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云海世子妃 第二回

*阅前请注意:小心可能会出现的雷、狗血、ooc


第二回:昨夜帐前狭路相逢,晓晨弄妆拜会高堂

对于成婚这件事,君奉天一直是拒绝的。我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好青年,还没有过够黄金单身汉的快活日子,总不能是你叫我娶妻去就要娶妻,是吧?江湖术士说的话,十有八九是骗人,能信吗?妥妥不能啊!

但老王爷不这么想。自从算出君奉天命中有一劫之后,“慧极必伤”“天妒英才”之类的字眼就在他的脑海里轮番打转。一个如此优秀的儿子要是折了到哪里去再找啊?君奉天觉得他父王实在是脑子发昏,古板极了。可是他实在是尊重他父王,也实在是拗不过对方,一气之下,就那么突破府内监视,在成亲前夕,跑了。

君奉天此人,天之骄子,一直以来都很少受过什么挫折,如今算是人生头一次明白什么是“无能为力”。他在城内漫无目的地逛,一边逃开王府暗线的追寻,一边概叹世事无情。对于婚娶,他一向是极为看重,也极为谨慎,曾经骄傲地认为要么不娶,要么就要娶一生至爱,白头到老。如今却要为了一桩莫须有的劫难娶一个陌生人,对于他打击之大也可想而知。


君奉天就这样在外面纠结了一整天。但伤春悲秋也会有尽头,事情总该有面对的时候,他总不能就这样不回家了。夜半时分,他掂量着大多人都睡了,便又悄悄回到王府,十分复杂地望着被装点过的寝室,和床上的那个人。

尽管早就知道自己婚娶之人并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名门之后,但看到对方如此“潇洒不羁”,君奉天的心里还是十分微妙的。烛火犹在,床上那人睡得凌乱,大半部分面容被喜帕蒙着,只漏出些许雪白的肌肤。君奉天好奇心起,一只脚上了床,俯身便要去掀那帕子。

就在君奉天功成的刹那,床上的人却忽然一手抓住了君奉天,另一手挥掌就拍了过去。君奉天亦是反应迅速地把头一偏,举手相迎,欲要反制对方。玉逍遥本来只是睡得迷糊,感觉到身边有陌生的气息,本能做出抗拒,却被君奉天这一手激起了武者的反抗,也过起招来,双方你来我往挡了几下,最终还是玉逍遥头脑未清,位置不利,被君奉天抵住手压在了床上。

“好了好了,我不打了,你放开我。”玉逍遥半眯着眼,气喘吁吁,被衣服上的珠子咯得不舒服,像条鱼似的在床上扭了扭以示抗议。

君奉天却没有动作。因为他眯着眼盯着床上的人,忽然感到相当的眼熟。

“你……我们是不是见过?”他迟疑地问。

“啊?你这搭讪的技巧也太……老土……了吧……”玉逍遥声势渐弱,情不自禁伸出手捧住了君奉天的脸,“呃……为什么,我也觉得你有点眼熟?”

两个人一上一下,面面相觑。君奉天忽然想起今日在城中兜转时的见闻,脱口而出:“《牡丹亭》?”

“啥?”玉逍遥一愣,也是没过脑子,“谁是杜丽娘?!”

君奉天眨眨眼,笑了:“晚了,你已经嫁人了。”

“抗议!这是作弊!”玉逍遥嚷嚷着。两个年轻人这样一闹,先前那点儿疏离感很快就荡然无存了。君奉天退开身,与起来的玉逍遥面对面坐着,“所以,我们会是在什么时候见过?”

“按理说,你是大名鼎鼎的王族公子,我是一介平民,我们应该没有交集啊。”玉逍遥也很认真的思索着,“如果说我们有什么交集之处的话……”他忽然想到一直以来,市井中口耳相传的君奉天,什么俊美不凡,文武双全,剑法绝伦……“正法?”

君奉天的脸色顿时变得复杂。很显然,他和玉逍遥想到一块儿了:“神谕?”

玉逍遥点点头,心头里生出了一股冥冥中自有天定的无力感:“呃……还真是被说中了啊。”

君奉天的心情也很复杂。

所谓神谕正法,其实是一对世传仙剑。据说只有“有缘人”才能得到此剑,并且持剑者大多结成了夫妻,因此世人也默认了神谕正法的主人皆有命中注定的姻缘,受到无数江湖中人的趋之若鹜。君奉天十五岁得到正法,并不相信那套姻缘的说法,只是单纯为得证自己的剑法高超而得意,却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自己与神谕的主人最终还是成了一对。

那边的玉逍遥还在愤愤不平:“说好的神谕正法呢!怎么说也不该我是嫁人那个啊!”

君奉天托着下巴,认真地看是打量眼前的人,觉得刨除因为那股熟悉感而油然而生的亲切感,玉逍遥长得也不差:乌发如缎,五官柔和,肤如凝脂,神情举止生动大方,很难让人心生厌恶。总结下来就是:虽然不及我(君奉天)玉树临风,但也可以接受。

玉逍遥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呃……你这样看我,我会害羞的耶。”

君奉天顿了一下,指出:“就算你我是神谕正法的主人,都不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之间会有熟悉感吧?”

