之机。只是很快,这个唯一的旁观者就维系不了面上的表情了。若不是时机不对,阿尔弗雷德决不介意给他现在这可以塞上一个鸡蛋的惊愕表情配上一声惊呼的。

  这两货真的是正常人吗?!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