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28【END】

*搬完完毕,感谢愿意看到最后的各位



  马修是被一阵意外的敲门声从午睡的梦中惊醒的。他揉着眼起身开门,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托尼?”

  托尼向他招了招手,摇头晃脑地说了一些话,于是马修点了点头:“阿尔叫你来送信?好奇怪啊……”他往旁边让了让,“不管怎样先进来再说吧,我今天刚好新做淋了枫糖浆的烤面包哦。”

  托尼兴高采烈地进来了,于是马修把面包拿出来,两人围着小小的木桌,一个吃着东西一个开始展开了信。

  “啊,难道……!!”

  然而没有多久,马修却忽然猛地站了起来,甚至弄翻了凳子。托尼惊讶而疑惑地看见他的脸色勃然大变,发着抖紧紧地抓住信,随即转身冲了出去。托尼不明所以,也跟着追了过去。


  “这个镇子真是变得很多了啊,都荒凉了。”阿尔弗雷德有些感叹道,他走在亚瑟的前面,四处张望,时不时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时值黄昏,然而周围的人家中却没有炊烟升起,也没有人走动,只有风掠过墙体的时候,发出了空洞的声音,暗淡的阳光为这个小镇笼上暖色,却也划分出明暗的两重空间。亚瑟跟在他的身后,听到他的话,于是回答道:“这也是应该的吧,毕竟和路德维希对抗,还有打败本田菊的时候,都是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是啊,说起来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小镇的,感觉有些令人遗憾呢。”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他停下脚边转过身,去拉亚瑟的胳膊:“你走太慢啦。”

  “有吗?”亚瑟道,他任由阿尔弗雷德拉着自己,顺从地令两个人重新并排在一起走。他微微低着头,金色的发丝挡住了他的眼睛,也挡住了那凝结在其中的复杂情绪。

  “有啦。”阿尔弗雷德随意地答了一句,自然而然将动作变为了两人握着手,亚瑟微微用力,让两人的掌心更加贴合。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仿佛是为了打破这种莫名的静谧一般,开口问:

  “说起来,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啊?不是你当初主动说约会的嘛,真是令我白期待一番了。而且,”他瞥着对方手上的某事物,“你是有多热爱这些面包才会在这种时候都不忘吃啊。”

  “我才没有说是约会这样的话呢,”咀嚼着把一口面包吞下,阿尔弗雷德否认道,“我只不过是说出来一下而已,是你自己想多啦。”

  亚瑟的样子仿佛就是想向对方翻一个白眼:“两个恋人独自外出除了约会还会是什么?”

  “你真是麻烦啊,总之反对意见不接受!”阿尔弗雷德挥了挥面包,“这里有哪里不好了?够安静,你做了什么也是不会有别人来打扰的。我们不正需要这么一个地方吗?”

  “啊,也是呢……”亚瑟忽然就顿住了。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微妙的停止所包含的意思,继续说了几句,又专注于消灭手上的食物去了。他们行在街道上,一时安静的气氛在他们之间蔓延。

  这其实是很难得的场面,一直而来,阿尔弗雷德都是个善于活跃气氛的人,而亚瑟,也愿意在面对他的时候多说话。因而像这般互相牵着对方的手,安静地一起走着的时候,反而鲜于出现。他们不说话,却不尴尬,从手心传来的触感和热度证明着身边的人,于是感官似乎也被放大,能仔细地聆听和感觉着,对方的存在,仿佛如自然而甜蜜的呼吸。

  亚瑟几乎要为此沉溺下去了,一瞬间,他萌生了一种剧烈的希冀和错觉,让时间就此停住吧!这样他们就可以不用再思考别的什么事,今后也可以一直一直地像这样度过以后的每一天。然而他实在是太过清醒和理智了,所以他也非常清楚地明白,一切都是假的,是自己懦弱地想要逃避现实的妄想,他快要忍不住唾弃这样的自己了。

  已经不可以再拖下去,即使他想瞒住,王耀也不会任由他这样下去的,他能对王耀怎么样?不,他是不会对王耀下手的。但如果他不下决定,那么王耀也绝对不会因此放过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在消息传来的时候,也同样让精灵来传话了,他说了什么?