“这……除了这两把剑有灵性,影响到你我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答案了。”玉逍遥有点懊恼,自暴自弃般道,“算了不想了,又不是紧急的事情,睡觉为上!”

“行,”君奉天点点头,伸手往床下一指,“你睡床下。”

“哇!”玉逍遥瞪大了眼,“新婚之夜叫新娘子睡地板?你太无情无义了!”

“这张床是我的,两个人睡会挤。”君奉天半是高傲地扬起头。

“这么大的床哪会挤!”玉逍遥抓住枕头,闭着眼在床上缩成一团,“我不管,不要拆散我和床!”

“这个……你想睡床也不是不行,”君奉天眼一转,露出一个黠气的笑容,“但你得答应我,明天和我比一场。”

“原来你想比武?行啊,”玉逍遥送了口气,满口答应,“其实本来我想就带着神谕过来的,可是小妹不同意,说面子上还是要好看一点,就给我倒腾了两个箱子,神谕就放在其中一个箱子里面,明天拿出来就是了。”

君奉天闻言一笑:

“哈,那就一言为定了!”



按照礼数,媳妇入门的第二天是要早起向公婆奉茶的。但玉逍遥哪里会有这种意识,照旧在床上呼呼大睡,直到王府里的女管家麟凤璇玑前来敲他房门。

麟凤叫人在门外喊了几声,都没有动静,便要推门:“世子妃,失礼了。”

她甫一进来,还没说话, 却听得屏风后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玉逍遥,起来了!”

“哎呀!”玉逍遥惊叫一声,差点从床上掉下去,“你也太用力了!”

“还好说呢,你睡得跟个猪似的,快起来!”君奉天向来严于律己,昨天却因过于夜寝而乱了作息,不免觉得有些羞愧,“麟凤都来了!”

“呃……麟凤是谁啊?”玉逍遥一边揉眼睛,一边迷迷糊糊地看向外面,果然看到屏风外站了几个人,排得像堵墙似的围观着,立刻就清醒了,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呃……我……我没衣服穿啊?”

“他们会拿给你的。”君奉天整理好内衣,拽着他出了屏风:“麟凤。”

“殿下,世子妃。”麟凤带着一干婢女行礼,表面不动声色,实质内心已是尴尬。若她知道君奉天也在房内,是断然不会就这样闯进来的,“想不到世子已经回来,是属下失礼了。”

“咳……是的,”君奉天有点心虚,“昨晚回来太迟,来不及通知众人,待会儿你去通知应龙就行。他找了我一天了吧。”

“是。”麟凤行礼应下,转头望向满面好奇的玉逍遥,“王爷派我等前来为世子妃梳妆。待会儿世子与世子妃需移步到堂拜见王爷。”

“哦哦,好像是有这种要求。”玉逍遥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什么时候早饭?”

“……什么?”

玉逍遥无辜又怀疑地看着她:“早饭啊?我昨天就没吃到什么,都快饿死啦。呃……你们王府不吃早饭的吗?”

大概是他的语气过于真挚和小心翼翼,跟着麟凤身后的侍女都纷纷忍不住抽动了嘴角。

麟凤也是一阵无语,但她毕竟是管理王府的得力之人,表面不动声色,“请世子妃放心,奉茶只是日常规矩,用时不久,之后便会上膳,世子妃忍耐片刻便是。”说罢她便挥手,唤了一个侍女上前。那侍女捧着一个托盘,盛着锦缎珍纱的衣裳和金钗玉冠。玉逍遥这辈子还没有穿过那么贵重的衣服,好奇地摸了摸。

麟凤道:“请世子妃移步到屏风,让下人为你更衣吧。”

“啊?我一个人也可以吧。”

麟凤神色淡淡的:“请世子妃移步。”

“这是她们工作,你顺着就是了。”君奉天道。麟凤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心里不免对君奉天的态度生奇。按照所有人的猜测,君奉天本不会对这个强加给他的妻子有任何好脸色的,如今看来,这两人却居然相处得相当融洽。

玉逍遥一直是自力更生的一个人。被人前前后后侍候着,难免有些不自在。不过他倒是明白为何要那么他人帮忙了——这身衣服绝对比他平时所穿的更为复杂。玉逍遥穿好衣服,又被按到梳妆台前弄了好一阵。等他终于搞定的时候,君奉天已经整装完毕在等他了。

玉逍遥看着他。整装过后的君奉天更加俊朗逼人,意气风发,连几个本该惯看的女仆都隐约露出了向慕的神色,确实不负他第一美男子的赞誉。当然,玉逍遥是断然不会承认他身为男子也被这份英俊煞到的。

另一边,君奉天也看着他,微微颌首道:“这件衣服倒是很衬你。”

“那当然,我毕竟是那么英俊潇洒啊~”玉逍遥毫不谦虚,得意地笑着,就差没有在原地转一个圈。

君奉天挑眉:“呵,你是在说没有和我比的前提下吗?”

“哇哇哇,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我真是错看你了!”玉逍遥捂住心口,夸张地摇着头。

君奉天轻笑一声,率先向前,玉逍遥连忙跟了上去。两个人就这样一边打趣着,一边并肩走向前厅,彻底无视了身后脸色古怪的一干仆人。


TBC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