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差的萌点你们不懂

【英米】秘宝传说 (天使x骑士) chapter 22

*搬运,全文的高潮部分来了



  屋外春意正闹,画眉在枝头嬉戏,百灵展现着它婉转的歌喉,然而屋内的人,却说着气氛与这温暖美好的春日完全不同的故事。

  “第一个发现神使能力减退的是阿尔弗雷德,然后这个问题也很快被所有人知道,这时候其他人才知道神使来到人间后不但被封住了一部分能力,并且自身的能力还会随着逗留的时间增长而减退。这对于谋划把秘宝变成自己东西的人来说是没有比这个再好的消息了,于是他们开始行动——那些人行动之后的结果,就是王耀和那个与他相像的神使离开了队伍。”

  “为什么?”

  安东尼奥顿了顿:“因为……似乎是他们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具体的方面弗朗并没有告诉我,大概真正的内情也只要他们知道了……只是,毫无疑问他们和王耀产生了矛盾,并且最终,王耀和神使与他们分道扬镳,除了代表智慧的秘宝之外,没有带走其他的秘宝。”

 “王耀的消逝在众人的视线里的同时,最后一个秘宝也终于被人们找到。然而,本应代表着事情结束的秘宝也拉开了截然不同于最初的争斗帷幕,曾经一起到过世界各个地方的队友,分裂了。”

 ——现在站在回忆的角度想想,这简直就想是一场命运可笑而恶劣的玩笑一般,曾经历经过千辛万苦,流下了多少血和汗地只为了重新把秘宝聚回一起,可是转眼间,一场内讧,秘宝又陷入了流落各方的境地里,哈。

 安东尼想起了当初友人为他讲述时候的苦嘲口吻,“那些人算计了那么多,可是最后却没有一个能如愿,包括那些不是秘宝持有者却带着侥幸心理和贪念的人。一些人在争斗中死去了,而活着的人,要么都隐居了,要么则是被弗朗抹去了记忆。因为后来的事情闹得最厉害,所以你们所能查到的,也只能是后面的事。”

 费里西安诺举起了手:“可是,关于那个和阿尔弗雷德同名的阿尔弗雷德后来呢?他是怎么死的?”

  “他……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安东尼奥回想起过往的所见,语气不自觉低沉下来,“当时因为动静实在是闹得太大了,所以我在风闻之后便打算赶过去助弗朗他们的一臂之力,可是我还是来得晚了。那是上次秘宝之争里最大也最后的一场的战斗,等我赶到去的时候,在场还没有倒下的只有亚瑟·柯克兰,他坐在地上,怀里面是阿尔弗雷德……可是阿尔弗雷德的胸口已经被长剑贯穿了。”

 安东尼奥停住了话语,再后面的东西已经不用多讲。他的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黄昏,残阳似血,但被残阳更鲜艳的是战场上淋漓一地的血腥。他第一次见到那个令他一度感到不满的冷漠而傲慢的神使露出那样的神情,愤怒和杀伐的残忍还没有在他身上腿下最后一丝温度,然而深沉而浓烈的悲哀已经席卷了他的周身。他紧紧拥抱着亡者的身影仿佛突然间苍老了百年,颓废而绝望,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带领着他们展开旅程和战斗的高傲神使。

 安东尼奥失去了语言,他的双腿钉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景象感到了茫然无措。他知道什么话在此时此刻,都变得毫没意义。

 然而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是亚瑟,他抬头看了安东尼奥一眼——那眼中未消退的戾气和凝聚的绝望令安东尼奥生生地打了个冷战。亚瑟声音沙哑地低声道:“弗朗西斯还未死……他应该还有救。”

  安东尼奥呐呐地应了声。亚瑟说完这句话,就抱着亡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背过身,展开双翼,消失在了安东尼奥的视线里。

  这就是上一次秘宝之战的终局。


  “这次失算了啊……”

  本田菊喃喃道,身在局外的双眼紧紧注视着自己所布下的结界里发生的一切。在那里,愤怒的天使一步步走在环境中的大街上,双翼展开,雪白的羽毛根根怒张,强大的力量围绕在他的身旁,凝聚出实体的风刃,权杖顶端的宝石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

  一座又一座的建筑在他路过之后倾塌,尘烟四起,隆隆的声音犹如地震,然而亚瑟·柯克兰的步伐没有一丝凌乱,他大肆破坏者结界内一切,目不斜视却总能躲过在虚空中冒出来的偷袭的手。

  这是一个笨方法,因为要破坏结界必须要毁掉阵眼,然而无法知道阵眼的情况下,比起思考与等待,亚瑟选择用了这样粗暴简单的方法,这也意味着,在找出结界的阵眼之前,他势必要耗费大部分能量。

  而现在,亚瑟闯进的已经是第三个幻境结界里了。

  本田菊轻轻皱眉,手中小刀在虚空中划过一道道痕迹,亚瑟眼前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本田菊感到了隐隐地疲惫,他的手心沁出了汗——

  他们就是在这样对决着,一个破除结界一个不停的制造,他们都在赌,赌谁在这方面更胜一筹,谁会在完结之前耗尽力量,谁能绊住对方又谁能把一切挡在面前的清除。而本田菊还需要一个机会,那就是在亚瑟露出空隙的时候,一击致命。他清楚知道自己需要这样一个机会,否则的话,对上愤怒中的神使,他自认有太多的不可确定性。

  本田菊其实比任何人想象中的都要大胆得多,纵然在落实行动的时候的他充满了谨慎,然而谁会认为一个想在夺取秘宝的时候,同时打算制作出一个能一并铲除掉神使的机会的家伙是一个不大胆的人?