  ——亚瑟,如果你实在不能下手的话,就让我来吧,事情结束的时候,我愿意接受来自你的复仇。

  别说笑了,要我借别人的手来杀了阿尔,然而再用复仇的名义把本属于自己的那份罪推得一干二净吗?少来侮辱我了!

  愤怒和悲哀在那一瞬充斥了他的心灵,然而他还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掩饰得不动声息,只是同时他也已经明白,时间到了。是的,即使今日阿尔弗雷德没有提出,他也必将向对方提出外出的要求。

  阿尔弗雷德忽然停下了脚步,远远地注视着小河弯弯尽头桔色的天空,这是亚瑟才注意到他们已经走到了一座石桥上。他不知道到的是,一年前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来找他的时候,也曾骑马停留在这座桥上,注视着远方。“这里的景观也变了啊。”阿尔弗雷德呢喃道。

  “是啊……”亚瑟附和道,他清楚地感受自己体温在升高,心跳声几欲震裂耳膜,嗓子也像是被卡住一般,难以吐出接下来的每一个字,然而他还是张开嘴,艰难地、颤抖着地开口了,“阿尔,我……”

  但阿尔弗雷德转过身,更快的截住了他的话,用令人吃惊的语句。他说:“啊,亚瑟,我们确实是时候该谈正事了。”


  那封被马修紧紧捏着的信,上面如此写着:

  给:马修,

  是不是对于托尼的突然来访感到诧异?哈哈,毕竟这是HERO第一次给你写信……嘛,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吧。哎,小事情就不要去介意了,总而言之,好好把信看下去吧。

 我算了一下时间,大概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就已经结束了——是的,我指的是关于秘宝的事情,一直以来你都是一知半解地去参与其中,一定是很苦闷的吧?嘿,可别想去否认啊,有什么是会瞒得过我?而现在事情都结束了,你大概也会感到松了口气吧。我也是这样想的。

 不过说是要结束,还是要费一点功夫的,还有比这时候更适合我去解决的人吗?没有吧。我可是HERO啊,这种时候自然要像那些流传的故事一样去为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句号的,你说是吗?

  亚瑟这个人啊,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装着一幅贵族的腔调,为人高傲又冷淡,可是偏偏这家伙总会在重要的时候犹豫不定,心软得不能前进,而且说不定还会犯傻,所以如果没有人在他后面推一把的话,他是不可能做出选择的吧?说不定在要做的前一刻,他又要为自己之前的想法后悔了。所以我要好好地推他一把,为了不让他再次心软犹豫得让我看不下去,我会好好做好这件事的。

  如何?是不是感觉做出一个大决定的我很了不起?嘿,尽管地崇拜本HERO是没问题的哦。 

 因为要达成这件事,我们应该会很久都不能相见了,所以的话,托尼就要过来和你一起住了,留下他吧,叫他不用回去找我,因为我也已经走了嘛……至于托尼的本体,过几天弗朗西斯应该也会把刀送过来了的。

  嗯……算了还是写出来吧。抱歉了啊,马修。

 哎,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道歉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大概,总觉得你说不定以后会哭泣的样子,虽然我想和你说不要掉眼泪,不过你大概也是做不到的吧,哈哈,我身为HERO就不强人所难了。

  因为无法与你见面,所以我最后要和你说的话是:多谢啦!我很高兴能和你成为兄弟。

  PS:不过,因为真实的年龄的关系,哥哥还是由我来当吧!

  来自:你的兄弟,阿尔弗雷德·F·琼斯


  “你……”亚瑟猛然地睁大了双眼,他摇晃着退后了几步,摇着头,“你一早就……”

  “是啊,是不是察觉不出?”在这种时候,阿尔弗雷德竟然还是有心情向亚瑟调皮地眨了眨眼,“相比之下,你的演技可就被HERO差多了,哈哈。”他的笑容轻快,根本就完全看不出他们此时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之中!

