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13

*搬运



  白色的翅膀张扬展开在阿尔弗雷德的眼前,一个略显透明的身影怀抱住阿尔弗雷德。然后带着他狠狠撞向了旁边的落地大窗,玻璃应声被撞碎一地,而亚瑟也抱着阿尔弗雷德飞翔着离开了大宅。

  风冷冷地扑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也驱散他心头的危机感和窒息感。阿尔弗雷德从没有如此感谢秘宝的能力,也从没有感到像如今这样劫后余生的痛快。他往玻璃窗那里补了一枪,眼见欲要走近的罗维诺不得不跳开躲过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扬起了大大的笑容。

  亚瑟看着他的样子无奈地遥遥头,神情却分明是宠溺的,他其实暗暗在窃喜着如今两人的样子呢。等到阿尔弗雷德笑够了,眼看亚瑟已经飞离了瓦尔加斯家的范围,他也终于后知后觉地注意到了自己和亚瑟现在的姿势了。

  “放……放我下来啦亚瑟,HERO怎么可以被公主……被这样抱着!你个混蛋天使先生!”阿尔弗雷德大声抗议,如果忽略掉他通红的脸庞和耳尖无疑会更有气势一些。亚瑟装作不满地皱着眉,吐槽道:“喂,你到是说说,我该怎么带着你一起飞?不要有太多要求啊。”

  “……”见阿尔弗雷德噘着嘴一面忿忿不平却无话可说的样子,亚瑟内心的小人儿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阴险笑容。不过正事为重,亚瑟也只是久了没见到人,兴之所起才想到捉弄某人,他很快依言在树林里的某一处下落,让阿尔弗雷德有时间把被子弹扫成一片破布的斗篷、遮挡容貌的面具和长剑统统卸下。

  阿尔弗雷德片刻不敢耽搁,把东西解下的时候一边问到:“你那边怎么了?找到费里西安诺现在的所在地了吗?”

  亚瑟淡淡一哼,露出傲然的神情:“这点事情怎么会难倒我?不过现在我在那边因为费里西安诺的秘宝能力打草惊蛇,惊动了守护圣灵,正和对方对着。如果我们再不过去,恐怕事情就变得棘手了。”他这话说得乍听听起来十分无理,不过阿尔弗雷德知道那是因为这位天使先生自身的能力的缘故:亚瑟受到贝利伏的呼唤时,有能力根据自己的意愿分出自己的化身去接受,而本体就留在原地(事实上阿尔弗雷德一直想问问他是怎么能一个人把意识分成两分同时操作的),这可谓神灵的特权了。

  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忙道:“嘿,那么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赶快去吧。”他转身欲走,亚瑟却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

  “不用急,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我即时到那里。”亚瑟看着他,神色罕见地露出了两分犹豫,“不过恐怕你会不乐意。”

  阿尔弗雷德甩不开手,不耐烦道:“有办法就用吧!什么乐意不乐意,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候,哪里管得那么多!”

  亚瑟神情认真起来,他定定地注视着阿尔弗雷德,祖母绿的瞳孔里清楚映出阿尔弗雷德的身影,仿佛在下定什么决心似的。阿尔弗雷德被这样的目光搞得心里发毛,几乎要撑不住,正想开口说话,却见亚瑟突然狠狠地把他向下拉扯了过来,倾身吻了上去。

  “!”

  阿尔弗雷德震惊了,呆住了,然后再一次脸红了。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哦我的天啊!我竟然和亚瑟接吻了!

  第二个想法是:FUCK!那可是老子的初吻!

  第三个想法是:好像不是太难接受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没有再想下去,银光像雾一样裹住了亚瑟和他,短短几秒后,他和亚瑟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准确来说,是站到了一棵树上。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处于森林的边缘,而在那里他们可以清楚看见被雪覆盖的大片平原里两道打得如火如荼的身影。亚瑟向着远处站在的一个朦胧的身影抬了抬头,对他使了个眼色,随即身影渐渐化作了虚无。

  而随着亚瑟化身回到本体上,两个人的战斗情形也发生了变化,只少亚瑟不再处于被动的位子了,而且他还有意识地把战场引离到离费里西安诺更远的地方。阿尔弗雷德不禁无语地想起亚瑟之前那副高贵冷艳的绅士做派,怎么他之前都注意不到亚瑟其实体内还有着流氓因子的?

  虽然说挟持别人这种打劫做派有违骑士精神,与阿尔弗雷德一贯的HERO思想也不符。不过眼下确实是没有比这更方便的做法了。阿尔弗雷德稍一思量,纵身落树,悄悄向费里西安诺所在的地方摸了过去。

  盟友之间为了通讯方便,肯定有什么样的道具来呼唤对方的,阿尔弗雷德可不认为费里西安诺会自大道单凭一个守护圣灵就准备在一场战斗里胜过另外的秘宝持有者全身而退(他本身的战斗力……老实说阿尔弗雷德不觉得他会有这玩意),恐怕在识破亚瑟的存在时就第一时间就叫人了,不过……阿尔弗雷德在心底里为他叹了口气,恐怕他要等的盟友可来不了了。

