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21

*搬运




  “等一下……哥哥怎么会来了?”

  基尔巴特把包随意一扔,就往屋子里四处观察起来,背对着在他后面亦步亦趋迫切得到答案的路德维希,他状若不在意地挥了挥手:“也没有什么啦,就是没有房子了,就打算陪你一起住呗。”

  “说谎,哥哥是一级骑士,房子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而且伊万的那些手下竟然会放你进来……”

  “这些都是小事啦,不用太在意了。说起来,路德你这里还是不赖的嘛!”

  “哥哥……”

  听到路德维希低沉的声音,基尔巴特这时才转过身来。他看见路德维希柱在那里一动不动,撇着头埋得很低的样子,顿时就慌了,急急忙忙奔了过来,抓耳挠腮:“啊——!路德……你别……”

  “哥哥真是个笨蛋,竟然被瓦尔加斯阁下说中了。”路德维希低着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基尔巴特一副呆住的样子:“哈?”

  路德维希继续道:“想想也知道,哥哥肯定是和伊万做了什么交易吧。房子也是给了伊万了?真是笨蛋,那可是我们家族的祖屋。难怪伊万会放过我,还说什么有人求他……”

  “路德,你听我说……”

  路德维希充耳不闻:“我也是个傻瓜,竟然一点都没有想过他指的是哥哥,还以为那只是……不过,就算想到了又怎么样呢?枉我还沾沾自喜,结果到头来还是害了……哥哥?!”

 “不要说那样的话,路德,”基尔巴特紧紧抱住他露出哀伤神色的弟弟。即使对方已经长得和他一样高大了,然而那一瞬间他又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弟弟,寂寞的,悲伤的仰头看着自己,“永远不要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是吗?”

  “但是……我该怎么去补偿你?”

  基尔巴特使劲地摇摇头,“什么都不用,”他说,“在我心中,可没有什么东西能及得上你。”他松开手,直起身向路德维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所有只要你和本大爷住在一起就好了。来,给我笑一个!不要哭丧着脸来迎接哥哥啊。”

  “不……我才没有哭丧着脸。”路德维希板着脸说。然后他放松了嘴角,露出了一个愉悦的微笑,“欢迎,哥哥。”

  基尔巴特也转而会心一笑。

  “不过,哥哥,果然你必须要把整件事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和伊万谈的事情?怎么我事先一点都不知情?”

  “呃……”基尔巴特悄悄向后仰了仰,“这个嘛……让你知道了你肯定会发火啦……”


 “但我现在还是发火了,非常地发火!”

 远在瓦尔加斯的别宅里,此刻也上演了一场这样的吵架。别宅内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们的主人罗维诺·瓦尔加斯那滚滚而来的滔天怒火。首当其冲的安东尼奥立即便承受了大部分,正呵呵地干笑着企图平息;而乖乖地坐在一边还有费里西安诺和罗马,正时不时趁着空隙发出切切私语:

  “哇……哥哥真凶。”“是啊……安东尼奥那孩子还真是辛苦了……”

 “菲利!还有爷爷!不要在那边当我没听到!等我教训完这个大笨蛋再跟你们算账!”罗维诺扭头。那边的爷孙俩顿时蔫了:“是……”

 “罗维诺不用那样紧张啦,”安东尼奥安慰道,“你看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我看那个布拉金斯基也不会注意到的。”

  罗维诺冷冷地哼了声:“谁管他?我只要保证以后不会再牵涉到这些麻烦事里面就好了。真是的,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我这边处理主宅被毁的消息还有重建的事就已经够麻烦的了。”

  “罗维诺……”安东尼奥一脸欣慰的长辈相:“你真是长大啦……”

 “啰嗦!”罗维诺气急败坏。因为小时候曾到安东尼奥家借住,结果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因为是作为长子,本着向来自己才是老大的中心思想,罗维诺的态度一直是趾高气扬的,所以对于安东尼奥这种压了他一头的教育口吻非常的不爽,只是他一直都无法改变就是了。

 安东尼奥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于是罗维诺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能怒气冲冲地转移的发泄对象:“可恶,都怪那个阿尔费雷德!我一定要想办法向他讨回赔偿。”

 “咦?阿尔弗雷德?”安东尼奥眨了眨眼睛,一脸困惑。费里西安诺在一边插嘴道:“那是那边的秘宝持有者之一哟,就是他和哥哥打的架,不过最后哥哥都没有成功就是,结果我就被他找到了。”

 “哼!那还不是你笨!明明都消去踪迹,还是被人一下子找到了。”罗维诺马上驳道,颇有几分死鸭子嘴硬的样子。

 安东尼奥听到他们一来一往,小心翼翼地从中插口道:“他是不是和我那么大的?”