  愤怒是侵蚀理智的最后毒药,本田菊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而在愤怒中的敌人,比任何时候都要易于对付。

  只是本田菊还是低估了亚瑟,不单是对方仍然拥有的力量,还有对方的愤怒和决心。


  没有人能够体会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亚瑟很清楚。并不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也明白自己这种状况简直是糟糕透了,只是,他无法离开。

  无法去回想在得知道消息时的那一刻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无法抑制自己去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与阿尔弗雷德相处过的一点一滴。

  因为,阿尔弗雷德是他的人,是他的恋人。

  是的,他的恋人,纵然那个人已经忘了一切,而亚瑟也不想告诉对方。他只愿就这样留在对方的身边,像多年前他们曾经的那样。他知道自己只是一直都在逃避,他心怀侥幸地希望把事情拖下去,直到最后也不得不面对的那一日,然而现实甚至不等那最后的一日到来,就已经残酷地把他从侥幸的梦里面拖了出来。

  本田菊夺取了阿尔弗雷德的秘宝,传到亚瑟耳中的,只有一个“生死不明”的冰冷消息。何止是生死不明?如果阿尔弗雷德是没有事的话,为何他没有回来,为何他动用所有的力量,依然找不到对方?

  即使他还心存着一丝希望,然而他不敢深想下去。

  为什么他即使是神使,也要一次又一次地,连自己的恋人也无力去守护呢?

  所以,无法不愤怒,无法在探知本田菊行踪的时候,保持冷静。

  亚瑟知道,在这些幻境的背后就是他要找的仇人,在踏入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自己陷入了被动的境地,但他宁愿这样做,这样他就能牵制住本田菊,让他无法分神生出逃走的心思。

  他无法容忍自己会有一丝一毫放走对方的可能。


  两人持续地僵持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时候场景再变,竟然是一派平和的景象,林立着小楼建筑的小镇,还有这昏黄的夕阳光线,远处高耸着古旧的教堂,都和亚瑟记忆中某个角落里的印象重合在了一起。

  亚瑟的脚步微微一顿。

  眼前的街道空无一人,渐渐地,出现了声音,时远时近,有男有女;出现了飘忽的影子,来来往往,带着宛如真实的表情,不断与亚瑟擦身而过。就像是他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的那一天。

  本田菊的嘴角扯出了一丝冷酷意味的笑容。

  停顿只是一刹那的,亚瑟甚至没有变换表情,微小的停顿之后是一如之前的干脆利落。然而这一刹那,毫无疑问已经被本田菊找到了契机。

  事情出现了变化的转折点。


  接下来的场景比之前转化的更为迅速,每一个每一个都与亚瑟脑海中的曾经有过的景象重叠在了一起!亚瑟低啧了一声,愤怒已经退去,理智在回笼,他知道自己将渐渐陷入不利的境地里面。

  本田菊不但有野心,同时他隐藏实力的本领也更为不可思议,谁能想到当初“轴心”之中最后一人竟然是这个势力最小的东方来客?而现在,毫无疑问他已经掌握了亚瑟容易动摇的弱点,舍去了幕后的被动做出反攻,好几次,亚瑟都遭到了来自秘宝力量的袭击,那力量,亚瑟一下子便知道,那是来自“贝利伏”的力量,毫无疑问这是本田菊在进一步地刺激他,如果亚瑟稍有不慎,那么敌人的利刃就会穿透他的身体,染上他的鲜血。

  亚瑟握紧了手中的权杖。能动摇他理智的愤怒只有一次,他心中清楚地明白着那不过是本田菊的阴谋诡计,所以,他紧守着自己的全部情绪,脸上没有一丝异常。本田菊的攻击角度刁钻,并出其不意,但这也意味着,亚瑟如果能在对方发动攻击的一瞬间找到对方,那么这场一个在界内,一个在界外的拉锯战也会迎来结束。

  只要他够快。

  然而,亚瑟却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有一个场面,他是无法做到能心平气和地去面对的,因为那是他永远也不敢去重温和面对的场面,一旦重现,必将把他心口上的伤疤揭开,鲜血淋漓地展现在他的眼前。

  一道极快飞射而来的银光被眼角的余光所捕捉,就是这一瞬!亚瑟手中权杖转了个头,蓝色的宝石爆发出一道耀目的光箭,直直和那道银光对上。然而就在这极快极短的一刹那之间,四周的场景再次一变,亚瑟无法控制地睁大双眼霎那晃神——

  多年前的那个黄昏,残阳似血,他怀抱着那个人渐渐失却温度的身体,看见鲜血污了对方灿烂的金发,苍白的脸庞,还有一身的衣服,他拥抱对方的力气大得仿佛要把人揉碎在怀里,然而却无法抓住一丝一毫渐渐逝去的……

  “……!!!”

  亚瑟极快地扭头防守,双翼张开速度如掠水而行的翔鸟后退,然而却来不及了!本田菊出现在他的身后,手中刀尖离他的脸不过半米的距离。他自下而上仰头与亚瑟对视,漆黑的瞳孔里深藏着胜利的得意和冰冷——

 胜利的人是我。他无声地说道。


评论

热度(4)