  “别笑了!”亚瑟猛然怒吼道,脱去了平时所有的伪装,他的愤怒在此刻实实在在地以最原始的模样爆发着,“你这个笨蛋……该死的,你怎么还可以笑得出!”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对方的衣领,阿尔弗雷德不由得踉跄着后退了:“嗨,很痛耶……”

  “为什么……”亚瑟抓着衣领,低着头埋在了恋人的胸前,阿尔弗雷德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唯有听到那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笑……你知道吗,我打算、我打算背叛你啊……”

 阿尔弗雷德怔住了,他轻轻地把手放在了那金色的发丝上:“呐,”他轻声问,“亚瑟,你在哭吗?”

 亚瑟闻言只是更加用了地攥着他的衣领,不作声。

 阿尔弗雷德却是微微笑起来了,他伸出了另一只手,环抱住了不肯抬头的恋人,用上他生平最轻柔的声音缓缓道:“但是,我并没有勉强自己啊。”

 “我啊,以前也就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要死了,我会是以怎样的方式的呢?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会是轰轰烈烈地带着所有人的敬仰和无数的荣誉,战死沙场——对啦,就像是古典时代的英雄一样,听起来可真令人向往呢,他们的高度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奋斗目标嘛。但是啊——”

  阿尔弗雷德顿了顿,他的话徒然一转:“但是我现在改变想法了。比起那个样子的结束,比起死在其他人的手里,亚瑟,我更想由你来结束我的生命。亚瑟·柯克兰没有错,更谈不上背叛,他只是做了正确的事情,他本来就该这样做的,而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愿意无条件支持他。”

  亚瑟松开了手,直起身,他终于抬起头,脸上没有泪痕,但表情比哭了还难看,他注视着阿尔弗雷德有一两秒之后,却是噗嗤着轻笑了一声,扬起了嘴角:“阿尔,原来你还是能说出这样煽情的话嘛,我都被你骗了。”

  “所以我就告诉了你可不要小看本HERO了啊,”阿尔弗雷德说,他拉起亚瑟的贴到自己的心口上,“来吧,拿出些你对敌时候的干脆利落吧。我认识的亚瑟·柯克兰可从来不是一个胆小鬼啊。”

  “啊啊,我当然不是。”亚瑟说道。一阵猛烈的风刮过,他背后雪白的双翼展开,纷纷扬扬地飘下了羽毛。同时,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也出现在他们的脚下,迸发出耀目的白光阻挡了外面的色彩。熟悉而剧烈的悸动再一次清晰地充满了四肢百骸,被他们带着了各个秘宝自动离开了他们的身上,闪烁着属于它们的色泽在虚空中环绕在两人的身边。阿尔弗雷德的力气也在这一瞬间被抽离,他无法控制地向后仰去,却被一只手臂温柔地接住了。

  阿尔弗雷德仰着脸,朦胧之中,他的视线对上了亚瑟,两人的脸是如此接近,在彼此的瞳孔中都能清晰地倒映出对方的样子。

  终于、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

  阿尔弗雷德的胸前泛出一阵翡翠色的光芒,那是属于秘宝的光芒。

  再见了,亚瑟,我爱着的人——

  亚瑟的手掌没入了阿尔弗雷德的胸膛,他清晰地感受了那来自于秘宝的、充满“生”的力量,而两人的呼吸,也同时彼此交错着。

  事已至此,请不要回头——

  “喂,亚瑟……”阿尔弗雷德轻轻眨了眨眼,“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一直走下去吧。

  他这样说着,最后的话语,如同玩笑一般的轻叹。于是亚瑟怔了怔,也笑着回答了:

  “笨蛋,那明明该是我要说的话啊。”

  他微微低下头,吻上了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然后手抓住了那样东西狠狠往外一拉,秘宝在离体的一瞬间光芒更盛,在空中滑过了翡翠色的痕迹。

  那一刻他的脸上也流下了无法压抑的泪水。


  “这是,事情已经完结了?”