 两兄弟都干脆无视了他,这次回答的是飘在一旁看好戏的罗马:“不,那个小伙子和他们是上同一所学校的,是个二级骑士,好像是才十几二十岁的样子。”

 安东尼奥呼地松了口气:“吓了我一跳呢。”他说,“看来是另一个和阿尔弗雷德同名的人嘛,我还以为怎么他竟然活过来了,看来是虚惊一场。”

  “咦?”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安东尼奥的这句话上,“这是什么意思?”罗维诺问。

  安东尼奥沐浴在他们扫射而来的求知眼神中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呃,说起来我好像也没有告诉过你们吧,”他道,语出惊人,“其实上一次的秘宝之争,我也算是有参与其中的。”

  “什么?!”


  安东尼奥开始讲述自身的经历:“对于上次的秘宝之争,我猜你们一定也找过很多资料的。不过我得纠正你们的一个观点,那就是:上次的战争里,并非如你们所想的一样,是一开始就是各个秘宝持有者你争我夺的。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在场聆听的三人面面相觑。安东尼奥又道:“在一开始,秘宝不是立刻就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它们落到了世界各地,因为刚开始时的力量外泄,所以往往就造成了许多灾害,甚至有些流落到了非人种族的手里。所以最初我们是组成一队去寻回秘宝,根本没有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罗维诺插嘴问:“你们都没有考虑过秘宝的归属问题吗?”

  安东尼奥却反问:“秘宝本属于天堂,这不是你们都知道的吗?”

  “但……”

  “不过你们会想到这些事这很正常,当年也有很多人早就想到利用这不属于自己能力了,否则怎么会发生后来那么多事?只是他们当初都震慑于神使的能力而不提而已。”安东尼奥叹了口气,“我其实是没有直接参与在里面的,不过因为弗朗是秘宝持有者之一,我和基尔才作为援助加入。不过事实上,我自己也料想不到后来的事情既然会变成这样,刚开始时,我们都是在神使的领队和监督下寻找秘宝的,也为自己身负重任而感到骄傲,而且,我们都亲身见识到了秘宝的力量,它使得人发疯、虚弱,也造成了许许多多的惨剧,无论它的力量有多么的强大,前提也是我们能控制它才行。”

  “其他人不行,但秘宝持有者能。”

  安东尼奥点点头:“是的,恐怕原因就出现在那里吧,有人得到了秘宝承认,于是我们从感受到秘宝的威力后,再一次感受到了另一种力量——那就是拥有他后我们本身会得到的力量。” 

  “可是,我们都是被神使带领着的,并且他们也一直告诉我们,秘宝最终必然会回到天堂。这是我们都深信不疑的,但渐渐,似乎就有一种论调出现了,那就是:如果秘宝真的一点都不属于人间,那么为什么会有持有者的出现?这是不是可以表明,人类中也有着能拥有它的力量的资格?所以,我们也是可以把它留下的。”

  “想想吧,它的力量是多么的巨大,我们可以利用它,达成理想,我们也可以利用它,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比现在更好!说不定,秘宝失落到人间完全不是神使们所说所想的那样只是错误的偶然,而是神给与我们一个机会去纠正这个世界呢?”

  费里西安诺低呼了一声,罗维诺也难以掩饰他的一脸震惊。而经历过最多世事的罗马则显得相当沉稳了,他皱起眉,一语正中问题中心:“是谁把这些论调放出来的?神使不知情吗?他们就任由这种说法动摇你们的思想?”

  “你们认为为什么不能让无关的人牵涉入去?”安东尼奥问,罗马怔了怔,立刻意识到安东尼奥的意思,答案也很快浮现出来,他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不过是又一场妄想得到自己不能得到的东西的荒诞闹剧的开端而已。

  “放出这种说法的人目的为何,其实持有者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种说法使他们动心了,”安东尼奥继续道,“所以,组成联盟,铲除异己,都是他们要做的。而其中,队伍里亲近神使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弗朗,一个是王耀,另一个,就是阿尔弗雷德。他们认为,这三个人是妨碍计划的一大阻力,所以必须除去。”

  罗维诺忍不住再次打断了他的话:“这么肯定?我觉得如果能把这些人想方设法拉拢到自己这边的话,对付神使不是更方便了?”

  “理论上是这么没错,毕竟秘宝的力量是事实,而且这几个人对于秘宝的力量也似乎感到有兴趣……”安东尼奥慢慢道,“但是……当初的两个神使中,王耀与其中一个神使关系很特殊,他们连相貌都是一样的——这点我都搞不清楚内情,而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是恋人关系耶,你认为会有成功的可能吗?”

 “恋人?!”罗维诺再次被吓了一跳,而费里西安诺却像是很向往地笑着说:“哇~听起来很浪漫呢。”

 “这个时候秘宝的收集已经接近尾声,我也离开了他们,所以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弗朗告诉我的。”

 “是的,就在这样的时候,发生了一件非常有利于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的事情。而从那之后,他们也迎来了自此之后秘宝持有者之间变得腥风血雨的转折……”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