 

  “哎呀呀,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走神了呢?这个是个要受到惩罚的错误哦。”伊万调笑着说,风雪却以他为中心席卷周围,银杖上秘宝的光彩始终没有暗淡下去的时候,攻击之间竟然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的手下。

  路德维希啐了一口,原本就严肃的面孔此刻更是黑得可以。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疯子,而他的手下也是一群疯子,若不是秘宝“忠诚”始终在他手上,他也不得不怀疑伊万是否给他的手下使用了秘宝的力量,他们的表现竟然能和自己手下的有得一拼。事实上,他手头里的两个伪·秘宝和伊万的桑德文都是精神类的,但在与对方正面应敌上却不比秘宝“智慧”和“守护”好用,皆因伊万秘宝操作情感的能力正好给路德维希的科瑞举给抵消了,因此两人对敌在特殊能力这方面上都讨不了什么便宜,只苦了手下的一帮子人而已。

  但是在费里西安诺传来呼救信号的时候,路德维希的心防确实动摇了,伊万抓住了那一霎那,瞬间发动秘宝的力量,路德维希心里那点儿担忧顿时充斥在他的心上,扰乱了他的行动,尽然路德维希也即刻相继发动的了能力,但原本势均力敌的形势也抓住了那点机会发生了变化,路德维希不由得后退,而胜利的天平却似乎倾向了伊万那边。

  咬了咬牙,路德维希稳住心防,拨了一队人退出战场前往支援——其实两人打到如今,彼此都心知肚明自己才是决胜的关键了。而除却秘宝,下雪天里毫无疑问又是有利于伊万这个能操纵水的法师的。

  看来自己终是有些自大了啊。第一次地,路德维希想要露出苦笑的神情,他已经隐隐有些预感了,不过他没有就此气馁放弃的打算,他的骄傲和自尊都不允许。然而他此刻除了希望这场战斗能胜利之外,也希望自己的人,或者是本田菊能及时赶过去,帮助费里西安诺一把。

  费里西安诺是为了什么才会参与到争斗里的,他对此并非一无所知啊。


  不过路德维希不知道的是,本田菊也被一个与他同样来自东方的长发男子拖住了脚步。而此时,阿尔弗雷德已经悄悄摸向了费里西安诺。


  从亚瑟的力量回归原位的时候开始,费里西安诺就再次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他初时以为那不过是由于亚瑟似乎又有了能战胜圣灵的力量的缘故。却不料那危机感不但没有消退或者单纯的持平,反而越演越烈,越演越烈,似乎想是要掐住他的脖子一般,在他耳边吼道:跑!快跑!那危机要逼近了!

  跑!费里西安诺也顾不了什么了,他顺从了秘宝的警告转身撒腿就跑,也不理前方通往那里,脑中直充斥着一个念头:离开!离开这里!

  不得不说,人在危机的情况中总是会爆发出惊人的潜力。纵然费里西安诺觉得他的腿似乎有点使不上力,可事实上他比平常已经跑得快多了。不过可惜的是他依然甩不掉那迫近而来的危机,因为阿尔弗雷德被他更快。

  仿佛是一阵风在旁边掠过,费里西安诺觉得背后一暖,一只胳膊已经从身后环上了他的脖子,与此同时,有什么带着金属特有的冰凉物件也抵上了他的太阳穴。阿尔弗雷德低声说道:“别动,我不会伤害你的。”

  “……”费里西安诺两手拉了拉阿尔弗雷德的胳膊,好让对方不要勒得那么紧,阿尔弗雷德也顺从地略略松开手,他毕竟多少对此有点不忍。费里西安诺转过头,视线正对着那黑黝黝的枪口。他本来就是惊慌和害怕着的,被阿尔弗雷德这么一吓,顿了顿,没忍住,泪水立时就这么涌了上来了。

  “喂……喂!”阿尔弗雷德被他这夺眶而出的眼泪吓了一大跳,霎时手忙脚乱,“你怎么说哭就哭了啊……我也没说要伤害你!……嘿!伙计,你真的不要哭了啊……你比我还大呢!”

 费里西安诺的哭声也惊动了远处战成一团的两个人。圣灵罗马·瓦尔加斯见状急忙就要赶过去,身形时有时无。然而亚瑟却始终更快地挡住了他的去路,气得他向着亚瑟就轰下了一堆杀招,不过却被亚瑟的秘宝给挡了下来。

 费里西安诺哭了一会儿就停下来了,他小声抽着鼻子,把手伸进怀里,阿尔弗雷德顿时警惕起来,手枪抵得更紧一些,却见费里西安从怀里抽出了一条白手帕,上下抖动了几下,抽噎着道:“我……我投降啦,我们不要再打了好不好?”

  “……哈?”

  费里西安诺伸出另一只手,掌心向上,阿尔弗雷德依然戒备地注视着他的动作,只见一团火色的光芒凭空冒了出来,悬浮在他的掌心上,然后静静凝成了一块同色的宝石。费里西安诺把宝石递向阿尔弗雷德,小声说:“我投降了,秘宝在这里。”

  这算什么神展开?阿尔弗雷德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愣住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