  王耀低声回答:“是的。”他的衣袖轻轻挥过,将那感受到共鸣而绽放光芒的秘宝都收了回去,然而站了起来,撑开了纸伞,“剩下的事情就要你去收拾了。”

  “谁让哥哥我是劳碌命呢?”弗朗西斯微微地摇摇头,他的神色温柔而疲倦,在暗淡地暮色中露出了那些属于哀伤的感情。两人所在的小船摇晃着,他的心也随着这频率起伏出了叹息的线条,“那两个人,真的就到此为止了吗?”

  “也许是,也许不是吧,毕竟他们还有着战争未结束。”王耀道,他仰起头,视线里的天空似乎也苍蓝得比往日更为悲凉,一些细微的冰凉的液体沾湿了他的脸颊,下雨了。“我走了。”他说,“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为他们祈祷吧。”

  “祈祷吗?”弗朗西斯低声呢喃,他吻了吻手中洁白的玫瑰,转身把它投入了河流之中。


————————————————————

  数百年之后。

  “阿尔!我要走啦,不能等你啰!你也快点吧,要迟到了!”

  已经在楼下的邻居这样喊道,他是和阿尔弗雷德同一间大学的校友,本来两人是约定一起到学校参加开学典礼的,然而他却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出来,只好打了电话——才知道阿尔弗雷德压根就没有睡醒。眼看再等下去就要迟到了,他只好作罢。

  “嘿,我会的啦!”阿尔弗雷德回应着喊,一边系上领带——哦天哪!这玩意真难搞!他冲出了房间,路过饭厅的时候抓住了还没有来得及吃的面包和饮料,匆匆忙忙地关上了家门,心里禁不住发出了抱怨: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倒霉?睡得太沉做了个恶梦也就罢了(他现在对于梦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不过感觉并不是很好就是了),但为什么闹钟也会赶在这个时候坏掉了?今天可是新学期的第一天啊!果然他贴了合租的告示是正确的,只少在闹钟坏了时候,还有一个室友充当响铃功能。

  这样一路冲到了学校,也幸亏阿尔弗雷德的体能很好,居然真的在最后一刻的时候赶上了,眼看着铁门要在几步之遥的眼前给关上了,阿尔弗雷德想也不想,闭着眼纵身扑了过去。

  “呜哇……”

  然而预想中的坚实地面没有被碰上,阿尔弗雷德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一个人伸手拦抱住了,一个男声在他的头顶响起:“没事吧?”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眼前是一个带着黑色帽子,有着金色头发和绿色眼睛的英俊男子,那气质……怎么说好?就是能把校服穿出了高级礼服的感觉了。对方也望着他,阿尔弗雷德不确定他的眼中是否带着笑意:“能站得稳吗?”

  “呃……”这才注意到现在是什么姿态的阿尔弗雷德连忙站直了身体,“谢谢啊,我叫阿尔弗雷德,是大一的学生,你呢?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不过这个人的眉毛真是好粗啊……而且为什么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我应该不会忘记把眉毛长得这样特别的人才是……

  那个人笑了笑:“我是今年才来的学生,是来攻读博士的。”他看着阿尔弗雷德扎得歪歪斜斜的领带,非常自然地伸出手帮他重新系过,“至于我的名字,有鉴于我们将来还会见面,到时我再告诉你吧。”

  “咦?”为对方流露出来的亲昵的态度和别有深意的语句感到疑惑不解,阿尔弗雷德正想追问下去,然而对方却已经为他系好领带并轻轻地推了一把:“好了,走吧,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

  “可是……”阿尔弗雷德还向说些什么,然而他看着某人笃定又神神秘秘的微笑,最终还是扁扁嘴,无奈地跑开了。唉,以后再说吧。

  注视着阿尔弗雷德离开的背影,金发的男子从怀里取出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张摊开,那赫然就是阿尔弗雷德发出去的合租告示。

  再次见面了,我爱着的人,事以至此,请好好期待我们将来的同居生活吧。

  他压了压帽沿,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了。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